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戏曲 > 戏曲论文 > 正文

海港唱腔《忠于人民忠于党》赏析

现代京剧《海港》因是反映当今工业题材的剧目,因而在音乐创作上显然难度是比较大的。这里不仅有个传统唱腔推陈出新的问题,更有一个如何使其具有时代气息的问题。看来,作曲家基本上还是以传统的板式结构为主,但是在很多方面作了大胆的突破与出新。这段成套唱腔由【反二黄慢板】、【原板】、【垜板】、【摇板】、【吟板】、【垜板】、【摇板】、【垜板】、【快垜板】、【散板】组成。虽然基本上是按照传统板式渐层发展的模式组织的,但其板式的内部结构是不尽相同的,尤其是后面频繁的【垜板】、【摇板】、【吟板】等的连接,高潮迭起,精彩无比,戏剧性效果十分的强烈,音乐的感染力更使人丝丝入扣、深入人心。

下面我们分段来加以简要的分析:首先是【反二黄慢板】的旋律结构与传统的就不一样。传统旦腔的【慢板】其实并不是生腔的高八度演唱。因为生腔的起句音区比平句要高,如果旦腔翻高八度演唱就显得有点高了,所以旦腔常是比生腔高四、五度演唱的。现在为了表现英雄人物,实际上是旦唱生腔了。但是,也注意到整个旋律的用音不要太高,大致达到高音的do,最低音达到mi,把握好整个音区的高低音两极。然而,这段【慢板】不同于传统的地方在于,它主要吸收了沪剧中的三节腔形式,用于“景象”的“象”字大拖腔上。所谓的三节腔就是唱腔上拖出几个高低不同的长音,在唱腔拖音时伴奏作连续音符贯穿衬托,这样唱伴互相交融,显得非常的流畅起伏,这种处理方式不仅使演唱者能够得到一定的喘息放松机会,同时音乐伴奏上又能高低穿插具有极大的发挥余地,这是沪剧唱腔上的一大特点,一大优势。显然作曲家注意到了这一特点,把它用到京剧唱腔中来加以发扬光大:

这个“象”字的大拖腔,就是落于sol.mi.re.la几个长音及低mi与do音上,而且是采用递层渐降的方式,使人感到非常的有韵致,这在传统唱腔中是没有的。它带有很大的回忆、思索的成分,很符合舞台场景与人物的情感需求,仿佛当年解放军进入码头时的景象还历历在目,就浮现在今天人们的眼前那样。接着,通过过门转入了【原板】。这个【原板】的音调也是按照生腔来组织的,因为传统旦腔的【原板】起句音调较为低沉,情感也较沉闷。其中可圈可点的如“巨浪”两字腔格高挑,与字意是相符合的;“鲜血流淌”音调趋低,也是符合字面意思的。作曲家是根据唱词所提示的时态、空间态来抒发人物情感的。而后,运用垜句把报仇雪恨的心情迸发了出来。而最出彩的是后面的“解放军冲锋号震荡海港”句,把西洋的大三和弦音调揉合了进去,实在是一神来之笔。即刻又将“英雄们”三字音调转入fa音的下四度宫调,调式对比极为明显,充满着一种英雄气概。这种用法我们似乎见到了在北方京韵大鼓中的音调及其用法,实际上作曲家正是借鉴运用了北方大鼓的音调,但是揉合在京剧唱腔中不仅不显得突兀,相反有别开生面的感觉:

而最为精彩的是后面【垜板】、【摇板】、【吟板】的连接部分。我们知道,【垜板】在传统唱腔中是普遍运用的,作为一种节奏速度上的推动,是非常出色的。而【摇板】在传统唱腔中更是被大量运用,有时显得有点过于“水”(随便、随意之意)之嫌了。作曲家在这里特别强调了【垜板】的字字铿锵、板板上催的特点,与【摇板】的有板节奏自由散唱结合起来,取得了极好的艺术效果。这两种板式都是在汉语单音节词的特点上生发出来的,因而在印欧语系的歌剧等腔调上是听不到的,具有异常鲜明的民族特征。而且,作曲家还将【摇板】的有板铿锵节奏,与无板的清唱结合起来,造成出一种板式上的强烈对比手法,艺术效果之好更是无以伦比的。这个无板清唱被作曲家命名为【吟板】,这在传统唱腔中也是根本没有的,是一种全新的板式。因为我们知道,京剧唱腔是采用满腔满跟、加花衬垫的伴奏方式,京胡等伴奏是从头至尾跟随着唱腔,因而清唱之类的演唱方式是极少见的。相反,在南方的一些剧种中,如越剧、沪剧就大量运用这种伴奏方式。显然,作曲家是借鉴了这些剧种中有特点的东西,来进一步丰富京剧唱腔,取得的艺术效果之好,是令人难忘的:

尤其是在【吟板】散唱的两头,都是【摇板】和【垜板】,一会儿拉开字距、一会儿紧缩字距,于是,情感也是一会儿趋紧,一会儿放松,对小韩的说教是晓之于理,动之于情,这样苦口婆心的教育也使听众深受感动,但这些都是通过音乐艺术手段来达到的,使人口服心服。每当观众听到这句【吟板】时都摒住呼吸,当“土壤”的“壤”字一出口,才徐徐地松了一口气。而当“同志啊”的“啊”字铿锵的音调上扬时,观众又无不为之激动万分。而后的【垜板】则是一种全新的音调,使人眼睛一亮,其艺术效果之好,实在又令人叹服:

此段【垜板】看来是吸收了评弹的音调,新颖而独特,在这里体现出了一种时代的精神面貌来。再经过【快垜板】的推进,最后,在“忠于人民忠于党”这句警句式的【散板】长高腔上结束整段唱腔。整个后半段唱腔收放自如、高潮迭起、一气呵成,感情起伏极大,表情意义丰富,如此成功的唱腔,在现代京剧唱腔中是仅见的。

总之,此段唱腔的设计是匠心独具的,也是呕心沥血之作。作曲家调动了传统创作手法之一切而发挥到极致,又大力借鉴西洋的作曲手法,做到沾手即来、融会贯通、不露痕迹。看来,我国传统戏曲的板式唱腔,只要剔除其不适应时代的东西,发挥其对时代有用的东西,于创新上不断加大其力度,完全可以创造出时代新声来的。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