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唢呐、笙 > 唢呐、笙知识 > 正文

笙为什么叫“和”?——兼谈“和”是孔子的最高理想

数学的运用几乎无所不及。作为精神领域的一门艺术——音乐,也和数学有着密切的关系。声音的高低可用振动次数(频率)计算出来;音量的大小可用声级(分贝值)显示出来,各类乐器的制造和鉴定也可用仪器测试出来。音乐的理论、律学、和声,都可从数的关系中解析出来,人们已经在实践中把数学请进了音乐的大门。

就我国古老的簧管乐器笙而言,它几乎就是数学的结晶品。我们知道,笙的美妙音质来自它的巧妙构造,即笙苗的长短必须和簧片的高低成正比,才能发出和谐的音来;芦笙的扩音管必须是笙苗的倍数才能使之音量宏大,音色浑厚。笙的苗管长短是依照“三分损益”法而定的。例如,将一支九寸长的“2”音的笙苗去其三分之一(三分损一)而成为六寸长时,它就变成比原来高五度的“6”音苗管了。反之,如果加长三分之一(三分益一)时可作为比原来低四度的苗管使用。按照这种五度相生法推算出的五音顺序为:宫——徵——商——羽——角。我国的民族音乐家们称此顺序是按照它们亲属关系的远近排列的,是五音的天然秩序。众所周知,“和声”音程的性质,是根据两个以上的音结合后给人感觉上的和谐程度而定的。在最和谐的音程中,除同度与八度外,便数纯五度和纯四度。我国古代聪明智慧的乐工们,就是运用数学计算出来的自然纯四度、纯五度与同度、八度作为笙的基本和声(即传统和声)的,因此,古代笙又称作“和”。

“和”字本身就是数学中的术语之一。《说文》云:“和,调也。”  《广韵》说:“和,谐也;和,合也。”比如烹调,甜咸苦辣酸各不相同,调配在一起才能做成适口的美味佳肴。再如五音,有清浊长短、疾徐刚柔,互相谐调,方能成为动听的音乐。因为笙具备丰满的和音、粘性的音色,它如同数学中的“加号”一样,能把丝竹管弦等乐器和谐地调合在一起,故而又叫“和”。

一位对孔于思想有着精深研究的哲学家说:孔子的最高理想就是“和”。孔子的人道思想是宣扬做人、待人、治人的学说,三者的关系是相辅相成,辩证统一的。做人,孔子提倡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忠君、信友、敬老、怀幼,此即孔子倡导的伦理观——礼,礼为做人之本;待人,孔子提倡敬人爱人,力求做到先人后己,此即孔子的道德观——仁;治人,孔子主张施政以爱民惠民为先,以敬民顺民为务,此即孔子的政治观。孔子的政治观,是仁与礼的结合;孔子的最高理想,归根结蒂,只是一个“和”字。“和”字包涵了全人类的道德规范,反映了全人类共同的要求和社会必备的公德。

中国著名学者于丹教授在解读孔子《论语》时说:中国人都知道天人合一,就是说人永远也不要忘记了天地给予的力量,指人在自然中的和谐。我国正在倡导构建和谐社会,真正的和谐是什么,是人对生物有一种敬畏,有一种顺应,有一种默契,使大地上万物和谐而快乐的共同成长。她在解释孔子的“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时又说《中庸》里曾经提出“喜怒哀乐之末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也就是说,一切都在和谐之中,天地大道自在其位。由此可见,“和”于既通音乐,又通仁礼。因此“和”字在我国被广泛应用。如“琴瑟相和”、“竽唱笙和”、“和壁隋珠”、“和气致祥”以及“家和万事兴”、“人以和为贵”等等,这说明“和”字在音乐中、在人们心中的地位。而笙在中国民族乐器中的作用占重要位置,则是不言而喻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孔子 理想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