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戏曲 > 戏曲论文 > 正文

现代京剧杜鹃山唱腔《家住安源》赏析

《家住安源》是现代京剧《杜鹃山》中风格较为独特的成套大段唱腔。主要由于唱腔的创新力度较大,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但是,听众仍然认可它是京剧唱腔,只是其风格韵味与传统唱腔有很大的不同,这就是现代京剧的特殊魅力的地方。

此段唱腔一开始标的是【反二黄中板】,首先,京胡伴奏【反二黄】唱腔通常用的是do.sol定弦演奏,这是此段唱腔标为【反二黄】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传统【反二黄】通常用的是A调,现代标的是E调,这样,京胡定弦也就移高了四度。而这个E调也可以说是【二黄】的调门(比传统的D调高大二度),但是运用的是【反二黄】的首调谱面,这是其一。其二,我们知道京剧【二黄】的男、女腔大致相差八度,在起句式中常相差四、五度。因此,这段唱腔也可看作是女唱男腔音域的,这种种调性、调式的关系交织在一起,使此段唱腔的演唱与演奏的风格韵味,就与传统的就大不一样了。其次,【中板】在京剧唱腔中是没有的,它要么是【慢板】、【原板】,要么是【快三眼】,就是没有【中板】的,这是吸收了【越剧】、【沪剧】等剧种中的同类板式名称而来的。这就说明了此段唱腔在摆字的格式上,以及速度上与传统的【原板】、【快三眼】是很不相同的。确实,此段唱腔的字距较为匀称、开阔,旋律起伏的开距也比较大,速度中等,听来则别有一番韵味。其实,仔细的玩味开始【清唱】的“家住安源萍水头”句,似乎有点评弹的韵味,尤其是“萍”字的向上跃起与后面字调的低接,看来是吸收了评弹如徐丽仙“丽调”的旋律成分,但作曲家化得非常好,似像似不像这才是颇具功夫的。另外,在曲式结构上,此段【反二黄中板】改变了京剧唱腔通常的上下句格式,代之以具有起承转合乐段的模式,这样大大增强了乐段的抒情性。因为我们知道,一般板腔体的上下句结构主要是适应宣叙性的,即使在【慢板】中力求提升它的抒情性,但总感到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干脆改为起承转合乐段模式,抒情驰骋的余地就比较大了:

在字调处理上完全按普通话声调来进行,特别是对去声字的处理最可注意。例如,“汗水流尽”的“汗、尽”两字都运用了语调上“非去而激不起”的正字处理法,体现出现代京剧中普通话字调处理的特点来。还有像“地狱里度岁月,不识”,除“里”字外,这么多的去声字放在一块,这是极难处理的,这是体验作曲家设计功力的地方,现在处理得很稳当的。尤其是最后的落脚字“秋”字是个阴平字,但现在作了极低的处理,非常的别致而有效果。当然,作曲家是使用了旋律缓降,先低至do音然后唱出同音的“秋”字,这样一来字音虽低但不会出现倒字的现象,这是需要作曲家具有大胆魄力来设计的。这里,更大的突破在于把【反二黄】调式的上下句倒了个个,由于采用起承转合式的乐段结构,听者并未能感觉到乐句落音已经出现了倒转。而且,从【二黄】的角度来看,它却没有倒个,这就是创作者的巧妙之处。然后,唱腔转入了【原板】,这个【原板】的摆字格式也与传统的迥异,但在调式上又恢复了【反二黄】调式上下句的落音,这是作曲家充分利用正反调式极其落音的关系,使唱腔产生出新意来:

上句“斗”字落la,下句“丘”字落re,这又合符【反二黄】的上下句落音的规律。而此段【原板】最出彩的地方,是“一把火烧死了我亲娘弟妹,一家数口尸骨难收”句,成为整段唱腔的警句:

这句的“烧”字已达到了唱腔音域的最高音mi,而“收”字又达到了最低音do,一句中运用如此宽阔的音域、音区,不仅在传统唱腔中未见,就是在今天的现代京剧唱腔中也是罕见的,其效果之好实在是令人难以忘怀的。而且,“收”字采用前面“秋”字的用法,旋律缓降后运用前后同音的手法,使“收”字的字音不倒。另外,还运用了不落板槽的唱法,与演唱情感紧密的结合,似“收”似“不收”,悲惨欲裂的心情如盘托出,成为全段唱腔的画龙点睛之处。

之后,转入了【二黄摇板】,之所以插入【摇板】是要突出“秋收暴动风雷骤”句,运用了长音高腔加以强调。而最出奇的是,后面“明灯照亮”运用了重复词组,由【反二黄】转入【二黄】,这在传统唱腔中也是根本没有过的。我们知道,在传统唱腔中只有【二黄】转入【反二黄】,或造成双重调式性,却从来没有【反二黄】直接转回【二黄】的。这样,调门从E调转为A调,调式色彩为之一变,来徐徐叙述柯湘本人革命成长的过程。在板式上转回【原板】,接着又创造了【二黄】的【流水】板,摆字上正反交叉,运用切分及连续的反拍进行,把旋律节奏推向了高潮:

最后,在高音的长拖腔上显示“不灭豺狼誓不休”的决心而结束全唱段。

综上所述,此段唱腔在设计上有很多看点:一是在唱腔调门的设计上,根据总的演唱音域、音区,采用了相差四、五度的调门互接,也就是从上场音乐的A调,转入唱腔的E调,然后从【反二黄】的E调转入【二黄】的A调,这是调性运用上匠心独具的设计。二是在谱面上【反二黄】用【二黄】的E调谱面,京胡的定弦移高了四度。后面【二黄】仍保持原有的首调谱面,但定弦也移高四度,这是非常巧妙的调性、调式格局安排。三是创造了【中板】的板式,实际上是创造了一种拉开字距的新的起承转合式的旋律曲调唱腔,这是此段唱腔设计的核心。四是创造了【反二黄】转【二黄】的新的调性、调式转接方式,突破了传统唱腔调式【二黄】与【反二黄】转接上的桎梏。五是创造了【二黄流水】板式,这是借鉴了【西皮】唱腔板式而来的。总之,这是一段新型的现代京剧唱腔,从某种意义上说,认为它是一种新的中国式歌剧的唱段并不为之过。中国戏曲音乐发展到一定的崭新阶段,出现这种唱腔是其必然的成果,由此,也可以说这是中国歌剧唱段创作的典范。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