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戏曲 > 戏曲论文 > 正文

龙江颂唱腔《为人类求解放奋斗终身》

现代京剧《龙江颂》因是反映当今农村题材的剧目,因而在音乐创作上是有一定难度的。主要是因为京剧的传统唱腔到它的成熟时期,已经是被宫廷化与雅化了的。用于表现农村的生活,不仅有个传统唱腔如何推陈出新的问题,更有一个使其具有农村气息与时代特征的问题。看来,作曲家基本上还是以传统的板式结构为主,但是在很多方面作了大胆的突破与出新:一是使其整个唱腔设计较为朴素平和些,多用五声音阶旋律曲调也较平稳些;二是在人物音乐形象等气质方面,力求显示出大方、自然的特点来。这段成套唱腔实际上就是按照传统板式渐层发展的模式来组织的,由【反二黄慢板】【原板】【散板】【摇板】等板式组成,但其板式的内部结构与传统还是有很多不相同的地方。尤其是从唱腔的整体上而言,体现出农村的一种自然、朴素的情感来,不求花哨但求人物情感的真挚流露,因而使唱腔能在自然、朴素的情感中,给人以强大的音乐感染力。

在此段唱腔的【慢板】中,是特别注意对去声字的腔格处理,根据现今京音(普通话)的要求,都处理得非常的到位。尤其是连续的去声字相连,在字疏的情况下往往不能作倒字处理的。例如,“面对”两个去声字摆得各得其所:“面”字是开始句的首字因而比较好处理,“对”字也是顺势作正字处理的;“公字闸”的“字”字,因这里字位较紧故作倒字处理一笔带过,没有什么大的影响;“往事历历”是上声字后连续三个去声字,无论是低、中、高摆法都摆的非常的准确:“事”字随上声字“往”字而低摆,字音还是较准确的。而第一个“历”则处理得非常的曲折,这在传统京剧唱腔中是不多见的,完全是根据京音(普通话)的字调趋势而形成的。这一曲折不仅本身的字音被校正,字调很准确,而且也为后一个“历”的去声字音作了非常有利的铺垫,使其字音也非常的准确。可见,在现代京剧中运用京音(普通话),并不破坏原有的唱腔风格韵味:

在腔调中作曲家还揉进了自己惯用的京韵大鼓音调非常的新颖别致,另有一番独特的风味。后句在“铭”字的腔调及“情”字的拖腔上,更是直接的引入了京韵大鼓的音调,这是作曲家所擅长的,起到了改变原有京剧唱腔的韵味是颇为新鲜的。因为一方面从总体上而言仍然是京腔京味;另一方面又不全同于旧有的腔调。这就是作曲家将与京剧唱腔较为接近的京韵大鼓等音调,参杂了进来所起到的一种推陈出新的效果:

此段“铭”运用了京韵大鼓中典型的四度音调进行,这种四度音调实际上是京音(普通话)中最主要的阴、阳平腔格连接所惯用的。在“情”字的拖腔中,把京韵大鼓大三弦演奏的过门揉合了进去,成为作曲家创作的特点之一,在其他现代京剧剧目唱腔中也常运用。一般来说这种音调揉合在拖腔中相对容易一些,揉合在字的腔格旋律中要难一些。因为拖腔中音调变化的范围较大而自由些,而腔格旋律不仅受到左右字的字调趋向牵制,还受到演唱音区的高低,以及与原有传统的音调板式关系等的限制,要揉合进一些新的音调因素,就成为创腔中突破的关键之一。接着,在【原板】中“毛主席的恩情比天高,比地厚,更比那海洋深!”字的摆法疏密有致,有紧缩有扩展,还运用了重复句式。更主要地是同时运用了向下属调式的对比,这种做法大大突破了原有旦腔的格式,音乐形象与表现力度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有的字句如“咱怎能好了疮疤忘了痛”的“咱怎能”三字,将阳平、上声、阳平三字放在一个高度上,然后“忘了痛”的摆字高低起伏极其的自由而顺畅,且富于节奏的推动力,这是体现作曲者旋律作法与摆字功力的地方。后面的【散板】则完全引进了京韵大鼓的音调腔格,当然也继承了京剧原有的【二黄滚板】的演唱方式,如程(砚秋)派的《朱痕记》中的【二黄滚板】,因常用于哭述故亦称为【哭板】:

此【散板】从“此情此景”开始稍渐快,然后“令人心疼”的“心疼”再渐慢下来,这就是典型的一字追着一字唱的【滚板】表现形式。由此可见,这里将京韵大鼓音调与【滚板】的各自优点相合起来,确实有着很大的艺术感染力。另外,加上后面的【摇板】和【二六】,在音调板式上有很大的对比。【摇板】的用法与《海港》中方海珍唱腔《忠于人民忠于党》中的【吟板】前的【摇板】相似,具有一种苦口婆心,晓之于理、动之于情的情感,给人以一种非常温馨的体验。尤其应该指出的是,后面【二六】的第一句“站不稳”的“稳”字,运用了fa音,加上较大幅度的上颤音运用,不仅音调非常别致调式也有所变化,而且还真有点站立不稳的感觉:

最后,“奋斗终身”四字拉散,运用一个大腔而结束全唱腔。从上述分析可见,作曲家对每一句唱词甚至每一个字,那怕是极细微装饰的地方都不放过,尽量根据唱词所提供的字态、时态、动态、空间态等条件,于音乐唱腔旋律上给以精心的刻画、细致的描绘。看来,同样是一段与传统板式较为接近的成套唱腔,为什么会体现出如此不同的音乐形象来?其间的奥妙就在于旋律音调上一定要有所出新,既要照顾到传统唱腔的韵味,又不失参杂一些与传统腔调有所接近的新的音调音素,使之既熟悉亲切又新颖别致。另外,在摆字节奏要做到自然顺畅,改变传统唱腔上一成不变、四平八稳的模式。相反不断增强字间节奏关系的能动性,使唱腔的字位节奏富于很大的推动力,这样才能取得作曲上的主动权。而不是像传统唱腔创作上,仅是改变某些旋律腔格以合符字调的趋势就行了,这样在旋律音调上缺乏新鲜感,在字的节奏连接上丧失主观能动性。那种仅依靠能合符老腔老调就行的创作方式,已经不合符今天对现代人物唱腔的总体要求了。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