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唢呐、笙 > 唢呐、笙知识 > 正文

漫谈笙艺术中的女性

笙是我国民族乐器宝库中的一颗璀璨的明珠,而今在制笙、教笙、写笙和吹笙中,女性已成为笙艺术长廊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制笙工艺在我国源远流长,北京、天津、苏州、河北、河南等地的制笙能工巧匠更是人才辈出:北京的李新华,她是我国已故的笙簧名家孙汝桂先生的高足,二十多年来她在制笙工艺上,纵向开掘,横向借鉴,孜孜以求,精益求精。如今她不仅能制作各种类型的圆笙和方笙,还能精工制作转盘笙和苗族芦笙等等。她不墨守成规,敢于借鉴一些西洋乐器上的科学先进技术。如使用外国木管乐器上的波姆键的灵动性外,还将键头改为多向性,既省气又方便快速按音。又如她为了使笙斗在演奏者手中不打滑,将电镀的笙斗两侧镌刻上龙凤图案,既富有民族风格,又捧握得力。她还试制了用锂电电池给笙斗加温,而且可以随时充电,解决了冬季吹笙因上水而发音不灵敏和音不准,且容易掉簧等不便之处。河北的王俊萍,是“笙王世家”的第三代传人,但她没有继承父业去做笙,而是作了笙教师。俊萍从小可以说是在笙的世界里“泡”大的,耳濡目染,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吹笙,并考进了文工团,长年来她在舞台上,在戏曲乐队里得到了锻炼,又拜名家为师,笙艺日渐见长,1975年考入河北省艺术学校,毕业后留校任教,成为我国第一位笙的女教师。近三十年来她在教学上有一种献身精神。为满足教学需要,她根据不同学制的要求,编写笙的教学大纲与教材,同时确立了以河北演奏为根本,取各派之所长,兼不同风格特点和技巧的教学原则。由于她对学生因材施教,因此,孕育出了一批批优秀毕业生,赵洪斌就是她学生中的佼佼者之一。他现任西安音乐学院笙专业教师,兼任民族管乐教研室主任。因他基本功扎实,笙技精湛,曾获《富利通杯·国际中国民族乐器独奏大赛》奖,并受聘于马来西亚艺术学院音乐系客座讲师。为此王俊萍也荣获优秀教师指导奖。中国音乐学院的黄晓飞教授,是一位多产高质的女作曲家。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曾为古筝演奏家丁伯苓和我写了一首筝笙二重奏《一花引来万花开》,她以女性的独特视觉,将《诗经》中“鼓瑟吹笙”的诗句,有声地呈现在舞台上。她运用民族的对位手法,发挥重奏特点,加以展开,笙和筝彼此呼应,相互渲染。她的作品,使听众明确地感受到作曲家对自然天机的女性化揭示。此外,黄教授还创作了三十六簧键笙曲《秋夜》,这首多段体的乐曲为我们勾勒出一个迷人的秋夜景色。无独有偶,武汉音乐学院女作曲家方妙英教授,也在同一时期与我的学生张祖金创作了笙独奏曲《西陵峡畔》。乐曲将长江三峡的瑰丽神奇,沿江两岸的人文景观和“高峡出平湖”的远景展望,描写的绘声绘色,如诗似画,听起来耳目为之一新,焕发出跨越时空的艺术魅力。从《一花引来万花开》、《秋夜》到《西陵峡畔》,都表现了她们对笙的情有独钟,同时也看到了女性的细腻与大气。听了她们的作品,不能不让人一咏三唱,叹为绝妙。如果说女子作笙、教笙和写笙还处于蓄势待发,没有形成一定气候的话,那么,女子演奏笙早已成为一种时尚了。去年在北京举行的全国首届笙大赛上,女选手几乎占了一半。她们个个青春靓丽却又不失自我风采。在舞台上她们或热情大方、或柔美古典、或刚柔相济。如刘佳、兰菲、陈佩怡等的演奏展示了她们坚实的功底和生动的艺术个性;刘小娜、张文静、大岛明子(日)等的演奏则有着心清如水,冰清玉洁般的品质;而宋扬的表演,既有吹技和情感的上佳表现,又有好的台风呈示。年仅十二岁的刘娅欣,已学笙三年,去年在北京举行的全国首届笙大赛上,她吹奏的《天鹅畅想曲》和《茉莉花》,虽有着很大的风格差异,却演绎得恰到好处,揭示了作曲家藏于作品中的种种意趣,她和同龄人已成为女性在笙艺术中的新生代。总之,聆听她们的吹奏,能强烈而愉悦地感受到一种不可抗拒的女性气质和感染力,令人难忘。在今天,民乐舞台上女性人数日渐增多是不争的事实。一位资深的女理论家说过:女性与艺术,两个具有独立品格和特殊魅力的世界。若是把她们与它们联结在一起,将焕发出多么诱人的光彩。愿女性在笙的艺术领域中,象凤凰展开双翅,飞向更高的天空……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