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音乐理论 > 音乐理论知识 > 正文

虚怀若谷 为人师表

记著名浙籍音乐学家沈知白

bk_2d6beadfe1a3201fa0653b14d29c0d10_RhTOtL

沈知白是我国当代著名的音乐学家和教育家。原名沈登瀛,别号沈君闻。曾用笔名沈敦行。

沈知白出生于1904年 3月18日,原籍浙江省吴兴县人,幼年时随父母移居湖北武昌,辛亥革命后迁居上海。沈11岁才进入一家姓黄的私塾学习,后来转入上海环球中国学生会附属小学,以及上海公学小学部学习。虽然读书启蒙较晚,但他自幼聪颖好学,刻苦努力,因而在短短的四年中,就学会了全部小学课程,尤其在古汉语方面功底扎实,这为他今后学贯中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19年,沈进入上海工部局格致公学就读;第二年又考入上海工部局育才公学,这两所中学在很长时期内一直是上海的顶尖中学。在育才公学中沈各科成绩都非常优秀,特别是对英语的读、听、写都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同时,他又对文学、音乐产生了兴趣。因为学校有几位外籍教员不仅教授外语,而且在文学、戏剧、音乐方面也有相当的修养,如勃·司各脱(B·Scott)、甘德林(A·H·Gandlin),沈与他们关系密切,受益良多。

1924年沈以优良的成绩毕业于育才公学,进入华洋电话公司供职。后因身体不好而辞职,为维持家庭生计,曾担任家庭教师。1928年,司各脱推荐他回母校担任英文教员,同时,还进入工部局师范学院学习,由于成绩优秀获得免试进入香港大学资格,但他并不为之所动。而是从1929年起,在甘德林的指导下,学习钢琴和音乐理论。到了1932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犹太作曲家阿龙·阿甫夏洛穆夫(A·Arshalomoff)。阿氏是一位熟练掌握西洋作曲技巧的,一心一意把它用在探索中国音乐上,力求创作出带有中国音乐特色的作品来。从此,沈在阿氏的指导下学习和声与作曲,还与阿氏成为了一对挚友,共同来研讨西洋音乐与中国音乐结合的问题。1934年,他们共同编导了舞剧《琴心波光》,在演出时还同时演出了上海“大同乐会”的民乐节目。是年,上海外侨组织了一个“上海合唱团”(Shanghai society),沈和章枚等四五位音乐家参加。曾演出了巴赫的《b小调弥撒曲》、亨德尔的《以色列人出埃及》、门德尔松的《以利亚》等。1935年夏天,沈与卫仲乐、章枚、阿氏和阿拉伯音乐家约翰·哈泽德·莱维斯(John HazedelLevis),共同组织“中国音乐学学会”(Society of Chinese Musicology),经常一起研讨和演奏中国音乐。之后,沈又随俄籍钢琴家辛格(G·Singer)学习钢琴。正是在1935年,沈协助阿氏创排了三幕舞剧《古刹惊梦》(当时名为《香篆幻境》),受到聂耳和欧阳予倩等人的好评。由此,沈氏就更热爱中国的民族音乐。他经常去听大同乐会及其他国乐团体的排练演出,与大同乐会会长郑觐文及著名民族音乐家卫仲乐广为交往,结为挚友。1940年,由阿氏介绍沈受聘上海沪江大学音乐系,开设西洋音乐史和国乐概论等课程,并担任论文辅导。以后,沈还担任上海租界地区“苏联呼声广播电台”的音乐顾问,并开设俄罗斯音乐讲座。1945年,沈担任“中国歌舞剧社”的艺术顾问,投入到阿氏创作《孟姜女》的排练与演出之中,另还担任了《时代日报》“艺术”副刊主编。1946年,在小提琴家陈又新的推荐下,沈进入上海音乐学院前身的国立上海音乐专科学校,担任中外音乐史的教学。1949年,沈作为上海文艺界的代表,参加了北京召开的第一届全国文代会。从1950年起,沈受賀绿汀院长委托,主持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研究室工作,培养民族音乐理论研究和音乐翻译人才,主编了《音乐理论、技术》和《音乐历史传记》两套丛书。1956年,参加全国社会科学发展《十二年规划》工作,同时担任上海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系和民族音乐理论系主任。60年代初期,他担任《辞海》音乐学科主编,组织审阅了全部音乐词目的编写。1960年沈当选为第二届全国文代会代表,中国音协第二届理事会理事,中国音协上海分会第二届理事会常务理事,上海市文学艺术工作者第二届委员会副秘书长等职。

沈知白治学严谨、学识渊博,但胸襟开阔、虚怀若谷,他的音乐视野宽广,乐理精通。著名作曲家、音乐教育家賀绿汀称沈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忠诚老实、学识渊博的长者;著名钢琴家、作曲家、音乐教育家丁善德称沈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学者;国乐大师卫仲乐称沈是一位良师益友。从沈的文章中即可窥测其理论之精深与立论之精湛。他在《和声在中国已往不能发展的原因》一文中,能从西洋音乐的发展史论及中国音乐的历史;从语言到宗教,从西洋键盘乐器到中国琵琶及笛箫等乐器,力求找出和声在中国已往不能发展的原因,非常的精辟达到给人以不得不信服的程度。在《中国音乐、诗歌与和声》一文中,详尽分析了中国传统中所谓和声——齐唱、唱和、异音共鸣三种形式的意义。在《怎样改革旧戏的音乐》一文中,已经提出了我们后来在现代京剧及其他剧种中音乐改革的难题。不仅如此,对我国歌剧发展也发表了真知灼见的见解,他说:“摹仿西洋歌剧才真是白费心思的尝试,这既不‘发展’也根本谈不上‘进步’……我们与其拾人家的糟粕,学人家的皮毛,还不如回头来研究旧戏,改革旧戏罢。”在《节奏的基本原则及类别》一文中,认为;“由于西洋的诗律是以轻重为原则的,故诗律不但与音乐的规律性的轻拍重拍相符合,而且也有助于音乐节奏趋于规律化而成为‘倍的节奏’”。另一种就是所谓的“加的节奏”,甚至还有一种“数的节奏”。沈的这种对中外节奏节拍的总结,使我们深切了解中西音乐的异同。沈还撰有专著《中国音乐史纲要》,以及《西洋音乐流传中国考略》、《中国戏剧中的歌舞与演技》、《论昆腔》、《中国乐制与调的演变》、《旋律和音阶——在音阶尚未形成时的旋律的特征》、《谭小麟先生传略》、《西洋名曲解说》、《印度音乐》、《拉丁美洲的音乐舞蹈的背景》、《拉丁美洲的音阶与节奏》、《拉丁美洲的歌曲与舞曲》、《拉丁美洲的乐器》、《美洲印第安人》、《非洲种族与人口》等文章。他的译著有M·拉威尔的《一个音乐家的修养》;C·斯科特《古典派、浪漫派与未来派》;P·杜卡《谈作曲教学》,以及罗曼·罗兰的《意大利歌剧的起源》;亨利·乔治·法尔默的《萨尔瓦多——丹尼尔》;库·萨克斯的《在伊斯兰音乐中的希腊遗产》、斯洛尼姆斯基的《拉丁美洲的音乐》等。

1968年9月15日,沈服了大量的安眠药,在白纸上写下最后的话:“写了一整天,只写了这几行,神经已经疼痛到难以支持的地步,想再写下去,思想紊乱,奈何——”,这样一位忠厚老实的学者倒了下去,中国失去了一位极为优秀的音乐学者,可悲可泣也!

沈知白长期在音乐院校教学,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1994年,上海音乐出版社出版了《沈知白音乐论文集》,由著名作曲家、音乐教育家賀绿汀作《序》,我国文化界前辈,《中国大百科全书》的首倡者之一和第一任总编辑,著名出版家姜椿芳作《前言》,收集了沈的文章及译文约31篇。附录中众多的同事、学生撰写回忆文章,纷纷缅怀这位可尊可敬的学者和长者。其中包括姜椿芳、丁善德、卫仲乐等同辈、同事,以及著名作曲家桑桐、罗忠镕、瞿希贤等,指挥家李德伦、秦鹏章;音乐学家高厚永、江明惇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林静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