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民歌 > 民歌论文 > 正文

碛口民间曲艺三弦书(下)

三弦书表演时,艺人坐在主人家窑门前弹唱,前面全是盘腿席地而坐的观众,演员与受众这种近距离的演出格局很容易形成气氛热烈的互动,不用说正本前民众喜闻乐见的小段,不用说根据听书现场艺人即兴发挥的逗笑词,在这里,观众也在参与创作和表演,书听得多了,就会熟悉里面的故事,从而和演员一起动情,有时还能接上表演者的下音。

盲人说书还有一个规矩:说书的人一天吃四顿饭,晚上说完后还吃一顿,而主家一天只吃三顿。曾有一户人家请说书,办得比较隆重,还请了不少亲戚。主人心里想,反正说书的要吃四顿饭,早上吃饭时就让亲戚吃了白面,让说书的吃了炒面饭(炒面拌稀饭)。中午的时候那个说书的就说:

一样的人你两样看,揉起白面你案板上灌。你看我不起眼,但我说书以来也没吃过炒面饭。盲艺人的表演自然离不开群众的参与,这种巧妙的即兴创作就是很好的见证。

盲艺人的活动范围除了与观众形成互动之外,他们还有属于本行业独立的交往空间。每年的农历五月,盲艺人都要聚集在一起,组织一次盛大的聚会,叫三皇会。盲人们言传,从三皇开始才分天地、父子、君臣,三皇爷的节日自然值得隆庆。三皇会会期一般为三天,农历五月初四、初五、初六,除“文化大革命”期间中断外,碛口附近的三皇会每年举行,由离石、柳林、中阳、临县四个县的盲艺人联合承办,各个县有的再分两部分,地点轮流选定。组织三皇会的是有威望的盲人,也有明眼人来帮忙。会的内容就是给三皇爷说书,说三天。过程也是先请神再说书,不过请的不只是三皇爷,在谁家说书,要请谁家的三代孤魂,还有观音、十二元神、太阳、太阴、三皇神塑、南海菩萨、三教圣人、关圣帝君、元天圣帝等,写“天地三界,十方万林,镇宅之神位”或“五方大地,一切诸神之神位”。然后用五色纸剪的小旗插在放粮食的斗里,再说一些吉利的话。请下神来之后,或两位盲人对说书,或一个人说。总之,三皇会上,盲艺人们群英荟萃,聚集一起,他们以敬献三皇的三弦书才艺展演表达着自己的节日狂欢,乐观而勇敢地穿越黑暗的生命隧道,为人们创造着和谐而美好的艺术世界和社会空间。

别具特色的说唱剧目及曲调盲艺人说书的主要道具是“三弦”,另外左下腿绑着“书板”,右上腿绑着小镲镲,边弹三弦边敲打。说唱时面前放一张桌子,桌上放着“惊堂木”,动情时“啪”一声,显出几分威严。有时候还配扬琴、大振琴、二胡和笛子,但只是专门搞娱乐的时候配,因为费人手,平常说书带上不太方便,而且,这些乐器单独不能说书。

盲艺人说书的曲调,虽大同小异,但也有不少流派。临县三弦书就至少有两种流派。三交一带一种唱腔,碛口一带又是另一种唱腔。这些流派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用各种板式来表现喜、怒、哀、乐,如叙事时用平板,悲痛时用哭板,打仗时用武打腔等,再加上道白,就能把文书表达得淋漓尽致、活灵活现。

盲人说唱的书很多,长篇故事有《彭公案》《施公案》《包公案》《刘公案》《大八义》《小八义》《花柳记》《三红传》《红门寺》等,还有是一些小本,如《道光访宛平》《瞒卖记》《还乡记》《韩信算卦》《湘子讨封》,这些通俗韵文线装脚本,大概是晚清或民国初年的石印本。盲艺人演唱,多数不用原书的语句,而是根据原故事情节,结合方言土语和听众的喜爱,在代代传唱中进行了再创造。特别是盲艺人每说正本书之前,都要打一个小段,小段一般故事生动,加一些俗话,逗得听众哄堂大笑,脍炙人口的有:《富贵图》《未央宫》《聋公哑媳妇》等。

新中国成立以后,为了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教育群众,临县文化馆组织编了一些新的三弦书段子,关于植树造林、修梯田等,盲人在宣传工作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上世纪70年代,还将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白毛女》《红灯记》等改编成三弦书,并付梓成册。改革开放后,人们对说书就变得淡漠了,有的盲人只是偶尔给个人说一两场神书,一部分盲人将精力主要投入到预测和算卦上。薛如民老人就是那个时候开始以算卦求生计的。

碛口三弦书的传承现状现在,三弦书依然还在传唱,只不过传唱的形式发生了一些变化。随着碛口作为旅游区的逐渐开发,三弦书正在作为一种人文资源重新被开放、利用。民众的信仰空间被解构了,神圣的仪式被淡化了,艺人的参与完全变成了展示和表演,碛口三弦书不过是游人猎奇的一种民间曲艺样式罢了。

张树元老人的弹唱依然在前街的小屋门前进行,弹唱的剧目是新剧《古镇碛口》《碛口名妓冯彩云》,献艺依然是他谋生的手段,但门下不再有弟子及弟子的弟子。老人说书不是为别人乞求发财,而是谋一点献出珍宝艺术后的酬劳费。

新时期市场经济的发展改变了民间传统文化资源的传承状态,随着政府对地方文化的提升和宣传,现代旅游文化、休闲文化、观光文化对民俗文化的整合和影响作用,碛口的三弦书成了推动碛口旅游发展的文化资源,成了宣传碛口历史的文化窗口。一种民间文艺形式特征的变迁不是反常的现象,因为它不仅属于传统,也应该属于现代,所以,我们应该接受碛口三弦书所发生的文化功能的转变,我们应该积极引导其发展,让碛口三弦书可以年年在黑龙庙庙会中演出,让碛口集镇上光碟铺里的三弦书弹唱不断地进行,这样,我们才能让民族的文化保存其“历史的记忆”,让这种珍贵的文化资源合理地得到利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华音总编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