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扬琴 > 扬琴知识 > 正文

刘月宁的扬琴梦

刘月宁

刘月宁

她研制的“分音色琴竹”填补了中国扬琴制作的一项空白。30年,她沉寂在扬琴演奏与发展的事业上,作出了同行赞赏的成就。   

是7月的大考吗!那么火热的天气,连拂面的风都传递着滚烫的气息。7月8日晚,中央音乐学院礼堂正在举办刘月宁个人音乐会专场的演出。与天气一同火热的还有观众、还有鲜花、还有掌声,所有的,都在送给一位从事扬琴事业30年的老师;而她,则以《天空》,以《随想曲》,以《梅花三弄》,表述着为学者、为师者的点点心声。   

扬琴里有属于9岁娃娃的“天空”   

在空灵、悠远的电声音乐中,刘月宁的扬琴敲响了、拨响了。那是我们熟悉的天空吗?湛蓝纯净、风云变幻、雾霭阴暗,是作曲家根据演奏者刘月宁研制的分音色琴竹,赋予作品丰富的想象,为观众分别暗示出“晨曦”、“风雨”、“云舞”与“艳阳”这四个乐章。而敢于与电子音乐共奏一曲,亦表现了刘月宁为发展民族音乐不懈追求的努力。这是一个对话的时代,东西文化的对话、古代与现代的对话、大师间的对话,刘月宁用“对话”作为主题书写着一组组旋律,她的问与她的答都从扬琴的弦上走出来了,那叙述里一定有30年前那个稚嫩的9岁娃娃幻想的天空——正值“文革”期间的小月宁,热爱音乐的父母为她买了一个小小的凤凰琴。每个音键发出的优美声音吸引了月宁,很快她就能流畅地演奏《东方红》、《浏阳河》了。此时,凤凰琴已经满足不了小月宁对音乐艺术的追求了,父母为她买回来一台双排码的扬琴。自此,9岁的刘月宁与扬琴结缘,并且开始拜师学习扬琴演奏。中国的许多民乐爱好者就深藏在民间,刘月宁的首任老师便是工厂里的熔炉长张五十。遵循着老师的要求,从敲击桌沿边固定的海绵开始,枯燥乏味地练手腕、练手指竟没有让这个处在贪玩年龄的孩子退却。她信老师的话:“基本功要扎实过硬,日后才能敲出好曲子”。   

真的,老师的话像奠基石般为月宁铺出一条学习音乐艺术的路。后来,因为老师出工伤无法教了,月宁从洛阳又求师到郑州,拜河南歌舞团扬琴独奏演员桂习礼(现中央音乐学院教授)为师。那段时间,每到学琴的日子,无论酷暑还是严寒,洛阳火车站或郑州火车站上总能见到一个小小的身影,那就是学扬琴的刘月宁。   

在老师孜孜不倦的教诲下,月宁敞开胸怀尽情吸纳着音乐的营养。当桂老师将自己改编的《映山红》曲子教给月宁的同时,他也把曲子中的故事讲给了月宁。此时再去演奏《映山红》,月宁眼前会出现许多场景,那便是老师讲的红军英勇战斗顽强拼搏的英雄气概,那便是老百姓盼望红军来解放的急切心情。凭着一曲《映山红》,刘月宁走上了1977年中央音乐学院的考场;凭着一曲《映山红》她征服了所有考官。在“出乎意料”、“一棵好苗子”等评语中,刘月宁拿着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的录取通知书参加了当年北京人民大会堂的春节联欢晚会。还是那曲《映山红》,又成为了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拍摄的音乐纪录片《春蕾》的一部分。春蕾在绽放,春蕾在成长,她用30年的执著追求描绘了一片灿烂美丽的天空。   

为了今年10月将在北京举办的第八届世界扬琴大会,是为了自己即将赴匈牙利学习一年,还是要感谢辛勤教导自己的老师,刘月宁的师生音乐会系列从今年4月中旬开始一直进行到7月上旬。学生的5场音乐会为“再造——杨菲现代扬琴作品专场”、“传承——赖应斌广东扬琴音乐专场”、“琴苗——王高娃‘桂习礼教授扬琴作品’专场”、“成长——鲁静‘项祖华教授扬琴作品’专场”、“交流——宋冰欧洲扬琴作品专场”。两位恩师的作品都在音乐会上展示出来,所教学子亦显示了不凡的扬琴演奏水平。   

30年可以干什么?问许多人会有许多种回答。30年,刘月宁沉寂在扬琴演奏与发展的事业上,她作出了同行赞赏的成就。出版演奏专辑、发表学术论文、出版专著,她几乎年年有收获。她创编了百余首扬琴独奏和重奏作品,还为二胡作品编配了大量的扬琴伴奏,进一步丰富了二胡音乐艺术的表现力。她研制的“分音色琴竹”填补了中国扬琴制作的一项空白。而许多人熟悉的著名中国器乐重奏组合“卿梅靖月”,其中有古筝演奏家范玮卿、二胡演奏家于红梅、琵琶演奏家杨靖、扬琴演奏家刘月宁。她们在近10年的中国民族音乐舞台上独领风骚,刘月宁专门为古曲《春江花月夜》编配了扬琴、古筝与琵琶的三重奏,更加突出了中国乐器独有的器乐语言,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追寻、探索,刘月宁匠心独具地行走在中国扬琴教育的道路上。她把电子音乐融合到扬琴演奏里,她以尝试的态度进行着东西文化、古今交融的“对话”;她用《将军令》挥洒豪气与壮阔,她用《喜悦》点染感恩与执著,她还与教自己古琴的李祥霆教授一起以琴箫演奏一曲《梅花三弄》——艺无止境被刘月宁演绎得淋漓尽致。   

刘月宁

刘月宁

音乐会仿佛没有表达完,像是又一次大考,依然在火热的空气中——7月9日,“人才培养与扬琴艺术的继承和发展”研讨会作为刘月宁师生扬琴音乐会系列的内容,在中央音乐学院举办。来自音乐界的专家、学者围绕主题进行了发言。不乏师者的赞赏,不乏同行的钦佩,正如著名音乐美学家张前所言:“刘月宁近30年锲而不舍的努力,使人们有理由相信,她一贯为之奋斗的崇高目标———把她所从事的扬琴乃至民乐演奏和研究事业提升到一个更加完美的境界———将以此次音乐会系列为开端,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进入扬琴教育的一个新阶段,这是所有人对刘月宁的希冀。即将远赴匈牙利的刘月宁又要掀开一个篇章,去找寻扬琴演奏的多彩天空。我们期待着这位扬琴演奏家归来时带给人们别样的艺术享受!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