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音乐理论 > 音乐理论知识 > 正文

锐意进取,辛勤育人

记浙籍小提琴演奏家、教育家陈又新

bk_84093ec24d9d62de866889a6b973f2fb_nEvVku

浙籍小提琴演奏家、教育家陈又新1913年1月31日生于浙江省湖州市南浔镇。祖籍江苏省溧水县。祖上务农,曾参加太平天国起义,失败后携家流徒到浙江南浔镇。后来其父辗转于金华、杭州一带从事茶叶生意,1917年又迁至嘉兴,陈转学嘉兴第二师范附属小学。1921年父亲去世,家中由长兄学校教书来维持生活。1922年长兄携陈进入自己从教的天津旅津广东学校借读,并为他取名又新。半年后又回到家乡就读于嘉兴第二中学附属小学高小。1925年夏毕业后,长兄又带他到缅甸仰光求学。先在“美以美教会学校”,后入仰光华侨中学。由于其兄振汉从小喜爱音乐,在国内求学时就从我国艺术的先驱李叔同的弟子刘质平、丰子恺、吴梦飞等学习音乐。在仰光时又一次激起他学习音乐的热情。他聘请了一位葡萄牙的音乐老师柔哥(Rego),教授小提琴和曼陀铃等西洋乐器,而且要求其弟跟着一块儿学。于是,两人常在家里合乐自娱。哥哥又经常带他去欣赏当地的民间音乐演出和西洋古典音乐会,还观看一些美、日的歌剧等。这样一来潜移默化,他的音乐天赋也渐渐地显现出来了。后来在他毕业典礼上,兄弟俩合作演出受到来宾们的高度赞扬。1929年随大哥回国,正值国立音专招生,他决心投考而一举中的。1929年9月考入上海的国立音专预科,主修小提琴,副科钢琴。

陈在音专中抓紧一切时间学习,故而成绩优异,成为“老音专的高才生之一”。1933年至1934年间,他与后来也成为大家的江定仙等人组织了钢琴三重奏,演奏古典西洋室内乐名曲。另外,为了获取乐队合奏的经验,1935年又与王人美、刘伟佐等同学义务参加上海工部局交响乐队的排练。同学谭小麟组织了沪江国乐社,他为了增强自己对民族音乐的理解,他携了一把二胡也经常去参加排练。有一次他在打网球时折伤了右手,他竟然日以继夜的苦练一首左手钢琴曲去考试,令他的俄籍钢琴教授阿萨柯夫大为惊讶,同时震惊了许多学生。这种一丝不苟的学习精神,是他一生事业获得成功的基础。1935年6月他毕业于国立音专本科师范班,获得了校长萧友梅以及作曲家黄自和外籍小提琴教授富华签署的毕业证书。上面注明“成绩优异”。同年秋天,他又转入了本科,专攻小提琴。1936年,黄自组织领导了一个“上海管弦乐团”,在谭小麟家排练,吴伯超指挥,陈担任乐队首席。据后来著名作曲家江定仙回忆,乐团“不论排练古典派、浪漫派、国民乐派、现代派、斯特拉文斯基及我国作曲家黄自的作品,他都能胜任自如,可见其功底之深。”为了加强教学实践,1937年夏他应聘担任交通大学教职员组的音乐指导。

抗日战争爆发后,他与劳景贤、丁善德在自己的寓所中创办了“上海音乐馆”,吸收了许多业余音乐爱好者前来学习。后来成为著名华裔美国作曲家的周文中及张宁和等,都是在那时入馆且跟随陈学习小提琴的。1938年7月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国立音专科小提琴高级班,获得校长萧友梅、陈洪和系主任佘甫磋夫签署的毕业证书。同时,获得国立音专颁发的第一号“训导证书”,上写“思想,谨慎稳定;操行,和气端庄;体格,神气充足;学业,学术优异。”后来,上海工部局交响乐队首次接纳四位华人演奏员,刚刚毕业的陈就是其中的一位,这在当时也是一件无比荣耀的事。1941年,他创建的上海音乐馆改组为私立上海音乐专科学校,除了担任提琴教授以外,还担任了教务主任和乐队乐器组主任。虽然工作十分繁重,但他处理得有条不紊。还罗致了有一定音乐造诣的杨嘉仁、张昊等到校任职。也经常聘请知名的文化人士如傅雷、沈知白等来校讲课,明显地提高了学校的教学素质。还每年组织一次学生音乐会,加强了艺术的实践。敌伪时期日本人接管了上海工部局交响乐队,他不愿与敌同流合污,毅然辞去了这一待遇优越的工作,过着清寒的生活。

1945年夏,由于学校领导的办学分歧而解散。他又应聘担任上海临时大学补习班第三分班教授兼教务主任,还要求以前私立音专的学生来此补课,以便报考国立音专。后来又应聘成为私立沪江大学音乐系小提琴教授。1946年3月,上海市音乐中心站又聘请他为小提琴教师兼干事。同年9月重庆松林岗的国立上海音乐专科学校迁回上海,校长戴粹伦又聘请他为小提琴教授兼管弦系主任。1947年4月,上海市政府交响乐队(原上海工部局交响乐队)又聘请他重回乐团,任第一小提琴演奏员。1948年夏,上海《申报》上刊登了上海英国文化委员会的一则有关赴英留学奖学金的广告,他深造心切,报名应试。至同年12月,终于获得英国皇家音乐院的入学通知赴英学习。在英研究班学习期间师从伊索尔德·门杰斯教授学习小提琴与小提琴教学法,另外选读音乐理论、指挥法等课程,课余时还进行了创作。唯一留下当时的作品是一首小提琴独奏的《摇篮曲》(手稿现存美国华盛顿图书馆)。新中国成立之后,他时时想念着早日回国报效祖国。当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上海音乐学院的前身)院长贺绿汀去信催他回国任教,他决然放弃进一步深造于1951年8月离英返国。回来后即被聘任为管弦系主任兼小提琴教授。他一面致力于管弦系的领导工作,制定教学计划及大纲,确定课程设置,接待外国专家,另一方面编写教材,写作论文等。1953年及1960年两次作为上海音乐界代表,参加出席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二次、第三次代表大会。1956年被选为上海市人民代表,1962年被选为上海市文联委员和中国音乐家协会上海分会理事等。1956、1957年两次被选为上海音乐学院先进工作者。然而,在后来文革之中却因各种莫须有的罪名被迫害自杀,令人痛惜。

在上世纪30、40年代,陈又新与马思聪一样,是当时中国为数不多的著名的优秀小提琴家,是中国小提琴演奏的先辈。他不仅对古典派、浪漫派作曲家如巴赫、莫扎特、贝多芬、帕格尼尼、格里格等人的作品,有着较深邃的研究与理解,而且也在各类音乐会中演出了巴赫的无伴奏小提琴曲;莫扎特、贝多芬、弗朗克及格里格的小提琴奏鸣曲;门德尔松、卡巴列夫斯基等小提琴奏鸣曲,显示出他高度的演奏才能,录制了《格里格小提琴奏鸣曲》等唱片。还特别重视演奏中国作曲家的小提琴作品,如马思聪的《塞外舞曲》《思乡曲》;贺绿汀的《百灵鸟》《摇篮曲》等,在国内还首演了冼星海的《d小调奏鸣曲》,录制了沙汉昆的《牧歌》唱片。作为一位杰出的小提琴教育家,他对中国小提琴教育及事业的贡献也是巨大的。可以说他一生忠于中国小提琴教育事业,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一工作中去。他为我国培养了一批发展全面、造诣高深的小提琴演奏人才,如获得全国首届小提琴比赛第一名的郑石生,以及李克强、赵基阳、盛中华等都是他的得意门生。还有一些后来走上指挥岗位的,如香港音乐事务统筹处副总督、首席指挥汪酉三,原香港乐团指挥董麟,原中央乐团指挥张宁和等。在几十年间的教学实践基础上,他编写有三套风靡全国的小提琴教材:《实用小提琴音阶练习》三册、《小提琴曲选》八册及《小提琴协奏曲》两册。也发表有《小提琴教学随笔》、《小提琴练习中的手指保留问题》等论文。

陈又新这位从浙江走出的小提琴演奏家、教育家,对我国的音乐事业,尤其是小提琴演奏的普及发展与提高,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锐意进取
责任编辑:林静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