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扬琴 > 扬琴知识 > 正文

扬琴在建国后的发展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国家对民族音乐的重视和支持,扬琴艺术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在乐器改革、音乐创作和演奏技巧等方面都取得了显著的成就。

1. 乐器改革

音乐创作的发展对音量小、音域窄、无变化音的传统两排七马或八马扬琴提出了改革要求。最初有人把每排马音位的数量增加至10个或12个,但这种微小的改动仍不能满足使用的需要。1953年郑宝恒、张子锐研制成的律吕式大扬琴,共鸣箱加大,音板用白松材,琴内衬梁改为排档式,装置了制音器踏板;音域扩大到四个八度,包括全部半音(传统小扬琴仅有两个半八度的自然音);音位排列为规律的“律吕式”——纵向大二度关系,横向小二度关系;音色浑厚纯正。变音扬琴是杨竟明于1959年开始设计并逐步改进而定型的。其主要特点是:琴体扩大,音位增加,音域后来达四个八度(除两端个别音外,包含全部变化音),增设了变音槽。神经质共鸣板用桐木,采用传统的衬梁,音色更具有清脆的特点。音位排列保持传统的“二五式”(即纵向二度、横向五度音程关系)。变音槽的设置,便于临时转调或获得变化间,尽可能地保持传统的自然音阶的演奏方法。70年代以后,双相继出现了“十二平均律扬琴”(广州)、“81型敦煌牌扬琴”(上海)、“全律活马大扬琴”(天津)和“501型扬琴”(北京)等,这些改革扬琴都着力于音位半音化和排列规律化。

2. 音乐创作

从建国以业的扬琴音乐发展中可看到两条线索:对传统的继承和对西洋的借鉴。前者主要表现在音乐的旋律(有时还在音调的发展乃至整个结构)方面;而后者主要表现在和声的运用和乐曲结构的设计方面。两者的结合构成了这一时期我国扬琴音乐的主体,并形成了新的传统。这个时期的音乐创作可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认识:

(1)旋律方面

集中体现了对民族传统的继承。有些独奏曲由民歌改编而成,如《翻身五更》、《绣金匾》、《山丹丹开化红艳艳》等。列多的是以民间音调为基础加以发展,如《春满江南》、《红河的春天》、《双手开出幸福泉》等。还有的是把传统扬琴曲改编后冠以瓣名,如《战鼓催春》(来自《闹台》),《雄鹰展翅》(来自《将军令》)等。

(2)曲式方面

主要采用欧洲古典音乐的曲式结构,使用尤其多的是带再现的三部曲式、二部曲式和回旋曲式,如《龙灯》、《欢乐的新疆》、《公社万年欢》等。也有采用民间音乐的起承转合及变奏等结构原则创作的乐曲,《林冲夜奔》就是其中成功的一例。

(3)和声方面

传统扬琴几乎不用除八度以外的其他音程和音。而这一时期的扬琴作品却很少有不配有简单和声音程的。欧洲传统和声的使用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旋律的创作风格。

(4)织体方面

传统扬琴音乐的织体是单声的,虽然在某些作品(如《旱天雷》等)中,“坐音”的运用形成了隐伏多声效果,但并没有真正典型的多声音乐。而在这一时期的创作中,出现了不少运用多声织体的作品,其中除了少数是复调性质的外,大多数是主调音乐——一个旋律声部加一个伴奏部。多声写法主要受到欧洲古典音乐风格的影响。

(5)形式与体裁

欧洲古典器乐的形式与体裁已被广泛采用,除独奏以外还出现了扬琴与乐队,扬琴与打击乐,扬琴与弹拨乐的组合形式,以及扬琴乐队的合奏、重奏形式,产生了一批叙事曲、随想曲、即兴曲、奏鸣曲、组曲、协奏曲。这个时期的作品绝大多数是有标题的风俗性、描写性的,表现手段比较单一继承传统多囿于表层——音高的使用;借鉴外国仅限于欧洲古典音乐;有份量、有深度、经得时间考验的优秀作品还为数甚少。

3.演奏技巧

一件乐器的表现力首先取决于乐器自身提供的可能性,而对这种可能性的挖掘程度则主要取决于作曲家和演奏家。随着音乐创作的发展和演奏者素质与技能的提高,扬琴的表现力得到了更深的挖掘。现在,中国扬琴的传统技巧与创新技巧,常规技巧与特殊技巧,已发展为十大类,它们是:单竹类,齐竹类,轮竹类,颤竹类,滑抹类,揉弦类,拨弦类,抓弦类,点弦类和装饰音类。项祖华在《扬琴技法、术语、符号规范化之我见》一文中对中国扬琴演奏技巧进行了系统的分类并附有详尽的说明。 经过在民间数百年发展,扬琴完全融合于中国民间音乐中了,并在制造和演奏特点等方面形成了鲜明的中国风格。建国以后,由于独奏形式的突出运用,扬琴在短短三十几年中又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获得了飞速的发展。中国扬琴的崛起使远东扬琴体系鼎立于世界。中国扬琴是这一体系的代表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