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音乐理论 > 音乐理论知识 > 正文

攻克技术障碍,推动合唱进阶

对业余合唱团训练排演中若干基础性瓶颈环节的认识

10992573_483121

本文所称业余合唱团是指由未曾正式接受过专业音乐院校系统声乐教育的业余歌唱者组成的非职业合唱团体,大致包括三类情况:第一类经常参加国内外各种合唱比赛或合唱节活动,有需要时能为专业文艺单位演出担任辅助伴唱,训练已大体走上正轨;第二类是以一定的社会机构组织为依托,由程度不一的歌唱爱好者和热心人士组成的合唱社团,坚持常年集中排练,常在一些省市或基层此赛中获奖,积极性高且不乏自信,但因一些关键技术瓶颈问题自觉不自觉的长期存在而始终停留于爱好者阶段,未能更上层楼;第三类是由各类学校机关企事业单位街道社区等组织的普及性群众歌咏合唱,随活动需要临时组织,非常态性存在,本文主要涉及第二类情况。对于合唱学术理论及有关歌唱基本功如发声方法气息控制基础乐理等问题在此不作赘述,对合唱团组织建设活动管理演出经纪等问题也均不予涉及,仅限于讨论业余合唱团实际训练排演中常见的几个基础性的技术问题。这些问题有些一向较少受关注,有些则是众所周知的老生常谈,但常见知行不一,知而不行述而不作,明知难改积重难返,问题的存在普遍而顽固,造成合唱团长期徘徊不前,难以跨越门坎登堂入室。攻克这些瓶颈环节是业余合唱团取得突破提升水平实现进阶的必由之路。合唱团只有打好技术基础,逐项克服障碍,具备相应业务程度才能去接触排演大量不同形式风格的中外优秀合唱作品,而不至于长期原地徘徊,周而复始地年年重复。

在此结合实际写下几条意见,一点零星参考不能面面俱到,胪陈如次,俾供交流探讨。

一、关于合唱发声与音质要求

现代合唱一律采用科学发声法即通称的“意大利美声唱法”(Bel Canto),业余合唱团无论程度水平如何都应当尽力向这一要求靠拢,包括传统上要求的发音部位靠后,放松喉头,控制口型,抬硬腭降软腭,加强头胸共鸣,用好腹式呼吸等等。具体在此不谈,只强调一点,既然称作合唱团,就不能等同于群众歌咏活动,最根本一条就是坚决杜绝直嗓白声,这是合唱发声的前提,无此一条其它皆无从谈起。 

正规合唱为追求和声效果稳定和音色纯净透明,要求保持声音平直不用颤音,不让声音波动(No Vibration),因此不能把独唱的发声方式照搬到合唱中来。这一要求源自欧洲中世纪教堂唱诗和宗教弥撒曲追求的“天籁般的圣洁声音”,现代合唱传承了此种要求。某些情况下要看曲目、场合及演出性质,一般而言应以音高稳定避免颤音波动为正统。

二、关于合唱的“起声”

合唱发声开始一刹那的“起声”至关重要,包含以下两种情况:

一种起声要求音头明显。发声前吸足气,声带闭拢,一俟到达起唱点立即以饱满气流突发冲击声带,使声音喷薄而出,在最短瞬间内达到力度标记规定的峰值,全体同步发出整齐划一的有力声音。如《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郑律成曲)首句“向前向前向前!”、《黄河大合唱·黄河船夫曲》(冼星海曲)首句“咳哟——”、《歌剧卡门·斗牛士进行曲》([法] G·Bizet曲)段落首句“斗牛勇士快起来吧”、《第九交响乐第四乐章终曲合唱》([德] 贝多芬曲)首句“来吧朋友”,此类雄健壮阔的曲目乐句第一个音都要求声音突然爆发,强调声母力度,音头明显如刀切般截然齐整。这是合唱中广泛应用的主要起声法,器乐演奏中的“起奏”(attack)和话剧台词京剧念白中行话所谓“喷口”也都是如此要求。

音头好坏是区别专业和业余合唱的一个显著标志,演唱声音质量和团队精神面貌尽在其中,往往第一个音就显示出这个团训练水平如何。音头不好原因有三:一是演唱者注意力不集中,到达起唱点时未能全体及时同步进入;二是演唱疲沓缺乏积极主动起声意识;三是怕“冒泡”出错而不敢主动。共同表现便是潜意识中“随大流”,众人都唱我便跟进,虽然前后仅相差十分之几秒,但人人皆如此则整体起声必定是一个含糊的“渐强”,犀利整齐的音头便建立不起来。这是业余合唱团最明显也最普遍的毛病,但团员对此往往不敏感,要让全体团员牢牢巩固音头概念养成良好习惯非朝夕之功,需要大家长久持续努力。

另一种起声不要求音头过强。喉头放松,先出气再出声,声音进入较柔和。如《牧歌》首句“蓝蓝的天上”、《我的祖国》首句“一条大河波浪宽”、《蓝色多瑙河》([奥] 约翰斯特劳斯曲)首句“春天来了”等都是如此。这种抒情式起声与一般人唱歌的自然发声较为接近,排练不费事,但也绝不能大白嗓子咧开嘴就唱,发音要小心而有控制,声音要美。

三、关于力度变化与时值保持

合唱的力度强弱变化远远超过独唱,合唱音量控制的难点在于强要强得上来,引吭高歌力撼全场,声震屋瓦响遏行云,但不能嘶吼喊叫;弱要弱得下去,几十上百人一起唱,声音却要细若游丝似有似无,但又不能虚浮苍白松弛无力,要弱中含劲,余音绕梁。这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容易做到,往往是该响处响不起来,该轻处轻不下去,达不到合唱要求。演唱者对合唱力度变化幅度之大要有足够心理准备,必须完全按谱面力度标记和指挥要求演唱,这与平时唱歌,与各种独唱的感觉是非常不一样的。

合唱的弱唱大有讲究。弱唱音量小但不能松弛无力,要求声音更集中更有控制,其中半声、轻声和抑制声演唱是合唱必备技巧。半声指正常唱法音量减半,但仍需气息饱满以保持声音穿透力和共鸣良好;轻声仅三到四分之一音量,作为力度对比的色彩性处理,要唱得优美而含蓄;抑制声更轻,声若游丝,以气息支持而不强调共鸣,更富于表情意义。

要注意唱满延长音的时值。常见情况是小节拍子时值延长都对,但声音却提早停止,也即有部分延长拍变成了休止符,造成歌声不连贯,各声部进出不衔接,一句一停断断续续像是在讲话。这表明演唱者乐理概念无误但气息控制不对,不是吸气不足便是吐气过快,或者气口位置(换气时间点)不当,延长时值未满气已用完,不得不无声默数拍子等待唱下一句。这在各年龄段都有但年纪大些的老年合唱团尤须注意。

四、关于识谱能力与按谱演唱

业余合唱团识谱能力参差不齐,有些团掌握较好,也有些基层团不尽如人意,甚至有的团还需要一句一句教唱,这本该是声乐班的教学内容,作为演出团体的合唱团不能把有限的排练时间耗费在认谱学唱上,排练现场不是学唱歌的地方。团员每次参加集中排练前应先在家充分准备做足功课,有意识地强化自己的识谱能力,这一关要尽早过。

一个有追求的合唱团不能总是排演一些众所周知大家熟悉人人会唱的歌,这样的排演实际上靠的是记忆惯性,对锻炼团员读谱能力没有什么帮助,提高意义不大。一定要勇于排演新作品,正因为完全陌生没有接触过,不可能凭熟悉惯性来唱,这就逼得团员必须努力认真读谱,自我强制学习,这对提高合唱团水平和能力具有直接的意义。

识谱无论线谱简谱,均须坚持“按谱演唱”。专业单位要求具备视唱视奏能力,发下新谱当场唱奏大体一遍成形,业余不作此项要求,但终须正确完成所有谱面要求。不少演唱者速度节奏时值与乐谱不符,即使歌都会唱谱子全认得,捧着谱子边看边唱也仍然有出入,究其原因是演唱习惯不良,不按谱面规定而只会按自己内心节奏凭主观意愿个人感觉来唱,感性成分多而理性不足,这是缺少正规训练基础乐理又不过关纯属个人爱好者的唱法,也许自己或周围人觉得唱得不错,实际上却是尚未入门。学习器乐演奏的人当中也有不少此类情形,他们要融入合奏也面临同样障碍。业余演唱者必须自觉克服主观先行的陋习,坚持培养严格按谱演唱保持与合唱队整体一致的习惯。只有首先唱得对才谈得上唱得美。

五、关于音准、调性与和声

综合音阶与多声部视唱练耳对于唱准各种横向与纵向音程极有帮助,这种学院式的专业训练业余团未必都有条件,但至少同度八度和纯四纯五度、大小三和弦及其第一二转位和弦等基本的旋律和声音程一定要唱准,大框架准了其它好办。关于临时变化的升降半音,只要不是“五音不全”者,跟着钢琴耐心练习通常都能大致唱准。对影响调性的临时变音,可作适当夸张强调,上行可略趋高,下行可略趋低,这样听觉上可以获得更明确的印象。

对于一般程度的业余合唱团来说转调尤其是远关系调的转调有时是一道难关甚至被视为畏途,这使选曲范围和作曲者的创作发挥都受到限制。实际上声乐演唱中的转调有一定窍门方法,在此无法展开详述。好在一是遇到这种情况较少,二是国内合唱界惯用的首调唱名法使转调问题变得相对容易解决,所以这在合唱训练中不应该成为太大的障碍。

从业余团实际出发,各种较复杂的增减音程和音律问题等可不必多虑,一是较少碰到,二是若感到不易把握可予简略弱化,用好十二平均律足以应付一般情况。某些作品有特殊要求可另行处理,没有必要因纠缠细枝末节而分散合唱队员注意以致影响整体大局的把握。

通常合唱比赛要求人数不得少于六十人,即混声合唱四个声部各在十五人左右。当各声部人数音量配置过于不平衡时,柱式和声效果将变得很差,严重损害声音质量。此时不宜照搬现成的合唱谱,改为选择以复调对位声部或副旋律插句等为主的曲目来排演将较为合适。当然若有驻团作曲可以根据本团实际调整改写乐谱,那自然是最理想了。

六、关于演唱中的咬字吐音

西洋声乐重“音”,中国人唱歌重“字”,讲究“字正腔圆”。合唱队员在咬字吐音上应养成良好习惯,抒情作品吐字应优雅柔和;雄壮的作品则须喷吐有力,强调起声音头,并尽力保持韵腹韵尾连贯及字与字之间的衔接,使演唱声音饱满充实字字清楚又富于整体感。

要坚持普通话演唱。如今许多地方基层合唱团的普通话演唱水平较之一二十年前已经大有改观,时至今日若还有哪家合唱团仍带有过多方言土音痕迹,则该团将显得很不入流,人称“社区大妈合唱”,不登大雅之堂。歌剧院音乐学院等专业单位有专门的正音正字课程训练帮助母语非普通话的演员校正口音,普通话唱不准根本上不了台。业余团要想显得正规有品位就得采取措施,办法之一是练唱前先请普通话标准的同志带领大家反复朗读歌词,逐字纠正发音。南方口音的同志从简要求只须注意两点:一是区分齿舌音的平翘舌,z与zh、c与ch、s与sh要分清;二是区分前后鼻韵母,an与ang、en与eng、in与ing要分清。

中文普通话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语音系统,一下子要求水平全面提高这不现实,但从唱歌角度讲一首歌词中只有那么几处关键字语音易显纰漏,仅校正这几个字应该不难,这不是为了提高普通话水平而是为了适应合唱表演需要。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有所改善后再登台,给自己给观众给评委的感觉都将大不一样。初时可能吃力,坚持日久习惯成自然后这个团的舞台风貌就今非昔比更上层楼了。大量实践证明许多地方基层团都可以做得很好。

作词配曲有平仄四声问题,古曲古韵要求严格,现在已难得讲究。旋律本身有抑扬顿挫跌宕起伏,只要没有明显倒字倒韵一般也就不再细究。但像当年某华裔歌手在央视春晚上大唱“归来吧,归来吧”,将“归”字唱成第三声(上声),听上去就像巫师在召唤“鬼来吧鬼来吧”,这样的倒字倒音就是按词配曲中发生的错误。时下所谓通俗流行歌手自创原创歌曲多是凭主观意愿和自我感觉在写在唱,不懂理论作曲,实词虚词重音错位,语法乐理不合逻辑,词曲相拗、词不搭调等现象比比皆是。合唱中这方面有无问题取决于词曲作者,倒音责任不在合唱队员。

七、合唱团与伴奏的合作

包括钢琴伴奏和大型交响乐队伴奏两种情况。通常钢琴伴奏都有一定的即兴应变余地,能够配合指挥对合唱作某种程度的迁就、妥协或变通,使排练较为容易进行,大多数业余合唱团都只习惯如此,于是偶有机会由大型交响乐队伴奏时便会出现不适应。大型乐队演奏员人数众多配器牵涉面广,演奏必须严格按总谱统一规定进行,不存在迁就变通余地,有些合唱团员就此认为“乐队太机械死板,同我们合不上,还不如钢琴更顺。”这样的想法源自两点:一是如前文所述,由于基础训练欠缺演唱习惯不良,不按乐谱而是按自己内心节奏凭个人主观意愿感觉来唱,速度节拍时值长期顽固性失准,此时不是要求自己提高水平跟上指挥和乐队伴奏,反而指望指挥和乐队倒过来迁就自己,但这既不合理也不可能,于是就抱怨“太累”并滋生抵触情绪;二是缺少相关认知。一些有经验的小型独唱伴奏民乐队尤其是传统的戏曲伴奏乐队有时的确不一定始终严格遵照谱面,而是随时观察场上情况适当调整伴奏节拍时值与乐句起止点,演奏者们通过彼此眼神或肢体语言交流达到某些心领神会的默契配合以确保演唱伴奏顺利进行,但是大型交响乐演奏(包括为声乐伴奏)不存在这种可能,它的精准合拍整体统一是在严格的科学规律支配下实现的,这是音乐本身的要求,不是什么机械不机械的问题。合唱队员把合唱与大乐队伴奏“合不上”(实际是自己“跟不上”)归咎于交响乐队的“机械死板”,这是完全荒谬的。

八、合唱队与指挥的关系

指挥并非打拍子机器这谁都知道,但指挥到底是什么?在合唱团员、观众和新闻报道介绍中普遍存在不少认识误区,常听到“指挥是核心,指挥是灵魂,合唱好坏全看指挥”诸如此类似是而非的话。诚然,合唱必须在指挥的统一调度安排下进行,队员要听指挥的这个天经地义毫无疑问,否则排练无法进行。但反之,若队员一味以指挥为“灵魂”并随之抱有依赖思想和等待心理,排练演出中处处都指望指挥来提示,样样都要等指挥来“点”,像这样缺乏主观能动性,习惯于被动地“等、靠、要”也是唱不好合唱的。

指挥是音乐的诠释者,合唱合奏音乐的组织者引导者和协调者,是作曲家和乐团合唱团之间的桥梁和纽带,而不是什么“灵魂”,即便是世界级指挥大师托斯卡尼尼和卡拉扬也莫不如此。指挥可以有个人风格,但必须服从其根本职责,即诠释音乐,详解谱面,准确传递作曲意图,引导乐队合唱队完美再现作品内容,能做到这些就是好指挥,优秀指挥。

作为艺术的两大门类,音乐和美术绘画雕塑情形完全不同,美术作品是作者本人的劳动成果直接与观众见面交流,而音乐作品即作曲者的创作成果只存在于无声的乐谱纸面上,需要经过音乐指挥和演唱演奏者们的二度劳动才能将纸面上的音符转化成实际声音传递到听众耳中为其所知,这一转化过程要靠全体参与者共同努力才能完成。指挥是否尽职尽责,音乐效果好坏,只有通过队员的实际演唱才能体现出来,因此每位参与者都是责任在身的主人公,并非只有指挥才是灵魂,灵魂应该存在于每个人的心中。

指挥者本人也有个思想修养认识提高的问题。有些基层指挥对音乐本身不求甚解,却过于关注自己在舞台上的形象风度,这不但本末倒置而且会误了正事。做指挥的要把心思用在如何表现作品,如何调理声音,如何与合唱团共同努力挖掘合唱潜力上,至于个人风度如何根本就是无关宏旨甚至混不相干的事情。观众和新闻媒体只看到舞台上那表面几分钟,观感评价说些外行话无所谓,但作为指挥和合唱队自己心中要明白,功夫全在平时排练中,这与管弦乐团排练情况相同,全是踏踏实实的辛苦工作,来不得半点虚的。这不是什么出风头的事,风不风度之类浅薄外行无关痛痒的事还是少考虑为好。这种小事本不应成为问题,但从业余合唱团活动实践来看,顺便提醒一下也不算多余。

九、合唱队员应有的自身认识

现代合唱作品声部错综交织,曲式结构远比任何独唱都复杂得多,随时出现的各种技术要求和不断变换的演唱提示辄令演唱者忙于应付,演唱时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全神贯注确保最低要求不出错,这需要良好的自觉自律精神和科学严格的训练。我们常说演唱要“放松”,是指声音放松,喉头放松,面部肌肉表情放松,而不是指精神放松。合唱时演唱者精神不应该也不可能放松,合唱队员要眼睛看(指挥),耳朵听(伴奏),脑子想,嘴里唱,有时还要手指动(翻谱),五官一齐忙乎,稍一分神懈怠便会顾此失彼冒泡出错拖累全体,所以合唱绝不是件轻松的活儿,这与群众歌咏大家唱众人齐声大呼隆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抱着轻松娱乐的心态是唱不了合唱的。

或许有些人自诩是“全市卡拉OK比赛第一名”或“全省通俗歌手演唱二等奖”,于是参加合唱团便可以自信满满以为不在话下,这是又一大误解。道理众所周知,正规美声合唱是一门科学性和艺术性都已获得高度发展的高雅音乐,技术体系完整,演唱严谨,壁垒严格,与各类独唱有极大区别,与通俗流行演唱更是完全风马牛不相及,彼此既无相关性又无可比性更无联想空间。正规合唱不允许随意发挥和即兴式演唱,不存在个性展示余地,这是一种强调高度集体意识和团队精神主导下统一意志的整体行为,这种统一意志不是指挥者或其他什么人的个人意志而是合唱本身的固有要求,它对整体声音质量有着极高追求,其中蕴涵的美学意义和艺术魅力是其他声乐门类所不能比拟的。至于那些卡拉第一名通俗一等奖之类的名堂对合唱来说不但全无用处,还可能带来种种不同性质的负面干扰,所以此类名号从未在合唱中受欢迎,这并非歧视而是合唱本身性质所决定了的。每位合唱团员都应该清醒认识彻底明瞭,自觉自律融入集体之中,这是参加合唱活动的前提。

在基层合唱活动中因不能摆正个人或小圈子与集体位置关系以致影响团队和谐的现象虽少但确有,这属于人员素质和队伍管理问题,不在本文讨论范畴之内,不过仍希望业余合唱团都能搞好队伍思想作风建设,成为团结友谊融洽互谅人人愉悦的集体,既参与高雅活动享受艺术过程又颐养美好心性陶冶高尚情操,这也是大家参加合唱活动的初衷之一。

十、合唱表演的舞台新动向

传统的正规合唱严谨庄重,注重合唱本身的音乐内涵。近年来国际上一些新进合唱团体出现了一些在着装与站位、队形变化与肢体动作、声音表情适度夸张等舞台表演形式方面大胆活跃求新求变的新动向,并通过国际交流部分地影响到国内。这些新动向是在传统合唱范畴之内的探索创新,其演唱发音完全遵循正统的美声规范。对国内合唱团体来说,借鉴创新用得好,锦上添花耳目一新;用不好,邯郸学步东施效颦,弄巧成拙反为不妥。有益探索可以积极尝试,但也要避免不切实际的标新立异。总的讲,既要突破传统鼓励创新,同时又应以坚持当代主流合唱事业发展为首先要务,在弘扬时代精神,建设先进文化的正确导向下取得协调统一,如此方为正道。

以上所述是业余合唱团活动中常见的一些基础性问题,但又是提高过程中亟待解决的技术瓶颈环节。随想随述,管窥蠡测,一孔之见,是耶非耶,见仁见智,欢迎交流赐教。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林静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