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戏曲 > 戏曲知识 > 正文

弦索声中话评弹

评弹,又称苏州评弹、说书或南词,是苏州评话和弹词的总称。本文“弦索声中话评弹”自然指的是弹词了,也就是通常两人说唱,上手持三弦,下手抱琵琶,在错落有致的弹拨声中,演员们一展清脆亮丽的歌喉。

评弹起源于山明水秀的江南水乡——苏州,流行于富饶美丽的长江三角洲地区。据说宋以来“陶真”一类的曲艺,可以认为是评弹的源头之一。到了400多年前的明代,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载有:“杭州男女瞽者,多学琵琶,唱古今小说、平话,以觅衣食,谓之‘陶真’”,明末董说《西游补》里就有《拨琵琶季女弹词》。除了杭州地区外,“陶真”也流行于江南一带的苏州地区,到了明嘉靖时期结合本地区的情况逐渐形成了现在的评弹。据江苏吴县志记载:“明清两朝盛行弹词、评话,二者绝然不同,而总名皆曰说书,发源于吴中。”而使苏州弹词名声大噪的是,[清]乾隆皇帝1762年南巡到苏州时,曾把当地一位叫王周士的说书艺人召来,弹唱了一段《游龙传》,还封他为七品京官。后来王因病回乡,于1777年创立了评弹历史上第一个行会组织——光裕公所(后称光裕社),1926年出版有《光裕社一百五十年纪念册》。光裕社成立后,评弹艺术得到了迅速发展。在[清]嘉庆间(1796-1820),出现了陈遇乾、姚豫章、俞秀山、陆世珍前四大名家。正如后来马如飞的父亲马春帆在《耍孩儿》中讲到的:“今生岂肯无名死!想当初陈 、姚、俞、陆好工夫,敏捷心思。”近人徐珂在《清稗类钞》(1917)中又讲到后四大名家:“同治(1862-1894)初年吴门《弹词》家之著名者,为马、姚、赵、王”,即马如飞、姚似章、赵湘舟、王石泉。其中尤其对《弹词》曲调有所创新而知名的,是陈遇乾、俞秀山和马如飞。  

陈遇乾创始的陈调、俞秀山创始的俞调、马如飞创始的马调,均有他们自己鲜明的特点。据[清]黄协埙《淞南梦影录》说:“《弹词》有俞调、马调之分。俞调系嘉、道间俞秀山所剏(即“创”字)也,宛转抑扬如小儿女绿窗私语,喁喁可听。马调则率直无余韵,咸、同间马如飞所剏也。”又,《清稗类钞》说:“今即俞调、马调比较言之。俞调音调宛转,善歌之者,如春莺百啭,竭抑扬顿挫之妙,其调便于少女。(马)如飞出,一变凡响,……亦《弹词》家之革命功臣也。” 到了[清]同治、光绪年间,评弹(当时又称为苏州说书)演出已经不局限于苏州地区。1846年,上海开埠以后,经济和文化都以很快的速度发展起来,人口也日益膨胀。虽说这里五方杂处,但以江苏人为多,其中苏州地区人氏所占比例尤高,一度上海出现“街头巷尾尽吴语”的情景。从20世纪初开始,评弹进入上海落地生根,向艺术的深度、广度和高度发展,受到了上海人的厚爱。评弹活动的中心,也已经从苏州转移到了上海,再以上海为中心,向长江三角洲地区辐射。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上世纪20年代晚期开始,无线电的推广和普及极大推动了评弹在上海等大中城市的发展。不少商家利用收音机中的评弹节目大作广告推销商品。评弹名家如30年代的朱耀祥、赵稼秋,40年代的蒋月泉都从电台表演中名利双收。从另一方面讲,这种方式也改变了演员与观众水乳交融、互为响应的传统表演方式。

评弹发展的全盛时期名家辈出,流派纷呈,名家如张云亭、朱耀庭、谢少泉、杨月槎、魏钰卿、黄兆麟、蒋如亭、汪云峰、周玉泉、许继祥、夏荷生、沈俭安、薛筱卿、徐云志、李伯康、朱介生、姚荫梅、刘天韵、祁莲芳、张鸿声、张鉴庭、严雪亭、蒋月泉、杨振雄、朱慧珍、侯莉君、徐丽仙、何占春,王鹰等;好的书回节目有:《杨乃武与小白菜》、《张文祥刺马》、《十美图》、《顾鼎臣》、《啼笑因缘》、《秋海棠》、《孟丽君》、《四进士》、《情探》、《秦香莲》、《武松》、《林冲》、《三笑》,《玉蜻蜓》,《描金凤》,《倭袍传》、《白蛇传》、《珍珠塔》等。

今各流派都有所传承,如“陈调”的继承人刘天韵、杨振雄;“俞调”的继承者夏荷生、朱慧珍,他们均自成一家。其中“马调”对后世影响最大,多有继承并自成一派者,如薛(筱卿)调、沈(俭安)调、“琴调”(朱雪琴在“薛调”基础上的发展)。周(玉泉)调是在“马调”基础上的发展,而蒋(月泉)调又出自“周调”,如此发展繁衍形成了苏州评弹流派唱腔千姿百态的兴旺景象。2006年5月20日,苏州评弹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评弹作为一种曲艺形式,就音乐方面而言就在于它丰富的旋律曲调,在经过近200年的流传、革新、融合,至今已形成了约20余种流派唱腔,大大丰富了我国民族音乐的宝库。我国北方的曲艺比较多,仅大鼓就有京韵大鼓、西河大鼓、梅花大鼓等多种,还有单弦、牌子曲等,而作为曲艺半壁江山的南方曲种主要的、突出的就是评弹了。现就主要的现代评弹流派简述如下:

蒋(月泉)派艺术魅力无穷,说书官正,章法严谨,说表细致清脱,语言高雅凝练、幽默含蓄,表演潇洒传神,尤其是弹唱悦耳动听、大方豁达、声情并茂,后期更进入了炉火纯青的境界。蒋能根据自己嗓音特点,在周(月泉)调基础上不断衍变,把京剧老生杨宝森的唱腔和京韵大鼓的发声方法融化到自己的唱腔中,开始慢慢形成了自己特色的流派唱腔。现在可以说通常将他的唱腔视为是评弹的“官中腔”了。所谓“官中腔”是指戏曲中最基本、最正宗的基础流派唱腔,如京剧中的梅(兰芳)派、余(叔岩)派唱腔那样。蒋派唱腔代表作有《杜十娘》、《战长沙》等。他还培养了王柏荫、潘闻荫、苏毓荫、华国荫、蒋培森、秦建国等一大批有影响的“蒋调”接班人。

徐(云志)派唱腔最早投师夏莲生学弹词《三笑》,上世纪20年代初,他凭借嗓音好、音域宽的条件,在弹词唱腔体系的框架内,广泛吸收了民间山歌,小调,京剧女老生露兰春唱腔,小贩叫卖声,道士通疏,寺庙诵经等音乐素材,创造了圆润软糯、婉转动听的新腔,并在演出中逐步受到听众欢迎,世称“徐调”,为现代苏州弹词的主要流派唱腔之一。“徐调”唱腔用钢丝弦伴奏(因为徐调的定音较高,所以徐云志首创把三弦上的老弦改钢丝弦,以增加其荡音,是徐调的特色之一),真假嗓并用,清脆悦耳,徐缓悠扬,拖腔委婉起伏,别具韵味,被人们称为“糯米腔”,主要代表作有开篇《狸猫换太子》、《潇湘夜雨》、《莺莺拜月》、《莺莺操琴》等。

杨(振雄)派唱腔是在夏荷生的夏调基础上发展形成的,但他本人比较偏好男唱俞调,因为中间的真假嗓转换的声音是女声俞调唱不出的。更由于杨对昆曲情有独钟,深得俞振飞、徐凌云的传授,唱腔充满了书卷气。所以他吸收昆曲中某些唱腔因素,通过嗓音的忽高忽低,时而停顿、时而拖长音,在每句的结尾更是用足韵味,故他在三弦的伴奏上采用快而有力的弹奏来化解唱时的慢,紧弹慢唱是他唱腔的一大特色。唱腔高亢处刚劲挺拔,石破天惊;委婉处一唱三叹,涓涓细流。杨派唱腔代表作主要集中在《长生殿》、《西厢记》等书目中。

徐(丽仙)派唱腔脱胎于蒋(月泉)调,又向徐(云志)调吸收营养,同时更是向其他戏曲,如锡剧、苏滩、沪剧和越剧等和曲艺,如京韵大鼓、河南坠子、山东快书等,甚至向歌曲音乐学习和借鉴。正因为这样,她的唱腔旋律就更显得丰富多变而新颖,对丰富评弹唱腔作出了很大贡献。而且她的唱腔曲式结构严密,做到定腔定谱,即使是唱腔间的过门,她也严格要求。丽调的伴奏常常是别出心裁、点石成金。例如,开篇《六十年代第一春》中加进了板,既增强了节奏感,又活跃了气氛;开篇《新木兰辞》中则用了银铃伴奏,渲染了木兰荣归后合家欢乐的景象,都是具有突破性的创举。已故著名音乐家贺绿汀就非常重视民族民间音乐,生前就提出抢救著名评弹演员徐丽仙的唱腔,组织为她录音保存她的音响资料。徐丽仙能当选中国音乐家协会第二届理事,足见她在民族音乐上所作的贡献。徐派唱腔代表作有开篇《黛玉焚稿》、《情探》、《新木兰辞》等。

朱(慧珍)派唱腔起于蒋如庭、朱介生唱腔,以唱“俞调”为主,后又从周云瑞习琵琶。

最终在蒋(月泉)派和薛(筱卿)派基础上形成自己的“琴调”。由于她的嗓音明亮、圆润、甜美,曾被冠以“金嗓子”的美称。由于长期受蒋月泉熏陶,字正腔圆,细腻工稳,运腔婉转,铿锵有力,具有女声演唱“蒋调”的特殊风格。她的三弦伴奏也是独具风格,有力地衬托了率直激越的唱腔。她的代表作有开篇《宫怨》、《思凡》及《玉蜻蜓》、《白蛇传》选曲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林静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