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柳琴中阮 > 柳琴中阮论文 > 正文

不容忽视的乐器——论柳琴在民族乐队中的结合与作用

核心提示: 柳琴是我国民族乐队中典型的高音弹拨类乐器,有“民乐队中的抒情女高音”之美誉。柳琴完整了弹拨乐器组的高音声部。与拉弦乐器组和吹管乐器组结合时,不但解决了高音问题,而且与各乐器组的结合也相得益彰。柳琴与吹拉弹三组乐器结合时,运用民族器乐中的一些配器手法,使得柳琴在整个乐队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  

关键词:柳琴;弹拨乐器;拉弦乐器;吹管乐器  

柳琴是我国民族乐队中典型的弹拨类乐器,有“民乐队中的珍珠”、“民乐队中的抒情女高音”之美誉。外形及构造与琵琶相似;但比琵琶要小,通体长约65厘米,形如柳叶,故又名“柳叶琴”,别名“柳月琴”;“土琵琶”、“金刚腿”、“斗子”、“琥珀”等。柳琴音域宽广,自四弦空弦最低音g起至第一弦的最高音g4,共计四组音,音色明亮、清脆、弹奏时渗透力强,在乐队中不易被其他乐器盖没。柳琴在民族乐队中一般被用来作弹拨乐器组的高音声部,柳琴的一弦发音清脆明亮,演奏方便,最为常用,二、三、四弦的各个音较为柔和,余音也长些,接近琵琶。

柳琴高音区的特殊性能是其它弹拨乐器所不能替代的。乐队肩从采用了柳琴之后,就不必再让琵琶去勉强充当高音乐器。柳琴本身有很多优点:l,将演奏上力度的控制结合弦数的增减,可以做出较大的音量变化。 2.柳琴的弦比琵琶短而紧,强奏不易出噪音,滚奏长时值的和弦比较平静。 3,柳琴擅长演奏快速、热情、爽朗的乐曲,也善于表现柔美、细腻的感情。 4.其震音弱奏时安静、甜美,强奏时热情、紧张。5.八度以内任何音程的双音柳琴都可演奏,三、四、五、六度更为容易。6.三个音的和弦,凡密集的和开放的大、小三和弦原位和转位,以及开放的属七和弦,小七和弦都可演奏。四个音的和弦,凡开放的大小三和弦原位和转位,以及原位的属七和弦、小七和弦都可演奏。7、双音及和弦的音响效果愈靠近山口愈好。

一、弹拨乐器组中的柳琴

我国弹拨乐器种类繁多,音乐家们在为民族管弦乐队配备弹拨乐器的做法上有过很多尝试,各有各的特点,其中有一种从音响效果上听较理想,那就是以琵琶,扬琴、三弦为基础,加上柳琴、中阮、大阮等乐器,这种搭配音色丰富,和声效果好。因为琵琶、扬琴、三弦是民间乐队中较有代表性的弹拨乐器,民族管弦乐队只要有足够数量的琵琶、扬琴、三弦,即能成为一个独立的、有特色的弹拨乐器组,再加上和声效果较好的高音乐器柳琴、中低音的中阮、大阮,更是兼收并蓄了以前几次尝试的共同特点,专业民族管弦乐队大多把这六种乐器列为弹拨乐器组的常规编制。这六种乐器中,柳琴、琵琶、中阮、大阮的演奏方法比较接近,音响比较融洽,可以作为弹拨乐器组的四个声部:高音(柳琴)、中音(琵琶)、次中音(中阮)、低音(大阮)。弹拨乐器组的音域自大阮的C到柳琴的g4,共计五个音组又一个五度,全组音域宽广,半音齐全,各个乐器之间的共同音区也较宽。   

弹拨乐器组的旋律分高音区的旋律、中音区的旋律和低音区的旋律,柳琴常用在高音区的旋律中。弹拨乐器组的高音旋律在建国前后比较少见,原因是那时的民族管弦乐队中缺少真正的高音弹拨乐器,当扩充了琵琶和扬琴的高音区后,情况有些变化,但完全解决乐队中的高音问题还是在柳琴纳入乐队的编制之后,目前,弹拨乐器组高音区旋律的陈述方法有:

单一音色 柳琴 扬琴 琵琶

同度结合 柳琴+琵琶 柳琴+扬琴 琵琶+扬琴 柳琴+琵琶+扬琴

八度结合 柳琴+琵琶 柳琴+扬琴 扬琴+琵琶 柳琴+扬琴与琵琶

单一音色中柳琴的高音区亮而脆、渗透力强、有个性,柳琴的高音旋律不是琵琶扬琴所能代替的。柳琴与琵琶或扬琴作同度结合时,由于琵琶扬琴多处于较高的音区,结合后音响较硬,象是加强了柳琴。柳琴与琵琶或扬琴作八度结合,两者多处于各自的良好音区,效果总是会令人满意的,乐曲《晨歌》中一段激动的弹拨乐合奏,如果没有柳琴在高八度重复琵琶的旋律,整个效果将会是暗淡而无光彩的。

在目前流行的乐队编制中,所有的弹拨乐器都能演奏中音区的旋律,柳琴也不例外,柳琴可与琵琶、中阮作八度结合在弹拨乐器组里演奏。柳琴与琵琶作八度的结合时,琵琶旋律在中音区,柳琴作高八度的重复,这个音区的柳琴是不可能突出的,它起了加强琵琶的作用。中阮的音域与琵琶接近,但音色不同,它所特有的淳厚,柔润的中音乐器音色与明亮、清脆的柳琴音色作八度结合时,两者的旋律各有特色,相得益彰。柳琴一般不加入到低音区旋律的演奏中。

弹拨乐器组的和声可分为单一音色和混合音色两类。单一音色的和声,常用的有扬琴、琵琶、阮三种。混合音色的和声,在音响平衡方面是比较复杂的,不能任意匹配,按照四个柳琴,两个扬琴,四个琵琶,四个中阮,两个三弦和两个大阮编制的比例。当柳琴、琵琶、中阮、大阮四种乐器都处于各自的中音区时,所结成的和弦不论强奏或弱奏,基本上是平衡的、协调的。在音色上说柳琴的音色比琵琶更容易接受扬琴,所以柳琴与扬琴的结合比琵琶与扬琴的结合融洽,凡扬琴与琵琶结合的各种和弦,柳琴与扬琴结合都会收到良好的效果;柳琴与琵琶这两种乐器结合的和弦比较协调,分部演奏更好;柳琴、扬琴或琵琶与中阮结合的和弦常以重叠的方法处理,它们之间组成四部和声的写法较少用,两种乐器结合的效果以扬琴、中阮最协调,琵琶、中阮次之,柳琴、中阮较差,故较少用。 

民族管弦乐队自从柳琴加入后有了较完整的弹拨乐器组,以弹乐组为主的用法逐渐增多,单纯由弹拨乐器演奏的合奏曲也不断出现,弹拨乐部分的织体写法较丰富,较之过去基本上停留在齐奏和支声的状态有了很大的发展,就弹拨乐大齐奏来说,也早已突破民间合奏的用法,扩大了它的表现意义,柳琴就是最好的例子,它在乐曲中可做旋律乐器,也可做和声乐器,还可做节奏乐器,与其他弹拨乐器的旋律相互呼应,相映成趣。

二、弹拨乐器组中的柳琴与拉弦乐器的结合

弹拨乐器与拉弦乐器都属丝弦乐器,其音质、音量相当协和,但演奏方式不同。它们之间的结合有三种情况:1.拉弦乐器给弹拨乐器上的每个音符只奏一下。两者结合的旋律象给每一个音符都加上了重音记号,显得非常清楚,如:在高音区用柳琴、琵琶与二胡、高胡结合时,慢速清晰、明朗,快速干净、利索。2.连贯的拉弦乐与震音奏法的弹拨乐结合,多用于较慢的歌唱性的旋律,如:连贯的拉弦乐与时轮时弹、断断续续的柳琴相结合,是民间器乐常用的手法。拉与弹各有特色,互为补充,慢速优美,快速活泼。如:二胡富于表情,柳琴也能深刻表现乐曲,但表现手段各不相同,两者旋律相换,则削弱了乐器个性。

弹拨乐器和拉弦乐器结合使用,目的有三:1.使弹拨乐器的旋律更连贯一些,这只需用少量的拉弦乐器轻轻地作同度或低八度重复,即能达到衬托作用,如:柳琴、琵琶与二胡作八度结合,三弦与中胡作同度结合。又如在丝弦五重奏《映山红花开红军来》中,为了突出柳琴的音色,有意把二胡的力度标低了一级”。2.使拉弦乐器的旋律更清楚些。如:高胡与柳琴结合,颗粒性的弹拨乐器托出连贯的旋律拉弦乐器。3、拉和弹的音响达到所希望得到的效果。这时可采用严格重复的结合方法,弹与拉的份量并重,如:在《山野好风光》一曲中,乐器组合为:柳琴与板胡作八度结合(柳琴与板胡结合音色刚劲)、琵琶与二胡作八度结合,拉与弹的份量就比较平衡。

三、弹拨乐器组中的柳琴与吹管乐器的结合

弹拨乐器与吹管乐器之间的音色、音量及发音方式等的差别都较大,这两种乐器较难融洽,所产生的是“混合”而不是“化合”的效果。但是这种“混合物”却是民族器乐和传统特色之一,如古代的琴箫合奏就是二种传统的结合方式。柳琴进入乐队后也在不断的做着尝试,因为在配器上,乐器的结合方式上本没有什么禁区,只要符合作品要求,什么样的结合都可用,近年来在民族管弦乐曲中,吹管乐器与弹拨乐器结合的实例越来越多,常见的有笛子与柳琴同琵琶的八度结合等等。

近年来,弹拨乐器与吹管乐器结合运用的创作乐曲越来越多。如乐曲《红旗渠》中有一段梆笛旋律,用柳琴、扬琴、琵琶重复,音质结实,旋律跳跃,加上云锣及拉弦乐器的拨弦音,表现出欢快而紧张的劳动情景。在乐曲《千里海河夺丰收》中,运用了柳琴、琵琶、三弦与高音笙的结合,这是因为高音笙的弹吐音与柳琴、琵琶、三弦等比较协调。笙的弹吐音可模仿弹拨乐的效果,还可模仿柳琴扫轮的效果,笙常和弹拨乐器结合演奏一些快速的旋律与和弦节奏。由于两者结合较好,故两者的结合成为创作乐曲的方向之一。

四、弹拨乐器组中的柳琴与吹、拉、弹三组乐器的结合

吹、拉、弹三组乐器中的某些乐器作同度、八度齐奏的用法,是民间丝竹乐的基本配器法,各个乐器的旋律可以有些差异。而在新型的民族管弦乐队中采用时,则常作严格的重复,其结合可分高、中、低三个音区来处理,柳琴被用在高音旋律中,其组合如下:

吹管乐器           弹拨乐器        拉弦乐器

高音旋律 ||梆笛、曲笛、新笛、高音笙、高音唢呐 ||柳琴、扬琴、琵琶       ||板胡、高胡、二胡

中音旋律 ||中音笙、喉管、中音唢呐      || 中阮、三弦、琵琶、扬琴   ||中胡、大胡

低音旋律 ||低音笙、低音唢呐、低管      ||大阮、三弦、扬琴      || 大胡、低胡

柳琴在高音旋律中音区高亢、泼辣、明亮、欢快、活泼,在整个乐队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

有着完整而丰满高中低音旋律的民族管弦乐队,创作乐曲随之而来。在新创作的乐曲中,对旋律、和声及低音的要求更高,如:《钢铁工人多自豪》中吹、拉、弹各组乐器分别都演奏旋律、和声、与低音的混合音色配法,演奏出的音响也很平衡,这也是民族管弦乐中最常见的用法,乐器分配如下:

吹管乐器           弹拨乐器        拉弦乐器

旋律 梆笛1                || 柳琴            || 高胡、二胡

和声 梆笛2、 曲笛、高音笙、中音笙 || 扬琴、琵琶、中阮    || 中胡

低音 低音笙                || 大三弦、大阮        ||大革胡、低音革胡

其中柳琴是唯一的高音弹拨乐器,显示出其在乐队中独立的高音能力。

柳琴的音量较其他乐器明亮出众,其音量还随着配器织体、乐曲表情、演奏场合等的不同而有所变化,故柳琴作为乐队中的一员,应时刻牢记与乐队的整体音响融合在一起。民间有句谚语:“一更一里箫,二更二里箫,三更三里箫”,说明了同为一支箫的音量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显示不同的效果。又如同一个柳琴的扫弦,有时可使人感到强烈、振奋,有时却又显得暗淡、无力,这是同一个道理。所以柳琴在乐曲达到高潮时要在要求下运用最响亮的音区和最丰满的和声效果来表现乐曲,而在整个乐曲需要弱奏时,柳琴这件明亮而有个性的乐器也要适时地收敛音响,以达到与整个乐队的协调与统一。

[参 考 文 献]

[1]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中国音乐词典正[Z].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85,P238.

[2]王惠然.柳琴改革及其乐改观念。中国新音乐史论集之国乐思想[C],香港:香港大学亚洲研究中心,1994,P414.

[3]胡登跳.民族管弦乐法[M]。上海:上海音乐出版社,1999,P333.

[4]同[3],P349.

[5]同[4],P424.

文章编号:1003-7721(2006)02-0134-04

作者简介:何丽丽(1976--),女,文学硕士,聊城大学艺术学院讲师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