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戏曲 > 戏曲论文 > 正文

论现代京剧《盘石湾》的音乐美

现代京剧《盘石湾》的前身是上海青年京昆剧团排演的《南海长城》,是一出反映沿海反特斗争的戏。应该说这一类戏在剧本与剧情上是比较好表现的,充满着戏剧性的情节和人物戏剧冲突。但是,作为现代京剧这一戏曲形式来说,更主要的是要树立剧中人物的音乐形象。正如西洋的歌剧那样,如果在整体音乐上站不住脚,没有精彩的、引人入胜的唱段,那就不能算是一出成功的歌剧。歌剧大师瓦格纳、比才、威尔第等之所以成名,就是他们在歌剧音乐创作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因此,从现代京剧《南海长城》到《盘石湾》,也正是在音乐上进行了脱胎换骨的打造,使之人物的音乐形象丰富饱满、熠熠生辉。可见,对于现代京剧而言,音乐创作上的成功才是真正的成功,这应该成为当今戏曲作品成功与否的最主要标志。我们不能还是抱着过去的那一套,在剧本上、表演上分析来分析去,就是不去分析音乐上成功与否。自然,剧本作为一剧之本是重要的,但我们要知道戏曲形式乃是以音乐与舞蹈为主要表现手段的,这两方面表现不好剧本也就不能很好的反映出来,这也是戏曲与话剧、电影等其他艺术最主要的区别之处。

首先,作曲家创造了剧中主要人物陆长海的音乐主题,同时兼作全剧音乐的主题,这种做法在其他现代京剧中均有所体现。应该说有这个音乐主题与没有这个音乐主题,确实在全剧及人物音乐人物的树立上是有差异的。此剧人物音乐主题最为突出的,是选择了异常简洁的方式,也就是仅建立在一个大六度下跳的音程上,这不能不使人看到作曲家匠心独具的创造。例如,一开始在序曲就就直截了当地把主题呈现出来了,大六度下跳音程加上短促休止符的运用与密集的音程跳动,,给人以一种机警、利索的形象闪现:

例一

这个音乐主题的简洁与干练,就体现在多个休止符及其模进手法的运用,这样不断扩展了它的乐思,使之充满了民兵队长这一剧中主要人物的机智与活力。

其次,把这一音乐主题尽可能贯穿于全剧情节发展的过程,以及主要人物的思想情感变化之中。由于这个短小的音乐主题仅是以一个大六度下跳音程为主,因此,只要音程高度与节奏上的各种变化,就能体现出剧情与人物思想的各种变化,这是这一音乐主题设计成功的关键,而且也已经具有西洋歌剧音乐主题创作的写法。例如,陆长海唱腔“常备不懈”前的短小前奏,音乐主题以转调形式出现:

例二

此段开唱的第一句音区较低,实际上唱的是【反西皮】唱腔,第二句才转入【西皮】唱腔,因此,此段的过门也就转调了。还有在【西皮】的腔格旋律上揉入这种音调要难一些,如“我本是修船工”中的腔格与拖腔:

例三

更有把原型的主题音调与转调的主题音调连接起来,运用在腔格旋律中,这是需要调性与音域、音区等多方面的条件才能运用的,可见作曲家在这方面娴熟的作曲技巧与掌控能力。如陆长海唱腔“怎能忘”的【反二黄慢板】:

例四

而且,此段唱腔运用B调,比一般【反二黄】唱腔用A调高了大二度,这样相应的音区被拉宽了,似乎少了些传统老生的衰气,多了些青壮年的意气,这也是此段唱腔听来与传统老生唱腔不同的地方。又如,对传统的一些有表现力的腔调,选择性地合理的运用也能取得很好的效果,实际上传统的东西还大有用处,就看你怎么用,用在什么地方,等等。如陆长海唱腔“冲破千层巨澜”【二黄原板】中的长拖腔:

例五

此长拖腔是高(庆奎)派《逍遥津》【二黄原板】中用的,说明传统腔调只要用得恰当,完全可以保留在现代京剧唱腔中。另外,在陆长海的主要唱腔“怎能忘”【反二黄原板】中,在吸收了传统的“磋步”后,突然密集地唱出“绑在大树前”句,不禁使人想起这不就是周信芳麒派唱腔中“一同回故乡”句的翻版吗?说明作曲家随手拈来就被用了进去,如果肚子里没有的话,决计也是没有这个可能的。

此剧唱腔中比较突出的是在【西皮】腔调上,作上五度调式对比形成【反西皮】唱腔。【反西皮】在传统中运用极少,结构也不大。作曲家在其他几部现代京剧创作中,虽也用到了在【西皮】腔调作上五度调式对比,但还未能触及形成【反西皮】唱腔的规模。看来,这是作曲家刻意在此剧中在这方面作些突破性的试验。其中,最为引人注意的是第四场幕间曲及“望海空”【反西皮原板】唱腔,但在谱面上仍是按【西皮】正调记谱的:

例六

作曲家曾在现代京剧《海港》第四场方海珍唱腔《细读了全会公报》中,运用了字距较宽的被称为【西皮宽板】的唱腔,实际上与此段唱腔摆字结构上有相同之处,但此段作曲家并不称为【西皮宽板】,仍按传统称为【反西皮原板】。此段的突出之处在于唱腔与伴奏的节奏对比上,伴奏犹如【摇板】的紧奏,而且运用了符点与切分节奏,以增加整个气氛的不稳定感。而唱腔也犹如【摇板】那样拖长慢唱,以体现人物镇定自若的情感。可见,作曲家把传统的【摇板】又向前推进了一步,深刻地把人物外松内紧的情感充分表达出来了。看来这一着似乎是一步“险棋”,有些人感到跨的太大了一些。但是,如果从发展的眼光,尤其是从民族歌剧的角度来看,这一步棋下得险、下得好、下得有深度、有远见。至于作曲家在现代京剧中首创的【吟板】,在此剧中被多次运用。特别是在陆长海的主要唱腔“怎能忘”【反二黄原板】中,一段之中两用【吟板】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大胆的用法。第一次【吟板】是“一样哪一样宽”句,旋律高低起伏、深情意远。接着演唱的是【原板】,然后第二次【吟板】是“也怪我责任未尽,缺少帮助与共勉”句,旋律故意放在一个高度上,然后情感愧欠地下行,这又是作曲家善于吸收北方京韵大鼓音调的典型表现。两用【吟板】各不相同,能融合于一段唱腔中,仔细推敲作曲家的设计,正是字无定句、句无定腔也。正是整个唱段的结构全腹稿于肚内,旋律走向或高或低、或长或短,节奏节拍或紧或松、或散或整,正所谓走笔如神、游刃有余矣。

除了主要人物陆长海的唱腔外,海云唱腔“龙潭虎穴挺身闯”也颇富特色。这是吸收了传统的【西皮娃娃调】唱腔,但按标准的【西皮】成套唱腔来设计的,其中【回龙】的大腔最富特色:

例七

此腔是典型的西洋写法,通过音型落音的八度变化,结构的分解与综合而成。尤其是运用了顿音的唱法,犹如花腔女高音。因此,这种唱腔已具有民族歌剧的特色了。

综上所述,此剧音乐设计的步子跨得较大,因是作曲家后期的作品,必然比起前期的作品来,步子跨得大些也是合理的。通常观众在逐步深入发展基础上,也是可以接受的。这也是作曲家从戏曲音乐创作逐渐过渡到民族歌剧创作的典范。其间有三点比较突出:一是人物主题音乐简洁、干脆,具有西洋动机式的运用,这是设计步子跨的较大的显著方面。二是调门普遍高一些,这也是根据特定演员而设的:如【西皮】用E或ьE调;【二黄】用E调;【反二黄】用ьB调;【反西皮】用B调等。而且,在唱法上似乎也运用了马(连良)派的潇洒、利落的演唱风格与善于掌控旋律节奏变化的能力。三是在【西皮】上作上五度宫调的调式对比,或直接构成【反西皮】唱腔,这是作曲家有意在这方面所作出的探索。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