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戏曲 > 戏曲论文 > 正文

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唱腔《迎来春色换人间》赏析

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唱腔《迎来春色换人间》及其前奏曲,是一段气贯长虹、气冲霄汉的音乐,如此精彩而激动人心的音乐,在现代京剧音乐唱腔中实不多见。作曲家以民族化的音调,又大力吸收西洋音乐的织体与配器,使整段音乐及其唱腔熠熠生辉、生龙活虎,不仅音乐的形象极为生动,生气十足,而且听来富于极大的中国作风与中国气派。这种写法我们可以自豪的说,它完全可以与任何西洋歌剧中的序曲或前奏曲相媲美,毫不逊色于西洋作曲家所能做到的一切,不能不说是作曲家所取得的巨大成功。

首先,出现的是令人眼花缭乱的打击乐器音响,点子的花样交叉给人以一种紧张、活跃的氛围,极大地渲染了打虎上山的情景气氛:

这种中国式的打击乐器运用,不仅为西洋音乐所未有,同时也一扫了传统中那种陈旧的气息,显得十分的生龙活虎、生动活泼了。紧接着乐队于第二拍上起,铿锵的节奏,旋律上下翻滚,把音乐推向高潮的长音la,再衬以有力的下降的大六级和声低音,构成气势磅礴的首段音乐:

正像我国民族音乐中很多乐曲的节拍那样,此曲节拍其实是一种一拍子的旋律,但在记谱上常是记作两拍子,这仅是出于记谱上的需要而为的。可以说一拍子是中国音乐节拍上的特点之一,这里举个大家熟悉的例子,如著名的民族乐曲《步步高》也是一拍子的旋律,被记成了两拍子的。

因为,如果按两拍子其中的旋律会“翻板”的,只有打一拍子才不会“翻板”。也就是俗称打单板要“翻板”,打双板就不会产生“翻板”的现象。由于人们经常把《步步高》按两拍子的舞曲来使用,实际上旋律节奏上听起来就是正正反反的,跳起舞来是不很舒服的,但按一拍子跳就很舒服了。相反,在西洋乐曲中一拍子是极少运用的,这是与中西语言的不同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我国汉语是一种单音节(字)结构,一个字本身就是独立的,这就成为运用一拍子的基础。而外国的印欧语言是一种多音节语言,几个音节就以轻重原则组合在一起,而且又没有“字”这一层次,因而最基本的就是两拍子,极少运用一拍子的。那为什么像上例的一拍子要记成两拍子呢?这里,至少从看谱演奏上如记成一拍子,这么快的速度就有目不暇接来不及看谱之嫌了。在此段铿锵的旋律之后,弦乐形象地来渲染大雪纷飞的剧情环境了。急促的弦乐节奏音型引出了圆号吹奏的宽广旋律,这样形成一种对比:弦乐急促的节奏渲染环境,犹如杨子荣骑着马,迎着漫天的风雪上山打虎。而圆号的旋律似乎点亮了杨子荣宽广的、毫不畏惧的心境。作曲家一方面创造性地借鉴运用了西洋乐器圆号带有朦胧音色的深远与宽广,与空旷的茫茫林海雪原自然景色相匹配,另一方面又借鉴了京剧传统【西皮导板】的音调作为此段典型环境中的曲调旋律,正是中西结合的典范矣:

其间,还作了多重处理:一是急促的弦乐音型犹如马蹄声碎,飞奔急驰朝着山岗而去。二是把【西皮导板】旋律作了四度模进,拉开了整段旋律的宽度,将声乐化的旋律更为器乐化了,层次也就更为分明了;三是在句尾的长音处,穿插由弦乐碎弓演奏的模仿飞雪的音型,非常逼真地描绘了杨子荣迎着扑面而来的大雪骑马奋勇向前。接着,似乎从遥远的林海镜头,一下子拉了个近镜头,矫健的杨子荣策马飞奔,开始时急促的旋律翻高再一次出现,把整个气氛推向了高潮,从而引出了唱腔:

接着,杨子荣演唱【二黄导板】,这个【导板】与传统的不一样。虽然【导板】的音调与传统的差不多,但形式上完全两样了。通常传统的【导板】用的是【散板】,而这里用的是紧拉慢唱的【摇板】。这是因为人物场景的氛围需要杨子荣骑在马上来演唱的,实际上唱为心声,以高亢明亮的【导板】来表现杨子荣气冲霄汉与一往无前的战斗精神。因此,在延续与伴随着前奏曲而来的急促的马蹄声中,来演唱这个高亢的【导板】,点缀出了此时此景的典型环境。其实,前奏中圆号吹奏的宽广旋律,就是由这个【导板】音调衍化出来的。而后,打击乐与乐队金鼓齐鸣,表现了杨子荣战马奔腾时的英雄形象与英雄气概。接着的【回龙】则进一步抒发了杨子荣“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的无比激情:

0

而后,就转入了【原板】。其中比较出彩的是“哪怕是火海刀山也扑上前”的“扑上前”三字,以及“我恨不得”四字的腔格。前者很干脆用了四度进行的三个重音,确实有“扑上前”之势;后者速度稍慢“恨”字用重音唱出,而“不”字强调了它去声下趋又上扬的遒劲字调特点,再在“得”字上运用上颤音,把人物的急切心情和盘托出。接下来散唱的“迎来春色换人间”是整个唱段的点睛之处,极具浪漫主义的色彩:

在配器上用铝板琴的颤音加以润色,使其春意更浓!更富于想象!

接下来乐队慢起渐快引出了【快板】。就是这个【快板】对传统的板式也有了很大的突破。因为前面演唱的是【二黄】,这里衔接的则是【西皮】,这种【二黄】接【西皮】演唱的形式,在传统声腔中是不可能有的,这是完全根据剧情与人物的情感而采取的变革:

这段【快板】旋律高亢、字字铿锵,唱得痛快淋漓。从而突出了前面所提到的一拍子节拍的特点,这是在任何西洋歌剧中听不到的,富于中国特色的东西。唱段中对句或字的含义都作了很大的发挥,如第一句“党给我智慧给我胆”就运用了高腔,表示出一种勇往直前的决心。特别是第一个“党”字是个上声字,这里充分突出了上声字“高呼猛烈强”的字调特点。又“似尖刀插进威虎山”的“插”字,运用了长扩腔,有深深插入的力量,很好地发挥了词意。“埋葬”两字运用了字后休止的断音,有斩钉截铁之感。尤其是“天翻”两字运用了紧凑的散唱,更有“翻云覆雨”之上下翻腾之势。值得注意的是,正是由于运用了【西皮】板式,全段也就收在do 音上,伴奏附于《解放军军歌》的号角声旋律,为全段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