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民歌 > 民歌论文 > 正文

伞头秧歌路在何方

曾经轰动吕梁山区,并波及全国的的临县伞头秧歌,近些年来是越来越不景气了。不光外地人不买账,就连它赖以生存的本土也逐渐被人们冷落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末,每年正月里,仅在吕梁影剧院就要演唱十几二十场,当时十块钱的门票场场爆满。临县伞头秧歌队进入离石城区后,观众人山人海,须得动用相当的警力才能维持正常活动。临县每年元宵节的伞头秧歌专题晚会是人们最开心的时刻,不光县城的居民,乡下几十里外的农民,也开着三轮骑着摩托赶来听秧歌。能容纳几万人的广场上挤得水泄不通。而现在呢?不用说大家心里全清楚,那情景,那场面,那反响,着实令人心寒。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但最根本的问题是伞头秧歌自身的不争气。先看看伞头秧歌队的阵容,乐队装在卡车上,彩旗数十面,彩车一长串,伞头十几个,然后是一队一队的方阵,声势越来越浩大,装备越来越气派,哪里还是什么民间艺术,简直就是官方组织的一支化妆游行队伍。完全丧失了民间性、地方特色和泥土气息。初看也很壮观,再看就觉乏味。

再听听伞头们演唱的内容,大致是三个方面:一是给单位领导拜年时的歌功颂德,其中有大量的不实之词,说你今天是个局长,明天就能升成县长,领导们的心里如何想?难说!观众却觉得肉麻,人们说这叫“谄媚秧歌”。二是要烟要钱,厚着脸皮,赖着不走,人们说这叫“乞讨秧歌”。三是互相对罵,不惜将他们的妻子姐妹甚至父母抬出来,用不堪入耳的下流语言,互相揭露对方的丑恶行径,人们说这叫“流氓秧歌”。除此之外你还真难听到其它方面的内容。偶尔唱几首政治方面的秧歌,也全是为了应付,语言全是报纸上抄来的,根本谈不上任何艺术价值。长此以往不光失去了广大观众,就连一些有头脑的名伞头也不愿与之为伍,良家子弟更不想涉足。于是近年来极少有新秀涌现。据说那些所谓的伞头们之所以这样唱,也是出于不得已,因为还有少数人买账,而且很能赚钱。岂知艺术一旦完全商品化了,艺术也就不成其为艺术了!

此外还有个演唱曲调和唱词结构的问题,临县伞头秧歌本来有很丰富的曲调,其中也不乏优美动听的旋律和山歌味十足的曲调。然而近年来基本是千人一腔,单调乏味。唱词结构也基本丢弃了传统的七字句式,而用戏曲唱词演变过来的十字或更多字数的形式,加上缺乏艺术品位,唱上一万首也很难让人记住一首。这样一来,声名远扬的伞头秧歌就自觉不自觉地走进了一条死胡同,再走下去,其生命力也就十分危急了!

那么伞头秧歌到底走向何方?还是那句老话:“改革”。但改革不是一句空话,需要政府部门下大力气,花大功夫,组织专人研究论证,再经过实践,走出一条既具时代气息,又能保留传统的新路来。我衷心希望这一天尽快到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华音总编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