首页 > 音乐知识 > 扬琴 > 扬琴论文 > 正文

广东音乐扬琴百年史管窥(3)

严氏以后的二十年代初至三十年代初期,粤乐扬琴坛中先后出现了粤派扬琴演奏家邱鹤俦(左竹)、吕文成(右竹)、罗绮云(右竹)、黄龙练(左竹)、方汉(右竹)等(上述人物排序,均根据在粤派扬琴历史上出现的时间先后,根据人物以扬琴独奏灌制唱片及扬琴专著发表或出版时间先后),上列粤派扬琴诸家,均是早期粤派“左竹琴”和“右竹琴”两大扬琴流派的代表人物。早期粤派扬琴虽流派众多,如“顺打派”,其基本竹法特点是不分“左竹”与“右竹”,“因曲制宜,以顺为主”,其实,早期的“顺打派”,就是现代的“混合竹”琴派,但因在当时得不到诸琴家的承认,且遭到极力排斥,斥其“竹法什乱无章”,“乱弹琴”,“海派”等,除“顺竹派”外,尚有其他为数众多的不成流派的“流派”,但由于遭同样的排斥至日趋丧退,最后被淘汰淹迹。经查索了不少资料可证,早期的粤派扬琴,除“左”、“右”竹两大琴派外,再没有发现这两大流派以外的流派了。邱鹤俦先生在其编著的《琴学新编》中论曰:“扬琴竹法,有左右竹之分,如多用左竹和唱字者是为左竹琴,多用右竹和唱字者是为右竹琴。本谱专写左竹琴之竹法,因左竹琴乃吾粤最为通用之竹法也。右竹琴在南洋之华侨亦颇通用”。从邱氏的这一论述和自严老烈出现以后,相继出现的粤派扬琴诸家所属流派,不仅可考证了自明未至民初这一历史阶段,粤派扬琴仅有“左竹”和“右竹”两大琴派,且证明了“左竹”流派是这一历史时期最盛行的琴派,而“右竹”流派,则“在南洋之华侨(区域)亦颇通用”。实际上,尽管仅存“左竹”与“右竹”两大流派,但因当时社会制度与琴师本身世界观的局限,流派间常有“同行是冤(怨)家”的思想意识存在。也常出现两大琴派间互相排斥的现象。但因为这两大流派各有坚实的理论基础。正如邱氏在其《琴学新编》中所论述的一段:“论左右竹之唱口板路一该相同,惟其手部乃异耳”。邱氏这一论断很中肯,实际上“左竹”、“右竹”两大琴派间,没有多大矛盾,从理论上,只不过是“左竹”先行或“右竹”先行而异,在实际演奏技法上,他们两琴派之间,其实也存在着“博众之优,互为补充”的宗旨。以求得充实本流派。乃至得到更大的发展。

1916年(民国五年),粤派“左竹”琴家邱鹤俦先生(1880—年1942年),结合其教学的需要,开始了他本人所属琴派竹法特点的系统整理工作。以后,1926年(民国十五年),吕文成先生也整理了自己所属右竹流派的基础竹法。邱氏、吕氏两大粤派著名琴家,均在这一时期先后发表了自己所属琴派的专著,如邱氏著的《琴学新编》、《琴学新编》(增刊)、《琴学精华》,吕氏著《吕文成琴谱》等。邱鹤俦和吕文成不愧为粤派扬琴两大流派重要的历史代表人物,因他们不仅以扬琴的演奏见长,且擅精益求精,广采博纳流派之优,他们这些著作,不仅为粤派扬琴理论体系建树,作了坚实的理论奠基,且为粤派扬琴演奏艺术的继承与发展,培育了为数众多的后继人材。在收徒传艺的教学实践过程中,为粤派扬琴的教学建树了较完善的粤派扬琴教学体系,为中华民族扬琴艺术教学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邱鹤俦和吕文成均在长期的扬琴演奏实践中,看到传统铜弦扬琴琴体结构的利弊,他们都有兴利除弊的改革愿望。邱氏在其《琴学精华》(1928年中秋版)中论及:“扬琴所用之弦,向来用黄铜制成,但铜线体质轻脆,若定低音三指合或四指合之弦(照箫笛之音定弦),尚可适用,惟是定高音五指合或六指合之弦,其线易断”。初期的广东扬琴,因以铜丝为弦,虽其音质浑厚,但因铜质脆轻,胀力局限,按粤乐、粤曲之基础“线口”(C调),难于胜任,尤其是中音与高音区,尽管勉强按粤乐、粤曲之“线口”定调,虽则弦未断,但因张力过度而影响共鸣。所发出的音色,紧张而涩闷,并因此而限制了其实用音域,局限了扬琴的普及应用及其实用价值。本世纪二十年代初,吕文成致力于原“铜丝琴”的改革,他把“铜丝琴”的中、高音区(即中音字和高音字区)改用钢丝弦,原低音区(低音字区)原用铜丝弦,因无碍于音色与实用音域,故极力保留。吕氏这一改革,不仅提高了扬琴音色的亮度,且扩大了扬琴的实用音域,吕民保持了原“铜丝琴”低音区铜丝厚而亮的音色特征。与中、高音区钢弦的清越悠扬的音色特征相比。更感其音色华丽协调。清朗悠扬。低音区铜弦所悠之“口旁”(衬音)音,音色浑厚雄亮,在演奏中能获得音色协调,节奏鲜明且悠扬动听的较佳效果。吕氏改革扬琴的成功,使二十年代扬琴的演奏艺术,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邱鹤俦对吕氏这一改革的成功,也表示了极大的支持,在其著作《琴学精华》中,大力向扬琴界和广大读者推荐这一新生事物,云:“……(铜丝弦琴),其线易断,故近日市上发售一种扬琴所用之钢线,体质坚固,久用不断,较高音之扬琴,甚为合用。”同期,邱氏为适应钢线扬琴的演奏,着手了琴竹的改革,为避免钢线扬琴高音区尖而硬的“口星音”产生,故在其著作《琴谱精华》中对琴竹的改良介绍了他在演奏中的体会与琴竹的改良方法,他建议采用胶布或绒线布粘贴扬琴竹键的方法,以克服钢弦扬琴高音区“口星音”过重现象。吕氏改革成功的钢线扬琴和邱鹤俦改良的琴竹,自本世纪二十年代未期始,不仅日渐被粤乐、粤剧、曲艺、梵调等广东民间音乐的演奏、伴奏等广为采用,且迅速地遍及我国各地,被我国民族、民间音乐、戏剧、曲艺等乐队普遍采用,使我国扬琴艺术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时期。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