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戏曲 > 戏曲论文 > 正文

论现代京剧《沙家浜》的音乐美

现在盛行的红歌、红戏,曾经激励过几代人。虽然时过境迁,其中有些东西已不太适合今天时代的要求与人们欣赏的口味,但也留下许多宝贵的经典作品与难以忘怀的记忆,作为历史遗产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去苛求它了。红戏中的现代京剧《红灯记》与《沙家浜》这两出戏就是集中了众多优秀的艺术创作力量而精心打造的精品,艺术上是十分成功的、富于创新精神的。这两出戏都是移植于沪剧,一出是描写城市抗日地下斗争,突出革命地下工作者不畏艰险的斗志;一出是描写农村抗日武装斗争,突出军民鱼水关系和受伤军人的顽强革命意志。两出戏在音乐创作上也各有特色:《红灯记》显示出工人阶级的粗壮、稳重、大气与日寇的凶残;《沙家浜》则显示出农民兄弟的朴实、热情,伤病军人的顽强与敌顽的愚蠢与阴险。这两出戏的唱腔看似比较传统,但实际上正是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根据现代审美理念和现代戏剧的要求,加以细致的但又大力阔斧的调整、安排与创新。而且,还大胆融入西洋交响音乐,诸如配器、和声、复调等手法和现代音乐音调元素(后来还把它改编成一部交响乐《沙家浜》),打造成被现代人所乐于接受与欣赏的艺术精品,而在我国京剧史上名垂后世。

《沙家浜》是根据沪剧《芦荡火种》移植改编的,后改为《沙家浜》则是要突出抗日武装斗争的历史。沪剧是比较容易来演绎地下斗争的情景,情节也比较具有戏剧性,但它的弱点就是缺乏武打的成分。而改编成京剧后其唱、做、念、打的艺术表现手段就十分丰富了。因此,不仅设计了充满戏剧性场面的“智斗”,而且更可以充分发挥它的武打技艺。这样,使地下斗争与武装斗争两条线在剧中并行不悖,戏剧的中心思想与艺术质量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下面就京剧《沙家浜》的音乐与唱腔略作分析:

《沙家浜》的音乐一开始就突出了军民鱼水关系这一主题,因而以歌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及其变奏作为全剧的《序曲》。而当主要人物郭建光上场时则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虽然还是运用常规的【西皮原板】,但是由于演员运用谭(鑫培)派明亮的音色,与西皮上行的腔格旋律,使整个场景充满着一派农村风光,一种沁人肺腑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郭建光亮丽光彩的扮相,干练的身姿,一开口的“朝霞映在阳澄湖上”,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晶莹水滴,在朝霞的光辉下跃然于静静的湖面上,给人以一种朝气勃勃、高屋建瓴的感觉。其实此段唱腔在用音上比一般的西皮腔格旋律要高一些,在长过门上又加用了笛子的顿音,活跃了整个场面的情绪:

唱腔根据唱词词意的提示,旋律有高有低、有紧有松,时而对劳动人民凭双手创造财富的赞美;时而对日寇侵占祖国大好山河的愤怒;时而又对战友的深切怀念。当唱到思念战友时运用了较低的腔,然后通过【二六】而转入了【流水】、【快板】,最后唱出了回前方参加战斗的迫切愿望。接下来郭建光和沙奶奶的对唱《你待同志亲如一家》,运用了西皮【摇板】、【流水】,人物音乐形象非常的生动、活泼,还带有诙谐的成分。尤其是【流水】唱得十分的流畅、优美,突出了深厚的军民鱼水情,这正是新四军伤病员赖以在沙家浜养伤的关键。

此剧最为脍炙人口的唱腔,自然是第四场中阿庆嫂、胡传魁、刁德一三人的对唱了。在传统戏如《二进宫》中也运用了对唱,但与此剧的这段三人对唱相比是不能同日而语的。这不仅此段唱腔在男女声的音域、音区上有很大的对比;板式上运用【流水】与【散板】、【摇板】的整、散变化,节奏则有松有紧;调式上还运用了【反西皮】旋律;唱法上不仅行当角色分明,而且各人物的音乐形象栩栩如生、各具特色。整个“智斗”总共有数段唱腔组成,开始由草包的胡传魁唱《想当初》、阴险的刁德一唱《这个女人不寻常》后,阿庆嫂、胡传魁、刁德一三人穿插演唱。之后,刁德一再唱《适才听得司令讲》唱段,后阿庆嫂接唱,最后阿庆嫂以《远走高飞难找寻》唱段结束。整个三人对唱各人的性格特征刻划十分准确、到位。例如,开始胡传魁唱【西皮二六】的《想当初》唱段,运用净的唱法唱得笨拙而乖异,显示出这个草包的粗率、窝囊的性格特征。而刁德一唱【反西皮摇板】的《这个女人不寻常》唱段,明显是运用【反西皮】的低音区,开始旋律低起后半句突然翻高,突出他的阴险、毒辣和反复无常的性格特征。阿庆嫂的接唱大多运用较高的音区和较长大拖腔,不仅在气势上压倒了这两个反面人物,而且也体现出她的睿智和从容不迫的心态。而后,刁德一唱【流水】的《适才听得司令讲》唱段,他运用了马(连良)派的流畅腔格,音区较高,显示出他圆滑、刻薄的性格特征。这段唱腔一般要唱好它是不容易的,一方面音区较高,另一方面要唱出既流畅又圆滑的特点,这是要有相当演唱功力的。接着,阿庆嫂与刁德一的对唱,两人都运用很高的音区,似乎是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尤其是阿庆嫂最后运用了一个极长大的拖腔,以赵(燕侠)派的演唱特点,中间运用似顿音式的音符起伏(似花腔女高音)很有特点。最后一句“有什么周详不周详”干脆利落地结束了整个唱段,听来十分令人寻味。这段唱腔不仅在唱词格式上突破了常规的七、十字句格,加入运用了五字句格,这使唱腔产生出一定的新意来。更主要的是唱腔的成功设计与旋法的出新出奇,给欣赏者以极大的满足感。总之,整个这一组唱腔明显地是以刻画人物的性格特征为主,以树立人物的音乐形象为要;演唱上由于以【流水】为主,就是以自然、流畅的演唱风格见长,在自然、流畅中充分显示了传统唱腔与创新旋法的高度统一和唱腔设计者的成功创意。

第五场郭建光与众战士的合唱《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唱腔,是直接借鉴了传统京剧中的曲牌音乐。虽然是很传统的东西,但经过整理、重组,不仅体现出我国传统音乐的特点,而且使传统的东西散发出现代音乐的光芒,这就是继承传统、发扬传统的最好典范。在音乐形象的塑造上,一句“俺十八个伤病员,要成为十八棵青松”,给人留下了如泰山之巅上傲然耸立的十八尊罗汉的硬汉印象,音乐起了出色的衬托作用。这是此段唱腔及其音乐的成功之处。

第六场阿庆嫂的核心成套唱段《定能战胜顽敌度难关》,开始的【二黄慢三眼】比通常的【慢板】还要慢,写得极为深沉、静谧,突出了当时阿庆嫂内心坐立不安、内紧外松、焦急异常的心情,委婉的旋律间确实给人以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李贺诗句)的凝重而压抑的气氛:

转入【快三眼】的叙述段,描述了阿庆嫂本人如何铭记程书记临行时的再三托付,一定要把在沙家浜养伤的十八个伤病员照顾好,现在处于艰难的时刻,如何集合群众的智慧来度难关,最后一个大腔就反映了她坚定的意志和坚持到底的决心。整段唱腔写得非常的大气、从容,对人物此时此地、此情此景的刻画极其到位。

第七场沙奶奶一段【二黄原板】的《沙家浜总有一天会解放》唱腔,唱得一气呵成、气贯长虹。尤其是运用传统老旦唱腔中【垛板】与拉长拖腔相结合的做法,有力地揭露了所谓“忠义救国军”的汉奸走狗卖国贼,少廉无耻、丧尽天良、不救中国助东洋的丑恶嘴脸,痛快淋漓地大长了抗日军民的志气。

现代京剧《沙家浜》的移植创作成功,说明了只要在艺术上能够推陈出新、精心打造、精益求精,就能得到历史的检验与人民的承认。像“智斗”那样的唱段为什么能这样的广泛流传、深入人心、久盛不衰?说明该剧的创作者无论在人物形象树立与唱腔设计上,都是下了大功夫的,绝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有着强大的艺术支撑力与植根于群众的创作理念与创新思维。相比现在的很多新创剧目,名称好听、规格很高、场面盛大、布景辉煌,投资惊人,然而,打造出来的东西则是内容空虚,形式雷同,尤其是音乐上粗糙不堪,老腔老调,千篇一律,缺乏新意。试问:有哪一出戏中哪一段唱腔像“智斗”那样让人朗朗上口、家喻户晓、印象深刻?看来现在确实是应该要反思反思了,既不要一味的跟风,也不要艺术上急功求利,更不能粗制滥造,而是要脚踏实地去进行艰苦的艺术创作,或许还能取得一些成效。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