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音乐理论 > 理论论文 > 正文

革命先锋,奋勇向前

人民音乐家聂耳诞辰一百周年记

562c11dfa9ec8a13fe01ef46f703918fa0ecc079

1912年2月15日是人民音乐家聂耳诞生之日,距今已有百年有余。这个一百年也正是中国翻天覆地的一百年。聂耳出生之时,满清封建皇朝刚被推翻不久,离辛亥革命中华民国的建立仅差了一个多月。聂耳出生地的云南,正是后来发动反对袁世凯洪宪帝制的护国战争之地,由任护国军第一军总司令的蔡鹗潜回云南后,首先向帝制发起了冲击。蔡后来于1916年11月8日病逝于日本,年仅34岁。聂耳后来于1935年7月17日在日本游泳时出事,逝世时仅23岁。两人都是英年早逝,不禁使人唏嘘不已!

聂耳出生在云南玉溪县,父亲是当地颇有名气的皮肤科中医师。后来迁至省城昆明开了一家中医铺,悬壶行医。聂耳学名叫聂守信,是家里最小的儿子。聂耳5、6岁时,就经常听母亲歌唱各种民间小调,而且,很小的时候就常去茶馆听滇剧清唱,又在各种集会上观看农民们表演的花灯,时不时还能唱上几句。9岁时跟邻居的木匠师傅学会了吹笛子,后来又学会了二胡、三弦、月琴及风琴等多种乐器。在小学的学生音乐团里,他除了演奏各种乐器外,还担任过指挥。1925年小学毕业了后,他报考了云南第一联合中学,不久就结识了担任省师附小音乐教员的张庾侯,借张的乐器开始练习小提琴演奏。1927年初中毕业后,进入了云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高级部外国语组学习英语。1928年他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后又报名参加了滇系的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的学生军。后至广州想进黄埔陆军军官学校,但因资格不够未能成功。又曾以“聂紫艺”化名投考欧阳予倩、唐槐秋主持的广东戏剧研究所附设的演剧学校音乐班,后因与愿望不合又退出。这段时间聂耳经常在各种同乐会、恳亲会上演奏小提琴,为黎锦晖的《三蝴蝶》等儿童歌舞剧伴奏,被称为“洋吹鼓手”。而且,他还会表演口技、双簧、魔术、踢踏舞等多种才艺。还向昆明美术学校法籍音乐老师柏希文学习音乐基本理论和弹奏钢琴。他还是个戏剧表演的积极分子,在话剧、花灯中扮演过《罗密欧与朱丽叶》、《克拉维哥》、《少奶奶的扇子》等剧中的女主角,真是个多才多艺的人。1930年7月聂耳到达上海,经介绍到云南人开设在上海的云丰商号当学徒,后因商号漏税而倒闭,聂耳不想回到故里,他终日奔波在上海街头寻找工作。一次,他在报纸上看到联华影业公司音乐歌舞学校招考演员及乐队练习生的启事,聂耳就以“聂紫艺”的名字报了名。据当时的主考官黎锦晖在后来的一份资料中说:“当时的聂耳虽然小提琴刚学不久,但有胡琴的根底,普通话说的也较标准,歌也唱得好,又很有表演才能,身体也很健康,于是就决定录取他。进了学校后,聂耳抓紧一切时间刻苦练习小提琴。先是向乐队的首席小提琴手王人艺请教,后王离校时向聂介绍了上海工部局乐队首席中提琴师普杜什卡,跟他学习了半年,演奏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由于聂耳的耳音非常敏锐,常能惟妙惟肖地模仿团里女孩子的说话腔调,故她们都笑称他为“耳朵先生”,“聂耳”这个名字最早就见于聂耳1931年8月16日的日记中。“九一八”战事后,联华影业公司遣散了歌舞班,但恢复了原来的明月歌剧社,聂耳被推选为负责音乐研究股的执行委员,他也参加了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影评小组的活动。在当时左翼刊物《电影艺术》上发表文章,指名批评了黎锦晖在民族存亡的危急时刻,宣扬“为歌舞而歌舞”的错误艺术倾向。于是,全团大会决议,请聂耳暂时退出该社。聂耳就前往北平,参加了一些剧联的进步活动,并向组织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11月上旬,聂耳回到了上海,即刻就找到了田汉,完成了北平剧联托付给他的任务。后于1933年初由介绍人田汉,监誓人夏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当时,为了加强进步影片的拍摄力量,聂耳随其他左翼文艺工作者进入了电影战线,他进了联华影业公司一厂当电影场记。按公司的规定,公司职员除了本职工作外,还要扮演一些配角。聂耳在电影《城市之夜》、《小玩意》、《体育皇后》、《渔光曲》等影片中,扮演过帐房先生、小提琴手、卖油炸臭豆腐的小商贩、体育运动会上的医生、遇难的渔民等角色。1933年聂耳还兼任了中国电影文化协会执行委员兼组织部秘书,联华影业公司一厂音乐股主任等职务,后又参加了田汉等发起组织的“苏联之友社”,还有由聂耳、任光、张曙等发起组织“中国新兴音乐研究会”。1934年春,在党的安排下,聂耳进入了英国人经营的“百代唱片公司”,利用外国人出品的东西很少被当局严密审查之际,出版了大量的进步歌曲等唱片,聂耳自己的创作也在这一时期中达到了高峰。如为进步电影《母性之光》中创作了他第一首电影歌曲《开矿歌》,为金山主演的话剧《饥饿线》写作插曲《饥寒交迫之歌》,为女报童“小毛头”写作了儿童歌曲《卖报歌》。为田汉编剧的新歌剧《扬子江暴风雨》作曲并导演,为此创作了《码头工人》、《打砖歌》、《打桩歌》、《苦力歌》四首歌曲。又为影片《大路》创作了《大路歌》;为影片《新女性》创作同名歌曲;为田汉编剧的话剧《水银灯下》、《回春之曲》创作了《告别南洋》、《春回来了》、《慰劳歌》、《梅娘曲》四首插曲。为影片《逃亡》创作了主题歌《逃亡曲》、插曲《塞外村女》、为影片《凯歌》创作了主题歌《打长江》以及《毕业歌》等。而其中最为突出的是他为影片《风云儿女》写下的主题歌《义勇军进行曲》和插曲《铁蹄下的歌女》,前者现在已成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雄壮激励的歌声响彻了整个天空,由此,也奠定了聂耳人民音乐家的崇高地位。

除了在短短的时期中创作了大量的歌曲之外,他还曾利用在“百代公司”工作的机会,领导组建了一个“百代国乐队”,又名“森森国乐队”,录制了他创作改编的《金蛇狂舞》、《翠湖春晓》等七首民族器乐合奏曲,这也开创了我国新型民族器乐合奏曲的先声。

聂耳短暂而辉煌的一生,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作为一位音乐家能如此狂热地投身到革命事业中去,投入到紧张的音乐创作中去,在短短的时间内写下了这么多的光辉篇章,他的英年早逝无不使人扼腕痛惜。随着在无数次的中外场合国歌响起之时,掌声响起之机,我们又无不缅怀这位伟大而平凡的音乐家,是他给了我们无穷的力量。我们要踏着英雄的坚实步伐,去开创我们光辉灿烂的明天。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先锋 革命
责任编辑:林静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