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民歌 > 民歌知识 > 正文

南阳民歌

南阳在历史上有着辉煌灿烂的音乐文化,其民歌尤为丰富多彩,故有“音乐之乡”之称。南阳民歌多是反映劳动、生活、爱情和劳动者对旧社会的反抗等内容的,有着浓厚纯朴的生活气息;曲调优美动听,唱腔圆滑流畅、灵活多样,且易记易学易传,深为广大群众所喜闻乐见。

受地理地貌直接的强烈影响,各类民歌体裁首先得以发展的是山歌、田歌、劳动号子、其次是灯歌、小调等。

一、号子。南阳境内自西向东有丹江、白河、唐河、淮河四条水系,成为沟通南北水陆联运的天然桥梁。船工们在不同的条件下,创造出各自成套的行船号子,如丹江号子、白河号子、唐河号子等。丹江号子很多,著名的有《上水拖船号子》、《下水摇橹号子》、《湾船拖锚号子》、《起锚号子》、《扛船号子》、《撑篙号子》、《过街号子》等。唐河号子有《撑篙号子》、《摇橹号子》、《抖逢号子》、《拉纤号子》等。这些号子或表达河面风平浪静时船工们的愉悦心情,或表现江面起风暴或驶入险滩时,船工们同心协力与风浪展开搏斗的激昂情景。无论上水、下水,船抛锚、起锚、撑篙,到处都有船夫们的歌声,处处都展现着他们的坚毅、勇敢、勤劳的品格。

二、山歌、田歌。南阳的山歌多分布在桐柏、西峡、淅川等山区。歌词多是五句,每句七字,同是五声徵调式。但桐柏山歌与西峡、淅川山歌风格迥然不同:前者高亢、挺拔,节奏自由;后者优美婉转,节奏舒展而规整。如:桐柏山歌《石榴开花叶儿稀》、《小小鲤鱼红口鳃》、《一轮红日照山河》、《唱个刘备卖草鞋》等,都是音调高亢、节奏自由。桐柏山歌的加衬词起腔和运用喉头颤音的乐句落音,独具特色,耐人寻味。而西峡、淅川山歌的“加垛”即群众所说的“山歌带滚”更是别具一格。除五句山歌外,还有四句歌词的盘歌和对歌,是牧童在山坡上演唱的一种民歌体裁,如桐柏的《对歌》和西峡的《放牛娃山歌》。田歌是农民在从事车水、锄地等农事活动中演唱的民歌体裁,如桐柏的《口罗嗬调》、《车水歌》,淅川的《打喽吼》等,一人领唱,众人接腔衬字,领唱部分抒情、优美,接唱部分热烈红火,上下句式的乐段结构自由反复,颇有号子的特点。

三、灯歌。南阳古代已有玩花灯的传统习惯,灯歌流传广泛,遍及十三个县市,尤以南阳县(市)、镇平、淅川为甚。这部分民歌实际是歌、舞、乐三者溶为一体的民间歌舞形式。主要有《九莲灯》、《云彩舞》、《旱船》、《高跷》、《小车》、《竹马》等,演唱歌曲称《旱船调》或叫《竹马调》等。也是他们的基本曲调。此外还吸收众多的民间小调作为灯歌,如:《十想》、《十足》、《双叠翠》、《开门调》、《赶会》、《卖扁食》等。常当作旱船,竹马的曲牌使用。在灯歌流传的城镇,许多人都善于自编自唱,即兴高歌,歌词语会通俗朴实,风趣幽默。南阳的灯歌,以五声宫、徵调式为多,节奏也大体相仿,但由于旋律的变化,同一曲调色彩迥异,淅川的《大小姐回娘家》和镇平的《推小车》就是典型的例子。

四、小调。小调是在南阳地区数量最多的一个曲种,不仅形式多样,而且题材广泛。有反映旧社会劳动人民生活的,如《难民哭五更》、《穷人泪》;有表现农民与地主斗争的,如《跟着领袖打天下》;有反映旧社会男女青年争取婚姻自由和个性解放的,如《十想》、《十恨》、《闹五更》、《要嫁妆》;有反映爱情生活的,如《送表哥》、《送郎》;有反映劳动人民生活情趣的,如《懒婆娘骂鸡》、《王婆说媒》、《王大娘钉缸》、《打八条》等;有反映重大革命历史事件的,如《推翻满清》、《十月抗战》、《东洋兵到我村》等。歌词多用“四季”、“五更”、“十二个月”等数量词作为线索而连结,把不同的事件、典故或历史人物安排在一首民歌里,使整首歌曲浑然一体。

随着历史的发展,南阳民歌有的消亡,有的发展变化。在时间和历史的磨炼与考验中,南阳民歌以其独特的风韵,成为中华民族优秀音乐文化宝库中的一颗珍珠。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南阳 民歌
责任编辑:华音总编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