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曲艺 > 曲艺论文 > 正文

说评书

评书也叫评词,一人表演,只说不唱,是三晋大地一种常见的曲艺形式。我的故乡位于五台山的余脉,儿时穷山僻壤的精神享受便是赶集听评书。

乡下集市说评书不同于城市,城里有固定的书馆、书棚,场地宽敞,设施齐全,台上置方桌、布围,台下摆条椅、板凳。排场点儿的,席间还有茶房不断给听众沏茶、续水,小贩不时来卖些瓜子、香烟,听书既舒适又方便。评书内容也多为整本大套,一回接一回地往下讲,如《三国》《水浒》《隋唐演义》《三侠五义》等都非常叫座,能吸引许多固定听众天天光顾,一听就是月余,说书的也能挣到大钱。

乡下集期短,人员聚散快,不宜说长篇评书,故艺人多在集期密集的城关、重镇和会期较长的庙会摆场。内容也只能说些短篇评书,行话叫“片子活”,像《三顾茅庐》《草船借箭》《野猪林》《程咬金劫皇杠》《枪挑小梁王》《乾隆下江南》等短篇故事也很精彩。集市说书场地不定,或在房檐下支张桌,或靠临街墙搭个棚,有的干脆在大树底下就开场。听众也没固定坐物,户家凑的旧板凳、临时找的破门扇、就地放的树身子,还有草墩、砖头、土坯等都能派上用场。实在没坐的,就在后面站着听。这些露天书场虽然简陋、随意,但说书人可真卖力气。他们身着传统行头,或斜襟长衫,或肥裤大褂,一会儿模仿不同人物的声音,一会儿摆出武打格斗的架式,一会儿又声泪俱下地宣泄人物的情感,内容既有真实的历史故事,也夹杂些流传的野史轶闻,讲得扣人心弦,绘声绘色,而且用的都是方言,观众易懂,也易于接受。

说书道具随身可带,一把折扇比作刀枪棍棒,一方手帕代替书信公文,一块醒木则用来断章分段,三者交替运用,缺一不可。为吸引听众连续听书,艺人常在说书时设“扣”,意即布设故事中的悬念。初有“小扣”让你不自觉入门,后来几个“碎扣”使人渐入角色,跟着故事人物喜怒哀乐,末了讲至紧要关头,突然“啪”的一声醒木,故事戛然而止,叫“大扣”,让听众怀揣悬念,欲罢不能,只能等下回分解。

如今想来,庄稼人识字不多,加之受限于山区地理及昔日的通讯方式,想懂些古今史文实属不易,简陋的评书摊子便成了田间的“百家讲坛”。虽然评书讲的是稗官野史,甚或只言片语不连贯,但也可让入迷的乡亲们耳熟了粗线条的朝代史料;或许,“百家讲坛”也借鉴了评书的表现形式,让评书归了正传,给思乡的人留下来醇厚的记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华音总编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