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戏曲 > 戏曲论文 > 正文

论现代京剧《海港》的音乐美

在现代京剧剧目中最符合“现代”定义的,又是工业题材的就数《海港》一剧了。用京剧这种传统的戏剧(戏曲)形式,来描写和表现我们祖国的工业建设面貌,其间的难度确实是可想而知的,从唱、做、念、打各个方面无不充满着挑战和矛盾。仅就音乐方面而言,首先是人物唱腔旋律是否具有现代性就是一大挑战。我们不能穿着20世纪工人的服装,用19世纪之前的戏曲音乐语汇来表现他们,这显然是行不通的。这就有一个对传统唱腔去粗取精、推陈出新的问题,看看哪些东西已经不能用来表现现代生活,是必须扬弃的;哪些东西是民族特点的所在,是必须坚持保留及发扬的;还有哪些东西经过一定的改造,是可以用来表现现代生活的。在具体的做法上,如何在传统音乐基础上,打破行当、腔系、板式、流派、唱法等种种界线壁垒,按照现代人物的需求来组织设计唱腔及配乐等;又如何在传统音乐基础上,揉入其他音乐的成分,掺入新的时代元素,借鉴现代音乐的创作手法,使其音乐能适应表现现代生活的需求,其间确实是有文野之分、粗细之分、高低之分、快慢之分的。当然,还必须照顾到观众的传统审美观念及欣赏习惯等方面,在改革与革新中逐步地去改变观众陈旧的欣赏习惯,提高他们欣赏现代戏剧的水平。其次,还必须改革传统的京剧乐队,加强乐队的厚度与表现力。虽然在以前的一些改革中,有的已经增加了若干民族乐器,以加强乐队文场表现能力等做法。然而,在《海港》乐队中,起先根据戏剧音乐表现的需要,较完整的使用了配器较为齐全的民族乐队;后来又率先使用了经过慎密选择的中西混合乐队。其编制为弦乐:第一小提琴4、第二小提琴3、中提琴2、大提琴1、低音提琴1;木管乐器:长笛2、双簧管1、单簧管1、大管1,以改革的键盘排笙的中、低音部分替代双簧管、单簧管、大管Ⅱ,组成双管编制;铜管乐器:小号2、圆号小号2、长号1、以键盘排笙替的低音部分代长号Ⅱ,组成双管编制;竖琴1、定音鼓1。文场民族乐器为京胡1、京二胡1、月琴1、琵琶1,被率先命名为“四大件”;键盘排笙1。武场民族乐器为板鼓1、大锣1、小锣1、铙钹1,并设乐队指挥1,有的乐器还须兼用其他乐器。这种乐队俗称为43211中西混合乐队,后来其他现代京剧剧组乐队也运用了这种编制,仅个别乐器有所增减而已。由此,从音乐创作包括唱腔设计与前奏、过门、配乐,以及乐队的组成等方面,基本上保证了从传统戏曲音乐向现代化戏剧音乐的转换。

此剧音乐创作最大的成功,是树立了主要人物方海珍的音乐形象。由于此剧是由淮剧移植过来的,作者也就紧紧抓住淮剧主要腔调之一的淮调,将淮调中有特色的音调揉合到京剧唱腔中来。同时,对京剧旦角和青衣的唱腔作了一定的改革,主要是揉进了小生的唱腔旋律,这样交织了借鉴而来的淮剧音调,使之女主人公的唱腔在传统基础上,既有不同于传统的出新之处,又于柔和中不失挺拔之感,这就向新时代的女工人形象跨进了一大步。具体地来分析,就是旋律音调朝下属方向形成调式交替或暂转调的音列,使京剧旦腔旋律出现一定的变化,以增强现代化气息。这种下属旋律音列常来自三个方面:一是淮剧唱腔音调;二是京剧小生音调;三是作曲者本人喜用的借鉴曲艺如京韵大鼓等的,四度进行及其模进转换的音调。当然,作曲者不仅在旋律音调上努力出新,在板式上也大力突破,而且在行当腔系、流派唱腔以及调性、调式运用等各个方面,都作了全方位的革新。其改革的力度之大、程度之深,宽度之阔,在现代京剧中均是名列前茅的。下面将择其一、二举例之,如方海珍的“突击抢运到江岸”唱段,例一 :                                                        

此例是女主人公方海珍首次上场亮相的唱段,在前奏与【西皮导板】中已出现了下属do.la.sol.fa.re的音列进行。甚至在【导板】尾字“岸”的拖腔中,出现Ьsi音的朝二次下属方向转的趋向。在【原板】的“长天”拖腔中就完整出现了这种下属音调,这就是女主人公方海珍人物特征音调,同时也兼作全剧的主题音调。这个主题几乎贯穿了全剧音乐之中,对方海珍音乐形象的塑造,起到了极大地推动作用。同时,也反映出作曲家在音乐创作中,创造性地借鉴外国歌剧的某些做法以及融贯中西的创作思路。除了吸取淮剧的音调外,此剧在两段大的【慢板】唱段中,又吸取了沪剧的“三节腔”,说明作曲家对其他戏曲剧种有特点的东西都能做到了如指掌,用来得心应手而不露痕迹,如方海珍的“想起党眼明心亮”唱段,例二 :                                                       

这种“三节腔”在沪剧唱腔中,大概最早用于《三国开篇》“董卓欺君汉运终”唱段的【长腔长板】中,由于唱腔连着三个虚词“嗳”与伴奏连续十六分音符的穿插,旋律高低抑扬、曲折起伏,不仅可听性很强,而且对唱词的词意表达十分有力。这种音乐结构在南方剧种腔调中时有展现。由于南方语言的声调常较为短促,调值差较小,不像北方话那样常可以吟诵成腔,故而必须借助于伴奏乐器旋律进行加以发挥。可见,作曲家对于各戏曲、曲艺及民歌等传统音乐,凡是有特点的东西均不会放过,时时沉淀于心加以借鉴运用。除了在这段【二黄慢板】中运用以外,在下半场方海珍的【反二黄慢板】“忠于人民忠于党”唱段中也有运用,即“当年景象”的“像”字拖腔,但作曲家在这两例中均未采用如沪剧中运用虚词(字)的做法,仅于旋律音调上与伴奏作交叉对比。

在方海珍“暴风雨更增添战斗豪情”唱段中,与唱词的五言句一起,运用了民歌的起、承、转、合结构也是很有特色的,这在传统京剧唱腔中是没有的,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例三

方海珍唱腔《毛泽东思想东风传送》即以小生【西皮娃娃调】和【唢呐二黄】为基调的,同时揉合主题音调的下四度进行,使调式产生了变化,音乐形象自然也就不同了。还有在【二黄】和【反二黄】唱腔中运用程(砚秋)派唱腔音调及唱法等,就更为普遍了,例如,【二黄】唱段“想起党眼明心亮”;【反二黄】唱段“忠于人民忠于党”等,可以发现在演唱上这种程派唱腔的风采。

此剧在板式运用上除了出色地运用和发挥了传统板式特点以外,更主要地还引进了其他剧种的板式及创造新的板式来。最为典型的是第四场幕间曲和方海珍唱腔《细读了全会公报》。首先,这场幕间曲是作曲家除了创作的《智取威虎山》第五场开幕曲之外,写得最为精彩而成功的一曲。可见,作曲家在驾驭不同题材和不同场景音乐写法上的高超能力。这段音乐一开始是描写暴风雨的,急促的一拍子使音调逐渐爬高,以强力的军镲声加强气氛,然后,音调从最高音区缓降下来,到达竖琴连续翻奏的三十二分节奏才渐渐地平静下来,通过单簧管和长笛连接性过渡乐句,最终迎来了雨后天晴、云开日出、彩虹高架、气象万千的境界。接着,弦乐慢速奏出下属调层面上的乐句,非常的抒情而宽广、深情而舒展。音乐巧妙地把传统的“变宫为角”手法,与西洋小三度转调结合起来,不断地以“变宫为角”与“以变为宫”相互交替,使之色彩变化丰富,这正是独具匠心的神来之笔。然后,是双簧管和圆号的连接性乐句,尤其是圆号的吹奏高耸入云,简直是气宇轩昂、直上苍穹。但吹奏的难度极高,因为几乎达到了圆号高音区的极限,如此大胆的写法,效果又是如此之好,实在令人惊叹!正如作曲家在《智取威虎山》第五场“打虎上山”幕间曲中,用圆号吹奏由京剧【导板】衍化而来的旋律,那是步步翻上高音区的写法,而这里是瞬间跃上高音区其难度要高得多,这两段圆号旋律的写法已堪称妙用圆号的双璧,是借鉴发挥西洋乐器“洋为中用”的典范。其次,紧接着这段幕间曲的是京胡等四大件领奏由上述旋律压缩而来的前奏,一经压缩这种反拍与切分节奏被凸显了出来,成为一种兴高采烈的“兴奋”音乐主题,从而引出了女主人公的【西皮宽板】唱腔。这个所谓的【宽板】在传统唱腔中是没有的,是作曲家自己命名的。这是由于此段唱腔的字距拉宽了,词格已不同于传统的【原板】,而是一种新颖词格的唱腔。而且,在每句的尾部伴奏都穿插这个“兴奋”主题运用,在四、五度的属与下属调层面,以及二度(重属调)层面上展现,犹如绘制出一副色彩斑斓、五光十色的美丽画景,正如唱词所描述的那样:“望窗外雨后彩虹飞架蓝天,江山如画宏图展”。唱腔旋律一会儿高一会儿低,一会儿又平得出奇,像是作曲家手拿一支巨大的画笔,上下左右肆意画作、尽情泼墨、直抒胸怀。最后,字距渐渐收紧,虽标着是转入【二六】,实际上词格也与传统【二六】不同,直至干脆地结束整段唱腔。

除此之外,作曲家在《海港》唱腔中率先创作了【吟板】这一板式唱腔,以后又在其他现代京剧剧目唱腔中推广运用,取得了极为出色的艺术效果。这种板式看来是取之于南方一些戏曲剧种唱腔上的用法,例如,越剧中的【清板】等,像尹(桂芳)派的起腔清唱就是很有特色的。作曲家把这种清唱形式引进到“满腔满跟”伴奏的京剧中来,而且,【吟板】的两头用的是最富于特色【摇板】加以对比,正是把剧中方海珍对韩小强的教育——晓之于理、动之于情,达到了细致入微、动人心弦的程度。那随着【摇板】急切敲击声的充满激情的豪情满怀,到鸦雀无声的一个人的低斟吟唱,那强烈的节奏对比,那情绪的高低反差无不使人动容。如果说《智取威虎山》第五场的幕间曲,使人坐在座位上都能跳起来的话,那么,在这【吟板】演唱时就是观众屏住呼吸,直到后面【摇板】的再次出现,才长长地舒缓了一口气。可以说戏曲声腔能写到如此感人肺腑的程度,音乐能如此地调动人的情感,实在于中国音乐中是极为少见的。不仅说明中国传统音乐本身积聚着极大的艺术能量,而且当与现代音乐技巧手法相结合后,就能产生出更大的情感能量来。当这种【摇板】在情绪上达到高潮之时,又出现一种新音调的【垛板】。此音调实际上是化用了评弹徐(丽仙)派唱腔音调,之后推进到【快垛板】最后【散板】结束,具有一气呵成的气势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例四:  

在其他人物方面,马洪亮的《大跃进把码头的面貌改》唱腔,实际上很大部分唱的不是老生的唱腔,而是吸取了传统戏“牧虎关”中的花脸唱腔。中间有几句作曲家命名为【排板】,其实原来就有的,但作曲家作了些改动。特别是其中的“它轻轻地一抓就起来”改用清唱形式,然后又加入了京剧式的笑声,突出了诙谐的气氛很有戏剧性效果。前面的“眼睛一眨已六载”最初并不作调式对比处理的,后来改为旋律下四度(上五度)从低处理,使唱腔更显得生气勃勃。在马洪亮重点唱腔《共产党毛主席恩比天高》中,还运用了很多言(菊朋)派唱腔旋律,由于言的唱腔旋律曲折多变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只要吸收运用得好是完全可以用于现代人物的。作为此剧第二人物高志扬主要唱腔《一石激起千层浪》,运用了成套唱腔板式是传统中花脸所不用的,实际上是吸取了老生唱腔成套结构而来的。而且,花脸传统中几乎是不唱【二黄慢板】的,此段中不仅用【慢板】还作了上五度宫调的调式对比处理,说明作曲家已完全打破了老生与花脸的行当界线,同时又开拓了调式的对比运用,这是根据现代人物具体的需要来安排的。在高志扬的《千难万险也难不倒共产党人》唱腔中,【二黄原板】中掺杂了【四平调】的词格旋律,这在传统中也是不可能出现的,也说明了作曲家打破了各腔系板式的界线,是不拘一格、推陈出新所取得的成果。

总之,《海港》作为作曲家第一个创作的现代京剧剧目,已在多方面对传统唱腔作了很大的突破与创新。这也是作曲家长期理论研究的首次实验,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因而,在此后一系列剧目的音乐创作,如《智取威虎山》、《杜鹃山》等中,出新的步子更大,成果更为丰硕,为我国戏曲音乐的改革,积累了十分成功的经验,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