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戏曲 > 戏曲论文 > 正文

论现代京剧《龙江颂》的音乐美

在现代京剧中,《龙江颂》是唯一表现当代农村题材的剧目。以传统的戏曲形式来表现农村题材,确实也是需要进行一番改造更张的。《龙江颂》的原型故事是发生在福建漳州的龙海地区,1963年遭遇百年大旱,当时,龙海县委决定堵住九龙江,让江水倒灌到旱区以解除旱灾。于是,就产生了一个局部利益服从整体利益的问题。正如农民郑水龟的一段话,成为后来《龙江颂》全剧的纲领:“堵江引水,淹掉一部分田,换来几万亩好收成,这是‘丢卒保车’,很值得。”好一个“丢卒保车”!它把“龙江精神”给浓缩提炼了出来。这种精神不仅战争年代用得到它,和平时代也用得到它,它体现了我们时代的精神与价值观。

《龙江颂》的音乐从全剧的一开始,就表现出农民的一种热火朝天的劳动景象。开幕曲在一段描写农村风光的笛子引奏后,就出现了充满干劲的劳动场面。在音乐上最为突出的是切分节奏的运用,这种音调节奏经过模进等运用,一直贯穿着全剧音乐之中,这是朴素、干脆、大方的农民精神的写照:

江水英的音乐主题也具有简洁、朴素、上进的特点:

第三场《会战龙江》中,江水英演唱的【西皮快二六】颇具特色,它已完全改变了传统旦腔【西皮】的格式,几乎都是从板上起,给人以“九龙江上摆战场”的气势。尤其是中间运用了五字句,引进了歌曲的音调及唱法是较有特点的:

如果将这里的五字句与《海港》方海珍“暴风雨更增添战斗豪情”唱段中的五言句相比较,则更为民歌化、歌曲化。

第五场江水英的核心唱段《望北京更使我增添力量》,由【二黄导板】、【回龙】、【慢板】、【快三眼】、【原板】、【二六】组成庞大的成套唱腔。【二黄导板】、【回龙】吸收了生腔的特点,比较激昂、铿锵,【慢板】写得深沉、流畅,对词意的表达有极大的挥洒余地:

“九龙水”三字是上声、阳平、上声,作曲家一直喜用高阳平,尤其是与上声相连时,字调腔格与旋律结合得非常的熨帖,同时情感上显得特别的深沉。“千年”两字是阴、阳平声,把阳平放得与阴平一样高,使京剧的旋律风格更向京韵大鼓靠拢了,似乎有一种特殊的韵味体现出来。而句末“淌”字运用了不入板槽的唱法,更是情趣盎然、生动有致,别有一种流水淌洋的意境。后面“英雄们”三字运用半音进行,还真有点英雄气概也。【原板】“望北京更使我增添力量”是整个唱段的“点睛”之处,因此,把字距拉开还运用了京韵大鼓的音调,使唱腔新颖独特增强了表现力:

江水英的《一轮红日照胸间》【西皮原板】是一段自然、新颖的唱腔,它突破了常规【西皮】板式的摆字方式,字距紧疏有度多从板上起,音调上也揉进了京韵大鼓的韵味,听起来比较亲切、和蔼,有一定的艺术感染力:

江水英的《为人类求解放奋斗终身》,由【反二黄慢板】、【原板】、【散板】、【摇板】、【二六】组成庞大的成套唱腔。在【慢板】中可特别注意对去声字的腔格,根据现今的京音(普通话)都处理得非常的到位。尤其是连续的去声字相连,在字疏的情况下往往不能作倒字处理的。例如,“面对”两个去声字摆得各得其所;“公字闸”的“字”,音这里字位较紧故作倒字处理一笔带过;“往事历历”是后上个连续的去声字,无论是低、中、高摆法都摆的非常的准确。这在现代京剧中运用京音(普通话)并不破坏原有的唱腔风格韵味。相反在腔调中揉进京韵大鼓的音调还非常的新颖别致,另有一番风味:

此段“铭”运用了京韵大鼓中典型的四度音调进行,这种四度音调实际上是京音中最主要的阴、阳平腔格连接。在“情”字的拖腔中,把京韵大鼓大三弦演奏的过门揉合了进去,成为作曲家创作的特点之一,在其他现代京剧中也有运用。一般来说这种音调揉合在拖腔中相对容易一些,揉合在字的腔格中要难一些。因为拖腔中音调变化的范围较大些,而腔格旋律不仅受到左右字的字调趋向牵制,还受到演唱音区的高低,以及与原有传统的音调板式等关系的限制,要揉合进一些新的音调因素,就成为创腔中突破的关键之一。接着,在【原板】中“毛主席的恩情比天高,比地厚,更比那海洋深!”字的摆法疏密有致,有紧缩有扩展,还运用了重复句式。更主要地是同时运用了向下属调式的对比,这种做法大大突破了原有旦腔的格式,音乐形象与表现力度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后面的【散板】完全引进了京韵大鼓的音调腔格,当然也继承了京剧原有的【二黄滚板】的演唱方式,如程(砚秋)派的《朱痕记》中的【二黄滚板】,因常用于哭述故亦称为【哭板】:

此【散板】从“此情此景”开始稍渐快,然后“令人心疼”的“心疼”再渐慢下来,这就是典型的一字追着一字唱的【滚板】演唱。由此可见,这里将京韵大鼓音调与【滚板】的各自优点相合起来,确实有很大的艺术感染力。另外,加上后面的【摇板】和【二六】音调板式上有很大的对比。特别应该指出的是【二六】的第一句“站不稳”的“稳”字,运用了fa音,加上颤音的运用不仅音调别致,调式有所变化,而且还真有点站不稳的感觉。可见,作曲家对每一句唱词,那怕是很细微的地方都不放过,尽量予以精心的刻画。

江水英的《让革命的红旗插遍四方》的【反二黄原板】的起唱方式也是传统中没有的,它是慢起渐快的、一点一点上板起唱:

这种起唱方式不禁使人想起周信芳创造并善用的【二黄碰板】那样,只要是根据剧情及人物的需要都可以而且应该创造出来的。

总之,《龙江颂》的音乐设计,在声腔方面,江水英的音乐形象还是比较丰满的。加上演员演唱表演的风格比较朴素大方,具有农民朴实憨厚的性格特征,因此,总的音乐的氛围是热烈的,充满着劳动的激情与时代的风采,精神面貌是积极而抖擞的。看来,只要把传统唱腔音乐中的过于闲适或萎靡不振的东西去掉,同时以现代的审美理念和艺术技巧加以改造,那么,传统的一套经过去伪存真、去粗取精,完全可以来表现我国今天的时代生活的。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