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柳琴中阮 > 柳琴中阮论文 > 正文

湖南省阮、柳琴发展刍议

喻莹

喻莹

中国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在悠久灿烂的传统文化中,中国民族音乐拥有着无与伦比的艺术魅力,它们的创作和流传在整个中华民族的文明传承史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而作为古代楚文化发源地之一的湖南,音乐文明更是古代湘楚文明之光的存留。在当下湖南地区,带有浓郁传统文化气息的乐器阮、柳琴,也开始于湘楚大地蔓延开花。

一、    阮、柳琴——历史悠久、古韵馨香

阮是我国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源于汉代,鼎盛于唐代,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在现代,阮在乐队里大多数只是作为伴奏乐器。但近年,阮渐渐地从伴奏乐器跃为独奏乐器,阮的演奏性能和潜力也被进一步发掘出来。而柳琴是典型的琵琶类弹拨乐器,又名柳叶琴。源于山东临沂,用作柳琴戏、泗洲戏等地方戏曲的伴奏及弹奏简单歌曲,发音响亮,音色高亢,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而三弦柳琴、四弦高音柳琴的出现大大改善了柳琴各方面的性能,丰富了表现力,从而使之走上了独奏乐器的发展道路。

众所周知,中国艺术源远流长,“天人合一”、“神人以和”等中华民族古老的审美思想和音乐理念都能够在阮、柳琴中找到文化渊源。我们对于乐件的评价因素中,“美妙悦耳的音色、浓郁的民族神韵、震慑人心的魅力是十分重要的三个方面” ,唐宋时期的史书有大量阮、柳琴的记载,对阮乐的描写和赞美亦表现于诗词歌赋、敦煌壁画中。如白居易写道:“掩抑复凄清,非琴不是筝。古调何人识,初闻满座惊。落盘珠历历,摇佩玉琤琤。似劝杯中物,如含林下情” 。阮、柳琴的音色含蓄凄清,文雅清秀,是中华民族文化精神的一种侧面体现。千百年来,我们民族的文化精神、理念正是通过包括阮、柳琴在内的民族乐器之音,逐步与人们的日常生活相契合、渗透,形成了华夏民族特有的风雅韵致的品性。

二、阮、柳琴在湖南——筚路蓝缕、方兴未艾

阮、柳琴作为我国历史悠久的弹拨乐器之一,在民族管弦乐乐队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和作用。近年来关于阮、柳琴演奏与教学在我国得到长足的发展。虽然不免艰辛和曲折,但也呈现出一种方兴未艾之势。

湖南省是一个文化、音乐大省,具有很浓的民族音乐氛围。在长沙、常德、岳阳等地区,学习诸如古筝、二胡、琵琶等民族乐器的学生较多。而阮、柳琴方面,由于在湖南起步较晚、专业教师的缺乏,所以很多地区阮、柳琴的专业教学和业余普及还处于较低的层次和水平。 同时在专业院团中,大多都是演奏其他乐器的演奏员兼弹阮、柳琴。有些人认为,阮、柳琴专业不必要作为专业来学,会弹琵琶、古筝等乐器的拿起阮、柳琴练练就能弹。其实这是一个专业误区。阮、柳琴的演奏、教学有一套非常科学、系统的方法,在右手拨子演奏方法和左手各类技术、技巧上都是很讲究的。因此,要求阮、柳琴教师和演奏员具备较高的专业技术和素质。

自1978年以来,全国各大音乐学院相继开设了阮、柳琴专业。关于它们的独奏、重奏、合奏等多种形式的研究探索也在不断地深入。随着一种群体艺术形式——阮、柳琴乐团的产生,阮、柳琴又获得了重生,即将迎接再次的辉煌。据不完全统计,湖南省阮、柳琴专业教师、演奏员及学生约百余人。目前,湖南艺术职业学院、湖南人文科技学院、湖南文理学院、长沙市第十一中学等院校都开设了阮、柳琴专业课程。2008年5月湖南省民族管弦乐学会阮、柳琴艺术委员会成立,并成功组建了汀月阮、柳琴室内乐团。学会的成立,乐团的组建,阮、柳琴专业课程在专业院校的开设等一系列的举措意味着广大阮、柳琴艺术爱好者拥有了一个学习沟通的有效媒介和平台,同时也增强了阮、柳琴专业圈内的学术氛围,对于我省阮、柳琴教学和演奏队伍的壮大,以及中国民族音乐的弘扬都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三、阮、柳琴发展——任重道远、曙光在前

阮、柳琴是极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民族乐器,它们的发展是我们每位阮、柳琴专业教师所必须思考的问题,也是我们每位民族音乐工作者所肩负的历史使命。因此,我们必须以积极的心态关注阮、柳琴的普及发展,梳理相关环节,推进阮、柳琴在湖南的发展进程。

1.加强教师队伍建设,提高学生专业素质。

目前,阮、柳琴专业学生素质的欠缺,教师队伍的薄弱是制约阮、柳琴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民族音乐作为一门教学科目,教学理念、教学方法等都有一个明确的科学的发展方向。而这种科学理念的贯彻与坚持,先进方法的融通与把握都需要一个高素质的教师队伍来支撑。除了要掌握和具有一定的演奏技能以外,还要在文化水准、音乐知识、音乐结构分析和作曲能力方面,甚至在音乐心理学和音乐表现、音乐语言表述方面都要不断地补充和完善。因此,基于湖南省阮、柳琴教师队伍较薄弱的现状,我们可以采取有效措施,吸引该专业的优秀毕业生来湘从事教学工作,这将对阮、柳琴专业的普及、教学水平的提高以及教师队伍的充实得到实质性的改善。

2.提高作曲家的关注度,扩大阮、柳琴的受众面。

自新中国建国以来,一大批阮、柳琴演奏家和专业作曲家给予阮、柳琴很多关注,改编和创作了一些独奏曲、重奏曲、协奏曲,如:中阮独奏曲《丝路驼铃》,中阮协奏曲《云南回忆》、《满江红》,柳琴独奏曲《春到沂河》,柳琴协奏曲《雨后庭院》等。这为阮、柳琴从伴奏乐器跃为独奏乐器,让更多的音乐爱好者欣赏到阮、柳琴圆润醇厚的音色和古典韵味,提供了一个必要的基础。阮、柳琴是充满鲜活生命力的乐器,阮、柳琴的发展空间不单是在湖南乃至于全国都还很大,希望阮、柳琴能得到更多专业作曲家的关注,为阮、柳琴写出更多形式丰富、乐感细腻的独奏曲、重奏曲和协奏曲。同时,阮、柳琴专业教师可以在演奏、教学之余改编、创作一些独奏曲、重奏曲。有了这些,阮、柳琴的乐迷就会更多,就会有更多的音乐爱好者关注其发展。

3.加强学术交流,扩大阮、柳琴的社会影响。

目前,在湖南学习阮、柳琴的学生相对较少,有很多学生对阮、柳琴乐器表示陌生,有些观众根本不知道阮、柳琴是什么,这证明我们的普及工作做得很不够。因此,要充分利用新成立的湖南省民族管弦乐学会阮、柳琴艺术委员会,通过不定期的开展学术讲座等各类对阮、柳琴专业普及和发展有利的活动,借助媒体宣传的力量,使阮、柳琴在湖南乃至全国迅速打开局面,让人们重新认识这些中国民族乐器的价值和魅力。古人有言曰:“酒香不怕巷子深”,我们现在要做的工作不仅仅是要把“酒”酿得越来越香,而且还要扩建门庭、拓展门路,同时缩减阮、柳琴艺术与民众的距离,使其融入民众的审美视野中。

阮、柳琴在湖南的发展相对于其他省市而言尚处于起步阶段。与其他姊妹乐件相比,阮、柳琴受关注的程度相对较低。如果说后者是在热门品种里沸腾,那么阮、柳琴目前只能在冷门品种里加温。但我们相信,通过我们的不懈努力,一定会有更多的有识之士、更多的有志青年为阮、柳琴之音在湘楚大地的再复弘扬加一把星星之火! 

参考文献:

王惠然,《论柳琴的音色、神韵和魅力》,《乐器》,2005年第1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