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戏曲 > 戏曲论文 > 正文

杜鹃山雷刚等唱腔《怒火烧》赏析

《杜鹃山》一剧中雷刚等人物的《怒火烧》唱段,是充分根据各人物的性格特征来设计的。雷刚从人物表演上基本上是划入传统花脸的行当,性格较为粗犷、火爆,但由于现代人物的性格特征,又不为传统行当所能包容的。因此,必须突破传统行当及其唱腔的模式。尤其在唱腔上传统花脸行当的板式运用不多,旋律变化也较为单一,于是,作曲家也就想方设法借鉴运用了老生行当的一些旋律腔调,以充实人物唱腔的内容。唱腔的一开始由全剧音乐主题变奏而来的雷刚人物主题音调,是由低趋高向上迸发的旋律进行,使“怒火”与“热泪”情绪交织,沁人肺腑:

上例【二黄散板】实际上是起到【导板】的作用。其中“热泪”两个去声字音很准确,加上下滑音的运用,更是具有一种内在激励的成分,在“淌”字上又借鉴了老生杨宝森著名的“哭腔”音调。我们知道,杨宝森由于受到嗓音的局限,高音运用不多,最高音通常到fa音,但他相对拉低整个的低音音域,故而听来仍有相当的音域宽度。有时他为了表现那种并不失却的高音,当运用高音sol时,采用了近似乐器上的泛音那样,既能达到高音的sol音,又具有一种特殊的能量体现,这是他特意创造的一种唱法,后人就称之为“杨氏哭腔”。这里,作曲家将杨氏的这种唱法借鉴运用到花脸的唱腔中来,更是具有一种粗犷而带有失声痛哭的强烈的音乐感染力。然后的【回龙】在传统花脸唱腔中也是很少使用的,它是作为老生的成套唱腔中运用的。这里,作曲家不仅借鉴运用,而且进一步作了【反二黄】调式的对比,使之悔恨交加的情绪更为炽烈了。在运用了一个大拖腔之后,调式转回到【二黄】上,同时,出人意料的运用了一个搭尾的形式,这在传统唱腔中也是很少运用的,而是吸取了其它戏曲剧种唱腔而来的:

而后,进入了【原板】,但是在唱字的摆法上与传统板式唱腔也完全不同了。先是把“大江啊”三字拉开字距,用加腔长音唱出,有一定的深沉感。接着,根据板眼的节律较自由的摆字。尤其作曲家一直主张的在现代京剧使用京音(普通话)的情况下,阳平字可以高摆,如“苦熬”两的上声与阳平相连,后者明显地作了高摆。虽然在传统唱腔中,阳平字也有作高阳平处理的,但毕竟不多不是作为常规摆法的,而在现代京剧唱腔中则作为一种常规的摆法,这是作曲家在腔调理论上的总结之言:

像“半世”的摆法就很不一般,仅是在节拍上有所交叉而为。后面的“献身革命年方壮”的音调更是新颖而特殊,第一小节用正调二黄,后一小节转入反二黄,而后拉了一个大腔,再一次借鉴了老生“杨氏哭调”,这是雷刚扪心自问的忏悔,既悲痛又悔恨。其中四度进行的音调,正是作曲家最喜爱借鉴的北方大鼓调旋律,把它糅合仅京剧唱腔音调之中。接下来郑老万的接唱,音区使用较高,这是作曲家为了塑造人物,有意而为之的。而雷刚的接唱用了一个典型的老生句前加腔的形式,而后“险些因我把命丧”的音调也很特殊,具有大鼓调的韵味。杜妈妈的接唱也是运用了传统中老旦常见的,喜拖长腔与多用垛句的形式。雷刚再一次接唱开始运用了一个长拖腔,来展示杜鹃花开红似血的风采:

最后,雷刚唱腔上用了一个重复句,采用垛句与拉长腔相结合的形式,将他存在脑海里的疑问和盘托出,然后由柯湘接唱来回答者这个问题,那就是“血的教训一层层牢记心上”“农民武装必须步步跟定共产党”的结论来。总之,这种多人接唱的形式,大大发展了传统中多人接唱的格局,使之在衔接上自然,各人的音乐形象栩栩如生。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