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戏曲 > 戏曲论文 > 正文

论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的音乐美

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以其曲折离奇的剧情,恢弘巨大的戏剧场面,精彩纷呈的音乐唱腔,而成为现代京剧中最为引人入胜的剧目之一,也是历经千锤百炼、久演不衰的戏剧经典。此剧由小说《林海雪原》改编而来。书中所写的是于1946年冬天,东北民主联军一支小分队,在团参谋长少剑波的率领下,深入林海雪原执行剿匪任务的过程。书中着重描写与刻画了侦察英雄杨子荣与威虎山匪首座山雕匪帮斗智斗勇的传奇故事。此小说充满了新奇与曲折,就以土匪的名称来说,如头目座山雕及许大马棒、蝴蝶迷、小炉匠、一撮毛、八大金刚等,就非常地夺人眼球,而侦察英雄杨子荣乔装改扮,孤身一人打入匪巢,也异常地富于传奇色彩。同时,通过提审一撮毛、舌战小炉匠、进献联络图、设“百鸡宴”等颇为光怪惊险的事件,为小说改编成电影与戏剧提供了坚实的基础。早在1958年,上海京剧院就改编了此小说,但由于音乐设计等各个方面都不甚成熟而影响不大。同一题材的剧目,还有北京京剧团的《智擒惯匪座山雕》、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话剧《智取威虎山》等,也都未能产生较大的影响。至上世纪六十年代后,由于集中组织了颇为强大的创作和演出力量,重新对此剧进行了全面的修改加工,才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被列于现代京剧剧目之首。

此剧音乐创作的成功,首先在于确立了全剧的音乐主题。以《人民解放军军歌》(原《八路军军歌》)的音调,作为全局与主要人物的音乐主题,表明了全剧的剧情就是描写一场人民解放军围剿土匪的战争。同时,又赋于歌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曲调,以音乐的语言来显示和说明这场战争又必然是依靠发动群众,密切军队与群众的关系才能取得胜利的。因此,全剧以《人民解放军军歌》的音调及其变奏,拉开了围剿土匪的序幕。下面就此剧的音乐唱腔及设计作些简要的分析:

第四场“定计”的参谋长唱腔《誓把反动派一扫光》是一段极其成功的唱段。虽然看来整段唱腔比较传统,按常规的【二黄导板】、【回龙】、【慢板】、【原板】、【垛板】、【散收】组套,但是,整个音调与节奏非常的稳健、从容,尤其是音乐内涵所体现出的气魄之大,令人难忘,表现了参谋长淡定自若、胸有成竹的宏大气概。一开始的幕间曲速度自由,小号与圆号吹奏出歌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音调似战斗号角,在空旷的山谷中震动回荡,预示着一场激烈剿匪战斗就要开始了。接着,弦乐部分以半音进行模拟山谷中暴风雪的肆虐,营造了一种大雪压境、冰天雪地的逼真氛围。然后,主奏乐器京胡等用慢速奏出了前奏过门,同时,配以风声的效果,朔风时强时弱,好一派北国风光!京胡的演奏也是节节排匀、舒展从容,为【导板】的演唱作了强有力的铺垫。【导板】的演唱用音,时高时低非常的稳健伸展,气魄若大。这里不作通常落在高音上的处理,相反落于相对较低的re音上,就是为了体现参谋长淡定自若、充满自信的情感。看来这一【导板】似乎与传统的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乐队的组成却不一样了,动用了中西不同乐器的组合,从而增加了乐队的厚度与表现力,加上不同的配器和模拟的音响效果配合,出来的效果就非同寻常,与传统乐队不可同日而语。这就是传统音乐推陈出新的结果。接着的【回龙】运用中速唱来也是淡定自若,在句末“风光”两字上运用了一个高腔,一直上升到高音la甚至do(在装饰颤音上显示),这是为扮演参谋长的演员量身定制的。之所以挑选演员沈金波出演参谋长角色,就是他是演唱高(庆奎)派的。这样,参谋长与剧中主要人物杨子荣虽然同为老生,但在唱腔上就有所区别了。

然后的【慢板】旋律极其优美,犹如群山高低逶迤起伏那样壮丽无比、气宇轩昂。特别是“万千气象”的“象”字拖了个大腔,把那“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景象,描绘得淋漓尽致、栩栩如生。当年在空旷偌大的广场上播放回荡,似有大千世界有容为大之情,高屋建瓴不可阻挡之势。最后的“一扫光”三字干脆利落地结束了唱段,正如“胸中自有百万兵”那样的宏大气魄和决心。

此段唱腔主要是出于京胡演奏家李慕良之手。李氏不愧是京剧唱腔设计的高手,不仅唱腔设计得华丽又不失庄重,音响丰满又富于张力,而且自始至终表现出一种沉着镇定的气度,十分符合参谋长的身份与此时此地的心情。另外,唱腔中有些细节也值得玩味,如“虎去狼来”的“狼来”两字,原来是按传统mi-la.sol低摆的,后改为la-re.do翻高摆法,这就使得唱腔有新意了。又如“不可挡”的“可”字,与上面所举的“一扫光”的“扫”字同为上声字,作了“高呼猛烈强”的高摆处理,确实具有相当的气势。还有在“解放军转战千里”的“转战千里”四字转入了属调,确实也给人以一种迂回转移作战的感觉。

《智剧》中第五场“打虎上山”的幕间曲是不能不提的。中国的戏剧(戏曲)音乐能设计得如此之妙,确实有点超出人们的想象。此段音乐之所以写得如此成功,不妨有两点是值得作曲家们思考的:一是运用传统中【流水板】或【快板】的一拍子节奏(谱面为2/4拍),造成一种急切如万马奔腾之气势,充分显示了中国传统节拍节奏的特点。因为在西洋音乐中几乎是不用这种节拍节奏的。因为虽然西洋歌剧乐队庞大,音响效果也很丰满,但是在这种戏剧性强烈的节拍节奏方面,可能因为不符合他们的欣赏习惯而从来不用。以至西洋乐器的演奏者在伴奏这段音乐时,如此快速的一拍子节奏甚至连看谱都来不及,这是要经过一番合作锻炼才能胜任的。二是戏曲中的打击乐器运用配合语言与身段,以及调节整个舞台的气氛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但是,传统中似乎使用过多而且有时有些扰人,因而在外国人听来感到很嘈杂不舒服。因此,如何使打击乐既不扰人又能发挥它营造气氛的特长,此首幕间曲为我们作出了典范。一开始的打击乐打法变化令人眼花缭乱,引出了乐队全奏铿锵而坚定的旋律。打击乐与乐队的衔接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确实营造出杨子荣“打虎上山”时骑马驰骋莽莽雪原时的特定氛围。然后,在弦乐模仿急切的马蹄声中,用圆号吹奏的【西皮导板】音调演变而来的旋律,空旷而富于动力。接着,又作了四度模进,其间不断穿插弦乐音阶上行与下行的模拟暴风雪的音响效果,整个音响犹如一幅移动着的中国山水画,只见杨子荣孤身骑马驰骋在莽莽雪原上,面对着漫天飞舞的大雪英姿勃发、斗志昂扬。总之,如此精彩的一段间奏音乐设计,就是积极调动了诸多中国音乐的元素,又十分成功地借鉴吸收了西洋音乐的特长而产生的结果,成为“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可圈可点的成功范例。因而当观众在听到此段前奏时,几乎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深深地被音乐所营造出来的氛围与感染力所征服与打动。我们说,什么是现代音乐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中西音乐的旋律技巧如何结合?这段音乐给了我们完满的答案。

第六场“打进匪巢”杨子荣唱腔《甘洒热血写春秋》是一段四句式的短小唱段,最后拖了一个长腔。但它作为第六场收场不但精彩无比也能压得住阵,说明此段唱腔确实具有这种巨大的功能作用。尤其是唱腔后的杨子荣雄壮、潇洒的笑声,这是我国戏剧中特有的艺术化了的笑声,具有极大的戏剧化与艺术化的效果,为此段唱腔增添了无限的光彩:

此段唱腔短小精悍,旋律曲调虽然比较传统但能一气呵成,加上压轴的艺术夸张型的特有“笑声”,使人听后感到艺术感受上无比的满足感。当然,此段唱腔实际上是“词保曲”的。主要是唱词写得异常地干练、精彩,才可能产生出这种强烈的艺术效果来。

常宝的《坚决要求上战场》是一段铿锵而新颖的唱腔,主要采用了传统小生的【唢呐二黄】唱腔板式。由于小生用小嗓与旦角的音域、音区较接近,因此在现代京剧中常被借鉴用于女声唱腔,如小生戏《罗成叫关》中就运用了【唢呐二黄】即是,但在借鉴中也着眼于创新。例如,此段运用A调就比通常用小生G调高了一调,这样在音区旋律上产生出一定的新意来。又如后面的【快垛板】传统中是没有的,它有相当大的节奏推动力,最后以【散板】的高潮结束全段唱腔:

另外,此剧唱腔中中还有很多看点值得提及,例如,常宝的《只盼着深山出太阳》是一套【反二黄导板】、【快三眼】、【原板】、【垛板】的唱腔,按传统的常规二黄用D调,反二黄用A调,但此段唱腔用的是比二黄高大二度的E调,但又是反二黄唱腔,这却是匠心独具的创造。而紧接着杨子荣唱腔《管叫山河换新装》用的是E调的【西皮】,【二黄】接【西皮】也是一种创举,为了取得男女声腔调性上的对比,而安排了女腔用A调。这样,常宝的唱腔就显得高亢而铿锵,既有【西皮娃娃调】的激励之情,又有【唢呐二黄】的激愤之感,但用的却是反二黄的腔调板式,确实是一箭三雕也。这些,就要求唱腔设计者十分了解男女声腔的音域、音区,又能把握传统各声腔板式的特点,才能一以贯之地加以运用。而后杨子荣的《管叫山河换新装》唱腔也甚为别致,原来谱的是较为典型的【西皮】腔,也就是所谓通常俗称的“官中腔”。但后来把“都有一本血泪账”的“一本”两字改落于 si音上,而使“被压迫的人民都有一本血泪账”均作了暂转调处理,这样与前后的正调部分形成极大的对比,取得了极好的音乐效果。这就是诗词中所谓的“诗(词)眼”,一音所改犹如画龙点睛,点之全盘皆活;也是曲中所谓的“务头”,作为“俊语”如“一曲中得此一句即使全曲皆灵”([清]李渔《闲情偶寄》语)也。虽然开始练习时演员因不习惯这种腔调找不到北,但一旦唱顺了以后就越唱越有劲,越唱越有味了。其间的道理就在于有着调式转换理论上的支撑,就使这种改动从根本上站住了脚。

总之,此剧在唱腔上可圈可点的地方举不胜举。看来只要立足于开拓、创新,既不过于标新立异,又不迁就传统及观众的欣赏习惯,不断领引观众欣赏水平逐步改变、提高,戏曲是可以推出精品,推陈出新,取得成功的!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