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音乐理论 > 理论论文 > 正文

百年二胡回顾与展望 一一在“新世纪二胡艺术的传承与发展学术论坛”上的发言

百年二胡回顾与展望

一一在“新世纪二胡艺术的传承与发展学术论坛”上的发言

蒋巽风(中国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北京100841)

我于1951年从事专业二胡工作,至今己 半个多世纪。在这半个多世纪的演奏生涯 中,我也和大家一样,曾经反复地思考过“中 国二胡向何处去”这个问题。思考一探索一 发现,在这个过程中虽然经历了许多挫折, 但是毕竟还是有所发现。今天即以“百年二 胡回顾与展望”为题来谈谈本人对“中国二 胡向何处去”这个问题的探索与发现。

二胡作为中国民族乐器,己有上千年历 史。据有关史料记载,二胡最早雏形可上溯 至奚琴,甚至有学者将它的雏形与先秦时代 的筑、弦鼗等建立起联系。早期的奚琴是隋 唐时期我国西北少数民族奚部落所使用的乐 器。唐代奚琴传入中原,当时被中原人称为 嵇琴。据传,唐宋时期的奚琴(嵇琴)有弹 弦和乳弦并存的演奏方式,明代以后,其形 制逐渐发展演变,成为用马尾毛制成琴弓来 拉奏的“胡琴”。“胡”是中原人对游牧民族 的泛称,这也从另一侧面表明此种马尾弓擦 乐器源于我国西北草原,在长期发展进程 中,胡琴的形制逐渐增多。目前,民间俗称 为二胡的一种,是明清以来极为流行的胡琴 形制,它主要用于我国地方戏曲音乐伴奏。

近代以来,受到西方音乐文化的传入,

[文章编号]1008-9667(2008)02-0042-04

尤其是国乐改进思潮的推动,使二胡形制也 经历了多次改革。20世纪初,江阴顾山镇江 南丝竹名家周少梅较早对二胡进行了形制改 革。他在常熟周万兴胡琴店周荣根、陶洪茂 技师的支持和配合下,将二胡的琴杆增长至 90公分7现在二胡的内弦弦轴为那时的外弦 弦轴位置),改选蛇皮为琴膜,琴筒加大,更 换琴弦7将内外两丝弦都加粗,定弦的音高 也随之降低了三至四度音),配置软弓,使 二胡的音量、音色有了很大改进。至此二胡 的形制有基本上的定型。这一形制成为今天 我们所使用二胡的重要基础。[1]

值得注意的是,经过千余年的发展演 变,二胡的形制虽然有了基本的确定,但是 它的生存环境、社会地位、存在价值却没有 得到应有的改善。到了2 0世纪2 0年代,时 任北大音乐传习所教务主任的肖友梅还说:

“二胡历来是贩夫走卒、烟花女子的玩物,它 被古人贬为淫于声而害于德,再加上它结构 简单还处于原始状态,我们的传习所今后要 成为音乐系或音乐学院,要是把古人视为淫 声恶律的玩物来作为高等院校的学科,这是 不太合适的吧?”[2]肖友梅对二胡的认识正是 千百年来人们对二胡的普遍认识,但这种认 识随着二胡发展史上一位巨人的诞生而被彻 底改变了,这位巨人就是刘天华先生。刘天

华先生于2 0世纪2 0年代任教于北京大学音 乐传习所期间,对于肖友梅的态度,他没有 悲观,没有消沉,他说:“国乐在世界文化 史上有着不可磨灭的价值,究其声音之纯正 与粗微,举世当推为我国第一。它日西方乐 师,必将来我国研究。这对从事国乐的人不 能自暴自弃吧? ”他在和蔡元培的谈话中还 说:“我觉得提倡音乐,要顾及一般民众。在 音乐奇荒的中国,而且时值民穷财尽的时 候,不管何种乐器,只要能表现人们艺术思 想,都是可贵的。”又说:“古往今来,偏偏 有人把胡琴的音乐认为大都粗鄙淫荡,不足 登大雅之堂,上等人不屑为之,此诚不明音 乐之论。事实上,音乐的粗鄙与文雅,全在 演奏者的思想及技术与乐曲的组织。同一乐 器,七情俱能表现,胡琴岂能例外? ”[3]

刘天华先生凭着真诚、执着、对国乐的 高瞻远瞩取得了蔡元培先生的信任,也打动 了肖友梅,最终在北大音乐传习所建立了二 胡这门学科,从此二胡的社会地位、生存环 境、存在价值都发生了质的飞跃!而在大学 建立二胡这门学科,是刘天华先生对中国二 胡事业作出的第一大贡献,具有里程碑意义。

建立了二胡这门学科之后,刘天华先生 又在二胡自身的改革,技法的创新,教材的 系统化方面作出进一步的努力。借鉴并吸收 了小提琴的演奏技法,创作了10大名曲和47 首练习曲。从此二胡的演奏、教学就走上了 科学化、系统化、规范化的道路。这是刘天 华先生对中国二胡事业作出的第二大贡献, 仍然具有跨时代的意义。

刘天华先生的第三大贡献是在建立、完 善了二胡这门学科之后,培养了一批很了不 起的弟子,尤其是储师竹、蒋风之、陈振铎 三位高足,他们对建国以后二胡的发展起到 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桃李满下,现代二 胡演奏几乎都和他们三人有千丝万缕的联 系。蒋风之先生还以自己独特的演奏风格创 立了蒋派二胡艺术。

所以中国二胡的发展,刘天华先生是里 程碑,没有刘天华,二胡的发展可能就没有 今天这样火火红红。并且无论从演奏、教学、 作曲、理论研究都具有相当的高度。

我们研究刘天华先生对中国二胡所做的 贡献,往往立足于有形,也就是看他对中国 二胡做了多少事。其实在思想认识方面,他留给我们的财富也十分珍贵。他关于发展中 国民乐的一些观点至今仍值得我们深刻思 考,他深入挖掘民族音乐精华的远见和精神 仍对我们是一种鞭策,而这,正是刘天华先 生留给我们的无形、更是无价之宝。

新中国成立以后第一个十年,由于党和 国家对民族音乐的高度重视,极大的调动了 广大民乐工作者的积极性。新的时代、新的 精神风貌,要求新的精神食粮、新的艺术作 品。二胡艺术也不例外。在经过几年的普及 推广后,一些优秀的新作品应运而生。如《拉 骆驼》(曾寻编曲、《春诗》(钟义良编曲)、 《小花鼓》(刘北茂编曲)、《丰收》(王乙曲) 以及稍后出现的《山村变了样》(曾加庆曲)、 《赶集》(曾加庆曲)、《豫北叙事曲》(刘文 金曲)、《三门峡畅想曲》(刘文金曲)等,这 些深受广大群众喜爱的新作品,在当时大众 传媒还不发达的情况下,通过广播、唱片、 曲谱很快流传全国。老一辈演奏家蒋风之、 张锐早在五十年代初就在广播电台录制了多 首乐曲,出版多种唱片。他们精湛的技艺和 独特的演奏风格影响了几代人。陆修棠、王 乙、项祖英、张韶等在教学、演奏方面都有 着杰出的表现。民间音乐家华彦钧的出现, 为当时的二胡界吹进了一股新风。他演奏的 《二泉映云》等乐曲,粗犷、淳朴、苍劲、委 婉,展现了根植于民间的另一种美,为以后 二胡界重视民间音乐,从民间音乐中汲取营 养起到了重要激励作用。

新的优秀作品出现,也促进了二胡演奏 技术发展,推动了二胡乐器改革。用金属弦 代替丝弦,使二胡音色更明亮、音量增大, 克服了易跑弦、断弦的弊病,大大提高了二 胡的表现力,是二胡乐器改革的成功范例。

五十年代二胡艺术在创作、演奏、教学 等方所取得的成就,在1963年第四届“上 海之春”首届全国二胡比赛中得到了充分展 现。赛事推出了一批新人和新作,如获奖者 闽惠芬、蒋巽风、汤良德、肖白墉、王国潼、 宋国生、鲁日融等在以后的三十余年二胡艺 术发展的过程中发挥了骨干作用。而闵惠芬 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其优秀作品如《江河水》 (黄海怀移植)、《赛马》(黄海怀曲)、《秦腔 主题随想曲》(赵震霄、鲁日融编曲)等流 传至今,经久不衰。此次比赛强调传统与新 曲并重,将《病中吟》、《二泉映月》、《空山

鸟语》为指定曲目,还特设新作品演奏优秀 奖,以鼓励和提倡新作品。这一正确的指导 思想,对今后的历次赛事乃至整个当代二胡 艺术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现在来看“上 海之春”首届全国二胡比赛,其意义上不止 推出一批新人,挖掘一些优秀的曲目,更重 要的是,比赛期间推出的一批新人。他们近 半个世纪以来在各大艺术院校、艺术团体中 发挥了骨干作用,引导、推动着中国二胡的 发展,因此“上海之春”首届全国二胡比赛 是中国二胡发展史的又一块里程碑。

“文革”十年,二胡的发展基本上处于停 滞状态。

改革开放以来,二胡艺术和其他艺术一 样,迎来了它的春天。在经过短短数年恢复 期后,开始了迅速发展。大量优秀作品的涌 现是发展的动力。如《一枝花》(张式业改 编)、《战马奔腾》(陈耀星曲)、《葡萄熟了》 (周维曲)、《洪湖人民的心愿》(闵惠芬编 曲)、《江南春色》(朱昌耀、马熙林曲)、《草 原新牧民》(刘长福曲)、《姑苏春晓》(邓建 栋曲)、《第一二胡狂想曲》(王建民曲)、以 及大型作品《兰花花叙事曲》(关铭曲)、《长 城随想》(刘文金曲)、《红梅随想曲》(吴厚 元曲)等作品均是经典作品。新作品的产生 带动了演奏技术的发展,使二胡表现力有了 进一步的提高。进入九十年代,一些提琴曲 被移植为二胡曲,如《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 干》、《流浪者之歌》、《卡门主题幻想曲》等。 这些乐曲的移植对二胡演奏技术的提高起到 了一定的推动作用。宋飞、邓建栋、陈军、 周维、朱昌耀、严洁敏、于红梅等中青年二 胡演奏家的水平达到了新的高度。这一阶段 的二胡发展以乐曲推动演奏可以归纳为三个 不同走向:

1、刘文金为代表的《长城随想》出现,把 中国二胡沿着传统方向的发展推向了至高点, 无论乐曲的表现内容、篇章结构、技术技巧, 还是乐曲的民族特色及新的调性因素的巧妙 结合,都令人叹为观止。《长城随想》的出现 打开了中国二胡发展史上最辉煌的一页。

2、王建民为代表的第一、第二、第三《二 胡狂想曲》的出现,为二胡的发展开辟了一 条新道路,虽然这条道路还有待进一步探 索、还有一个从发展到成熟的过程,但是无 疑,这种尝试是十分可贵的。这种尝试进一步说明,二胡的发展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 有多种途径。

3、移植小提琴乐曲。以《阳光照耀着塔 什库尔干》、《流浪者之歌》、《卡门主题幻想 曲》为代表,这些乐曲的出现首先是极大的 丰富了二胡的表现力,两根弦的二胡能演奏 四根弦的小提琴曲,本身就是创举,是很了 不起的事。其次,二胡的表现手法、技术技 巧得到前所未有的挖掘,人们对二胡这件乐 器有了新的认识和评价。为二胡走出国门打 下了基础。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音乐家协会二胡学 会在推动二胡发展的进程中,做出了很大贡

献。

从20世纪80年代至今,二胡的发展也 给人们流下了一些困惑,其焦点在于二胡究 竟沿着传统方向发展还向着小提琴方向发 展?这个问题看起来并不复杂,但实际上从 “五•四运动”至今,文艺的发展一直在摇 摆的状态当中,有的人坚持按传统的方向发 展,有的人则赞成洋化。虽然不少权威和理 论家们对这个问题早有论述,但现实中二胡 艺术发展道路,一直是曲折的。

就实际情形来看,当移植小提琴乐曲出现 时,仅技术、技巧就征服了一大批年轻人,他 们对传统乐曲不再感兴趣,他们演奏起移植乐 曲足以达到辉煌的表演效果,而演奏传统乐曲 却平淡如水。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不能轻易下 结论说二胡不能演奏移植乐曲,从目前情形来 看,世界文化正处于交流、融合的时期,学习 一切先进的东西都是值得提倡的。所以二胡 演奏移植乐曲首先是丰富了技术含量,使二 胡在技术层面上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另 外,小提琴一些科学的训练方法也被运用到二 胡的教学当中来,大大提高了教学效果。但问 题在于,二胡艺术有没有她自在的本源,如果 有,那么这本源到底是什么?二胡能否成为小 提琴?演奏移植乐曲是方向、目的,还是途 径?这就是问题的焦点。

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在二胡听众的 眼里,二胡演奏小提琴曲可谓是高难度,很 辉煌,但在小提琴听众的眼里二胡再怎么演 奏小提琴曲,它也还是二胡,远远不能和小提 琴相提并论。话再说回来,二胡演奏小提琴

曲,可否把它变成二胡味?例如演奏《流浪 者之歌》、《卡门》等曲,能否用二胡的压揉, 拉得像《一枝花》和《江河水》。这里牵涉 到欣赏习惯的问题,不可以轻率地定论。

从这个角度讲,二胡和小提琴似乎隔着 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二胡不能成为小提 琴,就像小提琴成不了二胡一样。所以我本 人的观点是,二胡学习小提琴演奏移植曲 目,它只是一种途径,不是方向和目的。其 实,演奏移植曲目,五十年代就开始有了。 五十年代出版的《二胡曲集》(北京音乐出 版社)里就移植了舒曼的《梦幻曲》,之后 在另外一个曲集里,移植了小提琴曲《新疆 之春》,只是那个时候没有顺着这个方向大 力的提高二胡演奏的技术、技巧。目前,应 该趁着这个势头,很好的发展、提高、二胡 的演奏方法、技巧,完善二胡的教学体系, 加强二胡演奏、教学的理论研究,使我们的 二胡得到更充分、更科学、更系统的发展, 这应该是二胡学习小提琴、演奏移植曲目的 根本目的。

王建民的所作的几首《狂想曲》对目前 的二胡发展有什么意义呢?我个人以为,当 二胡曲《长城随想》出现时,二胡曲发展到 了一个至高点,这无疑是令人兴奋的事。但 是如何开辟新的途径也就成了一个新问题。 王建民的《狂想曲》正是探索新途径的良好 开端。王建民的几首《狂想曲》证明我们的 传统乐器一二胡可以表现另一种风格,二胡 的表现领域还可以拓宽,还有很大的空间。 演奏王建民的《狂想曲》和演奏移植的小提 琴乐曲有本质的不同,前者可以用二胡的传 统方法来演奏,比如各种变化的揉弦等,而 后者一在演奏起来只能用滚揉;前者音色可 以有很大的变化,后者音色变化比较单一。 当然王建民式的探索还有待提高与完善,但 不管怎么说,在开辟二胡发展新途径方面, 我们已经迈出了可喜的一步。

我认为,目前二胡艺术发展还面临这样 几个问题:首先,有一个令人担忧的现象:能 演奏不能动笔;其次,中国古典音乐理论文 字艰深难读,成了绝大部分演奏者研究理论 的绊脚石;第三,理论研究工作在一定程度 上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在二胡界还存在着 “门第”之分。其实,研究二胡的演奏、教 学以及二胡艺术理论应该是全民性质的,因为二胡在中国本来就是一种大众乐器,民间 有很多人对二胡的认识很深刻,理解很透彻, 见解很精辟,演奏很有特点,远不像有些学 院演奏程式化。也就是说二胡目前不是学在 学院一条腿走路,而是学在学院和学在民间 两条腿走路。所以,无论是谁,只要在研究 二胡上有突出的成绩都应该得到重视,搞演 奏的和搞理论的应该受到同样的重视。二胡 应该坚持演奏、作曲、理论研究三位一体, 这样我们的二胡发展才是健康的,才有可能 走上自我完善的健康发展轨道。而目前全方 位地审视二胡艺术的发展,作曲滞后与演 奏,理论滞后与作曲,无疑,这是不利于二 胡发展、提高和自我完善的。

回顾百年的二胡历程,除社会因素这一 客观条件外每一发展较快的阶段都有一批优 秀新作品和一批新人在起着领头作用。每一 首作品的成功,都离不开继承、借鉴和创新。 继承的是传统音乐、民间音乐、戏曲音乐、 少数民族音乐;借鉴的是姊妹艺术和外国音 乐、移植音乐。

二胡还属于发展中的乐器,无论从乐器 本身还是演奏技术,都有改革和创新的空 间。二胡艺术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二胡爱 好者逐渐增多,业余琴童人数极为可观,他 们是二胡艺术的接班人和欣赏者、支持者, 也是研究二胡的后备力量。

当前,二胡正处于高速发展的历史时 期,任何探索和创新都应该受到支持和鼓 励。特别应该大力提倡理论研究工作,使理 论真正起到总结实践,指导实践的作用。

我们国家正处于伟大的社会主义新时 代,愿全国广大的二胡演奏家、作曲家、教 育家、理论家、乐器改革家共同努力,为迎 接二胡发展史上最为辉煌时期的到来做出自 己的贡献。(2007年8月31日)

参考文献:

[1] 王更元.中国胡琴之最[〇L].http://blog.wangyoacomlog.php?id=605001.

[2] 刘北茂.一生光明行--厚泽心路[OL]. http:// paulnydia.bokee.com/4387800.html.

[3] 温玉苗.鸭绿江[J].2007(10).参见paulnydia.bokee.com/ 4387800.html17K 2006-3-25.及bbs.ymzww.com/thread- 19072-6-1.html - 77k.

(责任编辑:王晓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