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特色乐器 > 特色乐器知识 > 正文

令人怀旧的——口琴

口琴一直以其价格低廉、入门容易、携带方便,而受到广大音乐爱好者们的欢迎,尤其是在青年學生、職員和工人中比較流行吹口琴。在上世纪城市业余音乐活动中,众多的口琴演奏者及其团体是一道靓丽的音乐风景线。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音乐的品种日益丰富,乐器种类甚多,学习乐器的层次也有了明显的提高,口琴这种简单的乐器在业余音乐活动中,已大有被取代之势。因此,对于中老年来说,以前的辉煌仍然是令人怀旧的。

01300000013045120538982031014

口琴(英文:Harmonica)的产生与我国吹奏乐器的笙有着不解之缘。早在1777年法国传教士钱德明回国述职时,曾饶有兴趣地带回了一个中国的笙,由此为国外口琴设计者提供了自由簧吹奏乐器的理论基础。据说1821年早春的一个上午,德国乡村一农家女孩拿着妈妈的木梳在门口玩耍,玩着玩着就玩出来一个新花样:她找来了两片纸一张上一张下地贴在木梳上,然后把它放到嘴上吹了起来,想不到木梳发出了悦耳动听的声音。就在此时,一位德国乐器制造家叫布施曼(Friedrich Buschmann,1805-1864)的,正好从这儿经过,即刻被奇妙的声音所吸引。他走上前去让女孩把木梳给他看。布殊曼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儿,就萌发了研制一种新乐器的想法,于是,他参照小女孩的木梳、中国古代的笙和罗马笛的发音吹奏原理,用象牙制作出了世界上第一把口琴。

口琴是一种用嘴吹气或吸气,使金属簧片振动发声的多簧片乐器,在乐器分类上属于自由簧的吹奏乐器。由于发声源是长度介于1.5~3.5cm的簧片而非空气柱(如长笛),独奏用口琴体积多在20cm×6cm×4cm(长、宽、高)内,上下有两排小方格孔,装有多组自由振动的簧片,气流强迫通过时,灵活的金属舌簧振动发音。口琴的大小、长短各不相同,形制甚多。常见的为24孔双簧口琴,用自然音阶演奏。此外还有全音阶口琴、半音阶口琴、低音口琴、八度口琴、和弦口琴、变调口琴、重音口琴,等等。如布鲁斯口琴每孔装有一对簧片,演奏者呼气时发一音,吸气时发另一音;而复音口琴因为相邻的上下两格音高相同,而相邻的左右两孔一孔为吹音,一孔为吸音,所以演奏时将口含放在约4个方格的地方。复音口琴旧式吹奏方法与布鲁斯相同,而新式吹奏方法则为口含7孔(即14格),舌头盖住左边6孔,有节奏的放开作伴奏。

口琴大约在1898年传入日本大阪,那时比较感兴趣的是一种具有双簧片的复音口琴(Tremolo Harmonica),经过约30年的流传后﹐人们发现这种口琴的音阶排列,无法完善演奏日本的民谣歌曲,遂开始改良成现在我们所吹的复音口琴音阶(低音部有La及Fa音)的。复音口琴再经过多位口琴大师的改良,又研发出小调口琴,终于能够完整演奏出日本地方民谣了。到了大约上世纪20年代,口琴由日本传入了中国,于是,喜爱口琴的人们开始组织各种协会团体,汇聚众人的力量,不断地为口琴的流传写下不朽的一页。

口琴传入中国后,在当时音乐贫乏和大众生活水平较为低下的特定条件下,口琴音乐开始受到社会的重视,取得了很大的发展。1932年潘金声在上海成立我国第一家口琴厂——中国新乐器制造公司,设计制造出我国第一只可与德国老牌“和莱”牌相抗衡的国产口琴。后来一位叫潘炳生的又开设了我国第二家口琴厂——大中华口琴厂,生产“光华牌”口琴。1934年国民政府主席林森题词“国产争光”表彰潘金声,这样,中国最早的“国光牌”口琴商标由此诞生。1931年5月1日,《中华口琴界》在上海正式创刊,成为中国最早的口琴专业刊物,此后有多种口琴杂志出版。中国开始生产口琴在30年代已达到较高水平,受到口琴专业演奏者的欢迎。上世纪30年代已大量涌现的口琴团体是最值得人们关注的。据1934年的调查,当时全国的口琴团体有100多个,其中较有影响的大多在上海。其中有王庆勋教授创办的中华口琴会、石人望创办的大众口琴会、陈剑晨创办的上海口琴会等。其他比较有影响的有杨世珩主持的天津群艺口琴会;顾泉发主持的西安口琴会;傅豪久主持的兰州口琴会,以及著名老口琴家任虹主持、青年口琴家徐成刚等辅助的北京口琴会,等等。据不完全统计,至上世纪60年代中期,全上海口琴爱好者己达50万人,他们的层次遍及工人、学生、职员和教师,现代不少著名的音乐家,都是通过演奏口琴而走上专业音乐之路的。例如,著名指挥家黄贻钧、作曲家丁善德、音乐家吕骥、周巍峙等都曾是口琴爱好者。正如指挥家黄贻钧在自述中谈到的:“我在青年时代也是演奏口琴的,它是我接受西洋音乐的一个渠道,应该说口琴是引导我进入音乐殿堂的启蒙老师。”著名作曲家朱践耳在念高中时期,就向石人望学习键纽式手风琴,参加石组织的大众口琴队的合奏,从中接触到了不少世界名曲。早在1931年8月,正是中国有声电影刚刚兴起之时,天一电影公司鉴于中华口琴会在社会上的广泛影响,专门拍摄了《口琴有声影片》的纪录片,此片为当时的日趋活跃的口琴活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1938年,前辈口琴家陈剑晨和他的口琴乐团,在我国音乐史上第一次为国华影业公司所摄制的电影《红粉飘零》进行了口琴音乐配乐,这是口琴音乐应用于电影的首次成功的尝试。在以后不少国产电影配乐中也采用了口琴作为主调乐器,例如,上世纪70年代摄制的电影《城市里的村庄》就是以口琴音乐作为全部电影配乐主题,成功地渲染了剧情的发展和变化,使口琴音乐有了更大的实用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几位对我国口琴音乐发展具有不可磨灭影响的大家,如:

石人望 (1906-1985),原名石惠良,浙江鄞县陈婆渡石家村人。以善吹奏口琴和作曲闻名,1929年于上海创办大众口琴会,讲授口琴吹奏法,组织独奏、重奏、大合奏演出。1956年出席全国首届音乐周时,受周恩来总理推荐,为来访的南斯拉夫艺术家表演口琴独奏。多次出席全国文代会,历任上海市文联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上海分会理事及上海多家群众文艺团体口琴艺术指导、北京等地口琴会顾问。毕生致力于口琴吹奏技术、曲调的研究改革,能奏出多种音调。早期演奏代表作品有《蓝色的多瑙河》、《杜鹃圆舞曲》、《天鹅舞选曲》等,继有《桂花开放幸福来》、《洪湖水,浪打浪》、《美丽的姑娘》,创作乐曲有《在幸福的日子里》、《江南之春圆舞曲》、《美丽的祖国》等;著有《口琴吹奏法》、《口琴编曲法》、《口琴广播教材》、《口琴独奏曲选》等。

王庆勋、王庆隆(1915~1992)昆仲,出生于台湾彰化。王庆勋于1924年在厦门大学分裂时,随同厦门大学部分来沪同学创建了上海大夏大学;1926年与他人组织了中国第一个口琴队伍─大夏大学口琴队,由于王庆勋的热心指导,再加上团员的勤奋练习,口琴队在上海深受欢迎,并于1930年6月在上海青年会举办我国首次口琴音乐会,演奏《卡门》、《东方舞曲》、《蓝色的多瑙河》、《快乐的铜匠》与《天堂与地狱序曲》等多首乐曲。同年11月,王庆勋为了全力推广口琴音乐,因而辞去大夏大学教授一职,成立专门的口琴机构“中华口琴会”。1931年8月,应上海天一影片公司之邀,王庆勋亲自指挥录制中国第一部有声口琴音乐影片。9月,商务印书馆出版了王庆勋编著,由蔡元培、胡适作序,丰子恺题签的《最新口琴吹奏法》。11月15日,中华口琴会在北京大戏院举办一周年纪念音乐会,同时举办我国首次口琴比赛。之后,中华口琴会在王庆隆的指导下造就了很多人才,其中有的已成为知名的口琴演奏家和音乐家。王庆隆演技超群,转调奏法和分解和音奏法独具一格。他创造的“十度分解和音”、“交叉分解和音”奏法,为发展我国复音口琴增添了光辉的一页。王氏兄弟与中华口琴会在我国口琴音乐发展上,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王庆勋于1949年返台后,先后陆续成立“中华口琴会台湾省分会”、“中华口琴会台湾省分会台中支会”,同时还在台南、台北、桃园、高雄广泛成立口琴协会与口琴社,且担任多家学校口琴社的指导老师,被音乐界誉为“中国口琴之父”。

陈剑晨(1914~2009),14岁开始吹口琴,从20岁起从事演奏、教学活动。1933年创建亚声口琴会,1935年创建上海口琴会。1938年开办“上海口琴厂”任厂长兼监制人,1946年开办“环球口琴厂”任经理。1949年任上海市第二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1950年加入“全国音乐工作者协会”(后改为中国音乐家协会)。任上海市第一、二。三、四、五届文艺界代表大会代表。1956年应邀赴北京参加“第一届全国音乐周”。陈剑晨为发展我国口琴音乐,培养口琴人才,呕心沥血,日夜操劳。在上海口琴会内不断开办各种训练班,如初级班、高级班、独奏班等,专门教授口琴吹奏技巧。在30年代,每天需开8个班,人数之多,可想而知。为提高吹奏水平和增加乐理知识,又开设了和声乐理班,口琴师资培训班,并组织了口琴队,以培养口琴演奏人才和教学人才。仅在口琴会内, 据不完全资料统计培训了约20万名学员。除了在本会开办上列各种班级外,同时还到各大、中学校,工厂、商店和机关团体去担任口琴辅导工作。其间曾在本市和江浙等地设有分会,并在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设有分会。陈剑晨多年来编著了大量有关口琴的书籍,自1933年起至今,正式编辑出版的有《世界口琴名曲集》、《口琴独奏、重奏、合奏名曲集》、《中外影视口琴曲集》、《流行口琴名曲集》、《口琴吹奏法》、《口琴人门》、《口琴修理法》、《五线谱速成法》、《袖珍口琴吹奏法》、《高级、中级口琴独奏曲集》、《中外名曲80首》等50余种书藉。创作有《丰收圆舞曲》、《节日的狂欢》等独奏、合奏曲,并编配数百首乐曲。1939年,在国内首创以口琴音乐为电影《红粉飘零》配音。4月,创办了全国唯一的口琴杂志《上海口琴界》月刊,深得中外口琴爱好者欢迎。

口琴自从日本传入中国后,曾有过辉煌的演奏历程。由于它的入门容易、携带方便,而深受广大音乐爱好者们的欢迎。现在随着人们物质生活的逐步提高,学习乐器的人也多起来了,层次也有很大的提高。像现在的学生很小就开始学习钢琴、小提琴等中西乐器,不满足于一个小小的口琴了。然而,口琴对学生们开始接触音乐还是有很大好处的。据说,在世界的发达国家中,并不是很小就学习技巧非常复杂的钢琴、小提琴等,而是学习一种被称为“奥尔夫”的,吹奏技巧非常简单的短笛子。待到12、13岁时,如发觉某个学生对音乐很有兴趣,也很有感悟,才叫他从事音乐的行业。像我们那样很小就学习难度较高的钢琴、小提琴,一方面容易使学生产生畏难情绪,另一方面也是一种人力的浪费。因此,学习口琴仍然是学生们步入音乐殿堂的基石。

2012年6月23日航天员刘旺在天宫一号上,吹奏口琴为妻子庆祝生日,这是人类第一次将口琴带入太空,这是中国人的骄傲,是全人类的骄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口琴 怀旧
责任编辑:林静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