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曲艺 > 曲艺论文 > 正文

浅谈单弦流派

最早产生的是单弦三大派,即荣剑尘、常澍田、谢芮芝派,这三大派形成时间大约在民国二十年前后(三十年代)。 荣派的创始人荣剑尘生於清光绪七年(1881)卒於一九五八年。满族瓜尔佳氏,本名荣勋,字健臣,艺名和顺。曾向庆厚庵、高峻山、奎松斋学习岔曲及杂牌诸曲和北板梅花大鼓与联珠快书。

民国元年(1911)正式拜明永顺先生(常澍田之伯父)为师,下海成为专业演员。演唱方面学习德寿山、全月如等前辈特点,创作演唱新单弦《摩登遗恨》等现代作品以及整理旧单弦曲词演唱。他所演唱的曲词均经自己作必要的修改,以求在文学性和演唱艺术上的统一。还吸收北京高腔(弋阳腔)的唱法,以嗓音清脆、吐字发音讲求声韵,体现内在情感,表演细腻动人,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成为单弦最早的重要流派之一。擅长岔曲有《碧亮亮清秋月》、《云水悠悠》、《疾风骤至》、《清明赋》等;单弦有《细候》、《钱秀才》、《风波亭》等,晚年还创作演唱了《天安门颂》、《徐翠云》、《火烧草料场》等新作品。他晚年虽不经常演唱大岔曲,但在“荡韵岔”和“起字岔”方面却创造出独到之处。这些岔曲有很多录音传世,给后世留下了宝贵资料。 

常派创始人常澍田生於清光绪十六年(1890)卒於一九四五年。满族郎氏后裔,本名赵兰波,字雨培,号梦僧。八角鼓票友出身,其父明五、伯父明永顺都是京城名票,他自幼向其伯父学习八角鼓杂牌诸曲并唱北板梅花大鼓和联珠快书,十二岁时就随其父到票房走票。宣统二年(1910)以后开始下海成为专业单弦演员,拜德寿山先生为师,能自弹自唱单弦。曾享誉北京、天津、等地还曾首次把单弦带到江南等地演出,深受南京、上海等地观众青睐。他曾在百代、胜利等公司灌制过岔曲《风雨归舟》(解入深山)、《百戏名》、《八花八典》和腰截《大春景》以及单弦《马介甫》、《五圣朝天》、《胭脂》、《金山寺》、《杜小雷》、《挑帘裁衣》、《开吊杀嫂》等片段,是三十年代单弦演员灌唱片最多的。常氏灌制的唱片当时很是脍炙人口,一般的买卖铺户以及各个电台经常播放。现在我们从他的唱片岔曲《风雨归舟》中领略其印象是,嗓音高亢甜润,吐字清晰有力,行腔流畅。值得一提的是,其弟子张剑平先生曾说过,常氏在使用八角鼓的打法上总结了“挝鼓十法”,即:切、掭、碰、撮、簸、推、跪、丁。遗憾的是“挝鼓十法”的具体内容后学们大都不详。 

谢派创始人谢芮芝生於清光绪八年(1882)卒於一九五七年。八角鼓票友家庭出身,其二弟谢凤台是北京东城八角鼓名家程九斋弟子,谢芮芝青年时曾与荣剑尘结为金兰之友。后拜王大顺为师下海说相声给人捧哏,还擅长莲花落和京剧花脸。他五十岁以后改唱单弦,擅以声音、面部表情和身段来塑造不同身份和性格的人物,不仅嗓音宽厚还以语言幽默和善用炸音惯使巧腔着称。如其在单弦《胭脂》的[太平年]中“……故意地咳嗽(咳哼)说妹妹请进,……”一句,谢氏在“进”字后面用了一个脆、俏、巧短的行腔,同时加上面部表情,把龚王氏用旁敲侧击和带有恢谐、挑逗口吻去窥测胭脂心事的动作,刻画得恰到好处。谢先生声情并茂的表演艺术风格,晚年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广播电台曾录有头二本《高老庄》和一些岔曲传世,其代表作有《沉香床》、《田七郎》、《挑帘裁衣》等。 

在这三大派之后单弦又有两派逐渐成熟,这就是谭派和曹派。 谭派创始人谭凤元生於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卒於一九六六年。厢兰蒙旗籍,蒙古族,名文祥,号仲麟。八角鼓票友家庭出身,父亲宝良长兄伯儒都是京城八角鼓票友。民国五年经金晓珊(艺名:凤魁)带拉为师弟,拜在北京东城八角鼓名家程九斋先生门下做艺。程门排字当为“凤字辈”,取艺名“凤元”。后拜鼓界大王刘宝全为师潜心学习京韵大鼓,曾灌制过《刺汤勤》、《闹江州》等唱片。

三十年代末期弃京韵大鼓而改归本行演唱单弦,在演唱上因其天赋关系另辟蹊径,根据自身嗓音条件,常自弹三弦创作新腔。大胆吸收京韵大鼓的唱腔,巧妙运用于单弦之中,创作出力度强、韵味厚、亢坠转圜、圆润自由的“盖弦”唱法,形成独具特色的谭派风格。 谭氏与溥心畬、溥叔明等先生交往甚厚,故溥氏的岔曲、单弦作品均由谭氏创腔演唱,把一些曲文隽美、词藻清新、文风严谨、寓意深邃、通俗易懂、文学性很强的作品介绍给世人。有岔曲《竹影横窗》、《秋月照婵娟》和单弦《孔雀东南飞》、《打渔杀家》、《花木兰》等,均系两位溥先生的遗作,同时又是谭氏的代表作。谭氏对[石韵]、[硬书]、[黄鹂调]等难度很高的曲牌的演唱,更有其独到之处。 

曹派创始人曹宝禄生於宣统二年(1910)卒於一九八八年。出身贫寒家庭,一九二零年拜弦师尚福春学习梅花大鼓和京韵大鼓。二十三岁时经白云鹏介绍拜金晓山先生学习单弦和联珠快书。他的演唱最注重的是喷口,他认为这是一门最重要的基本功,它能锻炼唇、齿、牙、舌等器官对发音力度的作用,再结合丹田气的运用,使唱出的每个字字音上扬,短促沉重而响亮,既能使字音远播,而又刚劲有力,使每个字清晰地送到观众的耳朵里。在尚未使用麦克风的年代里,这一基本功显得尤为重要。

曹氏曾引用白云鹏先生的话:“如果没有三十四颗牙,就不能做一名唱主。”由此可见曹先生对吐字发音的重视。所以他在艺术上是以吐字清晰、韵味醇厚,唱腔跌宕激越,行腔流畅,表演以声代情着称于世的。曹先生尤以大岔曲和联珠快书为人称道,如《疾风骤至》收尾前的几句:“但则见坡儿下卧着一头驴,原来是吃醉归来的一老翁,他笑嘻嘻在那桥边立……”曹先生的唱法是,唱到“原来是”时稍一顿,然后加快速度,把后两句一气呵成,随即恢复到本曲中大段数子的唱速,两句后即行收尾。这样的处理显得气口闪赚得当,抑扬快慢相间有序。在加快速度后,接着进行收尾,曲子虽然终止,但其激越流畅的旋律仍在听众脑中萦回。 

除此之外,如天津的张剑平、张伯扬、阚泽良以及女演员石慧儒、石连城等单弦名家,他们各有所宗,又各有千秋。以上所谈在理解上不免存在着偏见、缺点和错误,希望读者予以汰杂正误,加以补充,便其完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华音总编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