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音乐理论 > 音乐理论知识 > 正文

何时才能有我们的轻音乐队品牌

轻音乐作为一种比较轻松活泼、曲调优美抒情与乐曲结构简单、容易接受的乐种,一直受到广大听众的喜爱。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我国流行音乐先驱黎锦辉首创了中华歌舞专门学校,以中华歌舞会名义进行演出,后又成立了中华歌舞团,开创了我国现代流行音乐之先河。虽然那时的歌曲有点幼稚,乐队也极其简陋,人数很少规模也很小,但是,可以认为是中国现代流行音乐及其轻音乐队的起步。后来,一些大城市中大量舞厅乐队的兴起,除了较早为外国人所包揽之外,逐渐也有了全部由中国人组成的乐队。尤其是到了四十年代,以广东音乐乐队为主,加入小提琴、吉他、班卓琴、爵士鼓等外来乐器,曾经一度非常地辉煌,这也可看作是中国人最早自己的轻音乐队品牌。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随着国家的改革开放,各种音乐如沐浴春风般的呈现出蓬勃发展的局面,流行音乐、轻音乐也再度活跃了起来。尤其是港台流行歌曲开始流入内地,像邓丽君的歌曲更是风靡一时,正可谓宋代凡有饮井水处即能歌柳词,而当时凡有放录音处即能听邓曲矣。于是,专业的、业余的乐手们纷纷组建歌舞乐队或轻音乐队,到各地的巡回演出总是场场满座。甚至有的地方经常由于电压不稳,台上的电声乐器都被烧光的情况下,观众仍是不散津津有味地欣赏着。那时大量的舞厅更是门庭若市,一日几场轮流转,生意十分火红兴旺。各种形式的舞厅乐队由此而生,有标准的西洋舞厅乐队,也有中国式的民族乐队,还有各种形形式式的中西混合乐队,大都是因陋就简,有什么乐器就上什么乐器,只要能应付跳舞就成。然而,正所谓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曾几何时如此兴旺的舞厅仿佛一夜之间大部分消失了,舞厅乐队也就几乎消失殆尽。轻音乐队除了保留有国家扶持的少数几个外,大部分也都不见了。其实,轻音乐在广大听众中还是很有市场的。它不像交响音乐、西洋歌剧那样,几乎到了没有国家扶持不能运转的状况。那么,现在轻音乐乐队不景气的问题到底出在那儿呢?我们现在有的轻音乐队国家养着,一年也演不了几场,国家却花费了大量的财力、物力。这是我们的艺术机制的弊端造成的。一方面国家养着这样一个富家子;另一方面,民间轻音乐队的审批往往又过严。其实像这种中、小型乐队只要有关部门备个案就可以成立,而且在可能的情况下给予一定的政策照顾或财政支持。如果说将这种轻音乐队放到市场经济中去滚打摸爬,那就应该放手尽量让他们自己去操作,不要怕这怕那。还是那句老话:“一放就乱,一收就死”。问题是如果说“乱”,实际上是乱不到那儿去的,而“死”则是不能见“死”不管的,因为这些人还是要给失业救济金的。那么,对于轻音乐队本身来说,确实有不少志士能人是真心实意想打造出自己品牌来的,但囿于各种条件的限制还不可能做到这一点。没有品牌就不可能占领市场,就不可能兴旺发达起来。就拿当今世界三大著名轻音乐队而说,都是长年累月打造精品意识的结果。例如,意大利曼托凡尼乐队,其指挥曼托瓦尼1905年生于意大利威尼斯的音乐世家,父亲曾是托斯卡尼尼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18岁时,他仅在伯明翰组织了一个六人乐队,以演奏轻音乐为主,这时他是乐队的主要小提琴手。他那精湛的小提琴演奏技巧和华丽、明朗的美妙琴声,打动了无数的听众。后来他重新建立了一个以弦乐为主的庞大的管弦乐团,这就是后来的曼托凡尼乐团。乐团始终在寻找一种富有特殊色彩的音响,那就是以纯净的小提琴齐奏,犹如清澈的瀑布那样倾泻而下,成为乐团所独有的音乐特色。此后,乐团改编了大量雅俗共赏、和谐悦耳的乐曲,听众给他的乐团起了一个“曼托凡尼之声”的雅号。法国保罗·莫里亚乐队,其指挥保罗·莫里亚1925年出生于法国马赛,幼年时学习钢琴,已显示出良好的音乐天赋。17岁时,他组织了一个乐团,在长期的演出活动中,对编曲、作曲和演奏进行了新的探索,十分注重旋律与和声,其风格清新明朗,华丽而不失纯朴,从不过分夸张,逐渐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艺术风格。尽管也是以弦乐为主的,但通过独特、鲜明、浪漫的弦乐音响,明晰、活泼的节奏,加上精致、巧妙的铜管、打击乐的各种配器,产生了乐团所特有的音响特征。其演奏风格流畅舒展,旋律优美、动听,音响华丽丰满,被听众们誉为“情调音乐的使者”。德国詹姆斯·拉斯特乐队,其指挥詹姆斯·拉斯特出生于德国不来梅,自幼学习钢琴。14岁时,考入当地的音乐学院专攻大提琴。1955年,他在汉堡德意志广播电台任大提琴演奏员并开始作曲,以后自行组织乐队。1968年,他的乐队被评选为当年最佳的流行乐队。乐团的音乐常透露出欢乐、愉快的乐观主义气氛,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和动人心弦的感染力。不管是古典音乐、流行歌曲还是民族民间音乐,都渗透着他自己的个性风格。通过现代手法加以改编的古典乐曲,便注入了一种新的生命力,而且以使人亲近和了解的方式演奏出来,使从未听过欧洲古典音乐作品的人,也能享受到古典音乐的美妙。

从以上世界三大轻音乐团的成就可以看出,他们的领导者都是学习有成的音乐家,又是有志于打造世界一流轻音乐乐队的能手。虽然起步与做法不尽相同,但都是追求自己理想的乐队音响,突出自己个性化的特征。在改编古典音乐或创作轻音乐曲曲目中,是有所侧重、有所发挥的。像曼托凡尼乐队的“小提琴瀑布”就曾给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而保罗·莫里亚乐队无论是改编著名电影的主题音乐、欧美各国的流行音乐、拉丁美洲和西班牙的爱情歌曲、法国歌曲、俄罗斯名曲、夏威夷吉他曲、肖邦音乐、日本风情乐曲、圣诞歌曲乃至甲壳虫乐队的歌曲等等,无不讲究情调趣味,这大概与法国人的浪漫性格特征有密切的关系。詹姆斯·拉斯特乐队音乐在午夜播放时,那种宁静而优美的小曲可以帮助人们松弛紧张的神经,消除一天工作后的疲劳,促使人们在平静愉悦、温暖柔和的音乐声中进入梦乡,实在是妙不可言、如痴如醉。像以上三支著名轻音乐队的形成与发展,给我们不无启发:一是他们都是在市场经济和实践中打造出来的,开始的时候规模都很小,仅根据各人的爱好起步的。二是必然要有志气的、能驾驭整个乐队,有前瞻性眼光的演奏者来领导。而且,将自己个人风格及其爱好灌输进乐队中,使打造的乐队在气质上常常与众不同,具有鲜明的、独特的个性风格特征。三是之所以成为世界著名的乐队,也是在无数乐队中脱颖而出的,没有相当的数量也就不可能有上乘质量的乐队出现。现在回到我们国家。那么,我们是否也可能打造出有品牌的轻音乐队呢?我国上下五千年,积累有那么多丰富的音乐宝藏,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音乐素材,问题是通过哪一种视角,运用哪一些手法,去改编打造创新性的乐曲。在乐器运用上完全可以中西乐器合壁使用。尤其我国的民族乐器风格突出,具有别人所没有的独特音色,完全可以追求那种独一无二的音响效果。我们中国完全可以打造出自己国家风格的轻音乐队品牌来。为什么像法国克莱德曼改编我国乐曲打造的轻音乐曲,就具有另样的音响特征和别样的配器效果?看来问题首先还在于我们的观念上、机制上,还没有提供产生个性化轻音乐队的基础。相信如果有了这种宽松的机制,自然会有立志于音乐事业的人来担当的。其次,如何借鉴国外轻音乐队及其曲目的长处,来打造我们自己的乐队与曲目,是一个值得重视和深思的问题。既要熟悉各种中西乐器,又要有前瞻的、时新的、娴熟的改编手法,才能创造出我们自己的轻音乐品牌来。我们要打造我们的詹姆斯·拉斯特乐队和克莱德曼,其实这并非是天方夜谭。如今我们在打造西洋古典音乐方面,已有了长足的进步。尤其是我们庞大的演出市场,令外国各著名交响乐团或管弦乐团趋之若骛,纷纷前来我国献演。克莱德曼等著名轻音乐团也曾多次来我国演出。然而,我们现在离真正的品牌效应还是有相当的距离。看来要有一定的数量才能出质量。现在问题是轻音乐队的数量在减少,这就不可能出现高质量乐队了。仅仅靠国家扶持个别的乐队,这种做法也是行不通的。只有在市场竞争中,给脱颖而出的优秀乐队扶持一把,这才是真正的雪中送炭。让有志者去打拼吧!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也会拥有自己的轻音乐队品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林静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