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胡琴 > 胡琴论文 > 正文

宋飞:二胡演奏中的二度创作

摘 要 :二度创作是音乐表演的本质属性 ,是 演 奏 、演 唱 者 对作品一度创作文本予以把握 ,将 乐 谱 符 号转化为实际音响的一种艺术创造 。论文主要就二胡演奏二度创 作过程中的几个阶段和二胡教学中如 何从 技 术 层 面 、艺 术 表 现 、记 忆 训 练 、语 境转换等方面对学生进行二度创作能力培养等方面进行了分析 阐 述 。

关 键 词 :二 胡 演 奏 ;二 度 创 作 ;内 心 歌 唱 ;语 境 转 换 ;艺 术 表 现

中 图 分 类 号 :J632.33文 献 标 识 码 :ADOI:10.3969/j.issn1003-7721.2011.04.051

无 论 是 一个优秀演奏家还是一个普通的二胡 研 修 者 ,在 音 乐演奏的行为中 ,对作品的诠释无疑 都 是演奏者对音乐个性 理 解 的 表 达 ,这 种 表 达 即 是 二 度 创 作 。 二 度 创 作 ,是音乐表演的本质属性 ,是 演 奏 、演 唱 者 对作品一度创作文本予以把握 ,将 乐 谱 符 号 转 化为实际音响的一种艺术创造 。 从 传 统 的 经 典 作 品 、地域性民间音乐风格作品 ,到 新 创 作 作 品 的 演 奏 ,优 秀 的 演 绎 都离不开严谨的继承学习 和 具 有 鲜 活个性创造的个人魅力 。 为 什 么 将 此 称 为“二 度 创 作 ”,就 是 因 为 ,演奏家在作品演奏的过 程 中 ,其 态 度 是 积 极 主 动 的 ,是以自己对作品内涵 的 理 解 、认 知后而进行的诠释和解读 。 恰 当 、合 理 地 运 用 技 巧 ,甚至开发出一些新的演奏技巧 ,以 满 足 音 乐 作 品 表 现 的 需 要 ,使 作 品 的 风 格 、情 感 以 及 精 神 的 表 现 等 方 面 ,都 得 到 提 升 ,对音乐作品进行 完 整 、合 一 的 表 达 ,进而达到某种审美要求是二度 创 作 的 重 要 内 容 。 这种富于传承性和个性特征的 二度创作是具有规律 可 探 究 的 。 通 过 梳 理 总 结 ,可 将 其用来进行教学训练 ,进而提高二胡研修者的积 极 主 动 诠 释的能力和技术技巧的应用能力 。 以 下 笔 者 就 二 胡 演 奏 的 二度创作及其教学拟从三个方 面 进 行 阐 述 。

关于二度创作的过程

二度创作的过程 ,是 一 个 全 身 心 投 入 的 过 程 ,也 是 调 动 各 种 理性与感性认识能力 ,以 及 肌 体 多 种 能 力 综 合 运 用 的 过 程 。 这 个 过 程 ,既包括对作品文本 的 理 性 分 析 ,初步获得对音乐作品所要 表 达 的 情 感 内容 ,以及音乐表现形式的感受 认 知 ,并 且 还 要 将 积 累的 演 奏 经 验 ,用于对乐谱的理 性 分 析 ,以 及 演 奏 中 的诠 释 ,这个过程是理性 、感 性 多 次循环协调合一的 过 程 。 其中至少要经过以下五个阶段 :

第一个阶段是初期的案头 作 业 。 这 个 过 程 虽 然 不显 眼 ,并且也不可能在听众面 前 展 示 出 来 ,但 是 对 音 乐 的 演 奏 ,这个步骤却必 不 可 少 。 对 于 一 个 成 熟 的 演 奏 家 来 说 ,其 意 义 自 不 待 言 。 这一阶段是演奏 者 对 作 品 文 本 、创 作 背 景 ,创 作 立 意 、音 乐 的 色 彩 风 格 、运 用 的 技 法特征等方面进行初步的 理 性 分 析 的 过 程 。 顺 便 说 一 句 ,这 一 案 头 工 作 ,实际上是需要调 动以往全部的感性体验和音乐经验来完成的 。

第二个阶段应该是读谱和 唱 谱 。 在 我 从 小 开 始 学 琴 之 时 ,父 亲 ①  就 要 求 我要建立一种内心的歌唱 。 这 种 内 心的歌唱实际上是在启发自己的联想和想 

象 ,形成内心的视觉 ,感 受 音 乐 的 情 境 。 这 种 内 心 的 歌 唱 和 内 心 的 视 觉 ,也是父亲在整个教学 过 程 当 中 一 直 给 我 训 练 的 一 部 分 。 在 读 谱 的 过 程 当 中 ,根 据 实 际 的 需 要 ,有时不仅要读旋律谱 ,并且还要读总谱 

(好 的 演 奏 者 ,特别是一个教师都应 当要有这样的能 力)。 这 样 ,不 仅可以全面的 了解作品的整体架构 、 布局 、织 体 ,也可以了解音乐作 品 的 风 格 、特 色 ,以 及 音 乐 语 言 叙 述 的 特 点 。 读谱过程实际上 是 一 种 “死 谱活 唱”的 过 程 ,通过这一过程 可 以 打 破 局 限 。 这 里 讲 的 局 限 ,一方面是乐器本身的局限 ,另 一 方 面 是 由 演奏习惯形成的定势这种局限 。 二 胡作为一种旋律 乐 器 ,有 自 己 固有的音色表现 特 征 和 音 域 ,但 是 ,任 何 一 种 乐 器 ,都同时具有某种 优 势 和 弱 势 。 比 如 二 胡高音区的音质 、音量会一定程度 上的弱化和衰减 , 这 就 是 乐 器 本身方面的局限 ,在 面 对 一 部 新 作 品 的 时 候 ,可能通过我们的歌唱,会对作品的音乐内容 、内涵,会有更多本质上的理解 ,而 不 受乐器本身的局 限 。第 二 个 局 限 ,包括演奏中控 制乐器能力的局限 、 演奏习惯的局限 ,以及音乐表达的 固有习惯的局限 。 固有的演奏习惯 ,经常会不自觉的 、在不同程度上影 响二度创作的演奏 。 因 此 ,我 们 通 过 读 谱 、唱 谱 阶 段 时 所 获 得 的 对音乐自身应有的认知和感 知 后 ,上 述 局限便能一一突破 。

第三个阶段是视奏 。 它 是 将 音 乐内心歌唱感知 的 需 求 和 乐 谱当中的提示要求相结合 ,将 乐 谱 转 化 为 实 际 的 演 奏 音 响 效 果 。 根 据 我 个 人 的 体 会 ,直 觉 力是这一过程的重要因素 。 有 了 它 在视奏时就能将 自己对音乐的认知甚至某种“熟 悉”的效果显现出来 

(这 种“熟 悉 ”,实 际 上来自原来积累的音乐经验 )。 当我们把内心的歌唱及对音乐的理 解转化成乐器的 操 作 时 ,就 等 于将对音乐语言的熟知转化 成 一 种 动 作 思 维 进 行 操 作 。 通 过 这 个 过 程 ,会让我们更好的 选择 恰 当 的 弓 法 、指 法 ,去 完 成 对 作 品 的 语 汇 、分 句 、 乐段 、风 格 、情绪以及音乐形象的表现。这种表现来之于一种内心的需求,在分析、视奏的阶段,如何把作曲家在乐谱上的提示———多指对乐句的分句、韵律的变化、力度的起伏等变化 ——— 化成一种内心需 求 。 只 有 将 乐 谱上提示的信息 ,与自我的认识相结合 ,才能更好地在演奏中去发挥各种技巧运用的可能性。

第四个阶段是演奏中恰当运用技巧 、处理音乐的过程。音乐演奏中对音乐风 格 的 表 现 ,是 需 要 演 奏技巧来支持的 ,并且也是一个不断处理、调整音乐的过程。在这过程中,我们要运用音高、音色、力度、节奏、速度等多种因素的对比变化 ,善于抓住所奏音 

乐内在的运动规律 ——— 准 确 把 握 所 奏音乐的律动感 觉 ,同 时 对 音 乐 语 汇 、句法、整体布局和情感张力进行把控,获得一个音乐二度创作的自由空间。此外,我们还要注意如何准确的把握风格。特别在接触各种民间音乐风格的作品时,面对不同地域、不同民族风格 ,这就需要根据其不同音阶调式特征、不同节奏特征、不同旋法特征 ,以及不同的分句、润腔特点、特殊的演奏技法等等,进行合理的选择应用 。这些恰当选择的能力,是二度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需要有意识的强化训练 。

第五个阶段是对音乐内涵的挖掘,是情感表达与技术技巧运用达到一个高度统一的阶段。这个阶段要让演奏者能够准确地塑造鲜活生动的音乐形 象 ;准确地,传递各种丰富、复杂多变的情绪,赋予音乐的表现以戏剧性变化和冲突 ;准确地描写音乐作品的意境和内在的精神寓意 。 也 就 是 说 ,这 个 阶 段 是使演奏者的演奏达到技术 、艺 术 、文化精神层面的 高度统一的过程 。

因此,我认为,二度创作的过程是一个自我“雕” “塑”的过程。“雕”是去除一些东 西,“塑”是 增 加 一 些 东西。这里指的是,我们如何就自身的演奏 及 乐 器 本 身的特征、局限,根据音乐表现的需要,或 是 增 加 或 是 去除一些东西,将音乐的表现不断提升、完善。

二度创作能力的训练

第 二 个 方 面 ,我 想 就 关于二度创作能力训练的 问 题 ,谈一谈自己的想法 。 二 度 创作能力的训练 ,应 该说是开启音乐感知力 、想 象 力 、演奏技巧的运用和 音 乐 的 组 织 能力的综合训练 ,也 是 作 为 一 个 演 奏 者 能够达到得心应手所必需的训练过程 。

1.关于技术层面的训练 

首先 ,我们在技术层面的训 练 当 中 ,要 挖 掘 作 品

本 身 提 供 或 要求的演奏技 术 的 可 能 性 。 比 如 说 ,关 于二度创作中选择恰当合理的 弓 法 指 法 。 在 我 演 奏 刘文金先生的无伴奏套曲中《火 ——— 彩 衣 姑 娘》的 时 候 ,其 旋 律 是 2/4 拍 的 一 小 节 八个十六分音符 ,小 三 度 不 断 上 移 的 模 进 。 作 曲 家 在 乐 谱 上 ,可 能 只 划 一 个 连 线 ,告 诉 你这是一个乐汇 ,而我在演奏的时候 , 最 初 用 分弓十六分音符来演奏 (其节奏语言见例 1)。后 来 随 着 对作品不断的熟悉 ,我试探着用了很 多 种 弓 法 去 演 奏 。 比 方 说 连 续的两拍十六分音符 , 奏 成 四 个 音 一 弓 ,八 个 音 一 弓或者两个音一弓 。 最 后 我 划 出 来 的演奏弓法有两种 ,一 种 是 第 一 拍 是 三 个 音 连 在 一 起 ,其 它 是 分 弓(见 例2a)。通 过 弓 法 ,完

成了一个内在节奏的重新诠释(见 例 2b)。

在 教 学 中 ,我会就这类问题跟学生去探讨 。 因

为 每 个 学 生 对音乐的理解不同 、每 个 学 生 演 奏 中 的 个 性 能 力 会 有 所 不 同 ,我会去启发他们使 用 适 合 自 己 的 那 种 弓 指 法 。 我 有 一 个 学 生 ,她在演奏练习的 时 候 问 我 ,她 定的弓法合适不 合 适 ? 她 把 这 八 个 音 符划成三个音连弓 、三 个 音 连 弓 、最 后两个音是分弓 

(其 弓 法 划 分 和 实际节奏效果见例 3a、b),这 样 就 很 有 印 度 音 乐 的 节 奏 色 彩 。 当 时 我 就 特 别 高 兴 ,认 为 她划的弓法比我原来的弓法更有 风 格 优 势 。 所 以 我 建议她在两次反复的演奏时 ,一 次 用我设计的弓法 , 一 次 用 她 设 计 的 弓 法 ,这 样 ,演 奏效果富于变化 ,具 有不同的节奏特点和韵律 。 无 论 是 自我演奏的二度 创 作 ,还是在教学当中与其他学生 商讨的二度创作 , 在 运 用 技 术 语 言 的 层 面 ,都有很多可以拓 展 和 探 讨 的空 间 。 而 这 个 探 讨 、训 练 的 过 程 ,不仅使个人音乐 能力的训练得到提升 ,同 时 也 是 对 作品以新的诠释 、 推 敲 和 提 升 。

例1

图片1

图片1

例2

图片2

图片2

例3

图片3

图片3

2.关 于 艺 术 表 现

在 演 奏 中 ,我们面对的作品有 不 同 的 风 格 、不 同

的 音 乐 表 现 需 求 。 这 些 作 品 也 需 要 有 准 确 、深 刻 的 艺 术 表 现 。 在 演奏的二度创作 过 程 中 ,演 奏 家 所 要 把 握 的 原 则 ,应该是强化风格 。 这种对作品音乐风 格 的 强 化 ,不 仅有对音乐内容和情绪刻画 的 一 种 充 分 表 现 ,与 此 同 时 ,甚至还可以强化 演奏家比较优秀 的个 性 发 挥 。 如何才能有上乘 的 艺 术 表 现 ? 这 似 乎 是 一 个 演 奏 家要谈论的永恒话题 ,同 时 也 是 最 难 以 说清 的 问 题 。 这 方 面 ,演 奏 家 个 人深厚的艺术修养 、 敏锐的艺术感知力 、对音乐风格的 判断力和把握力 , 都 是 必 要 的 。 但 是 ,无 论 是 何 种 音 乐 ,首 先 要 做 到 的 ,是对音乐风格的准确把握 ,特 别 是在对民族民间 音 乐 的 演 奏 ,对于作品的风格 ,尤 其 应当给予强调和 突 出 。

3.关 于 记 忆 训 练

记忆训练是一个非常复杂但是 又可以变成简化 

的 训 练 。 我 总 跟学生开玩笑说 ,其实拉琴没有那么 复 杂 ,它 与 我 们生活当中的很多动作和 操 作 是 一 样 的 。 对 这 种 动 作的记忆在练 习当中会不断熟悉 ,变 成 一 种“习 惯 成 自 然”(专 业 词 语 叫 “动 力 定 型”)。 如 果 每 个 人 都 能将对乐器演奏的动作把握 ,像 生 活 当 中的动作细节那样熟悉 、适 应 的 话 ,我们的教学就会 是 轻 松 自 然 的 。 比如我们每个 人都会洗脸刷牙 。 即 使 房 间 停 电 没 有 灯 ,我们也绝不会把牙 刷 刷 到 不 该 刷 的 地 方 ,不 会把自己弄的 不 舒 服 。 这 就 是 一 种 动 作 的 记 忆 和 感 知 的 记 忆 。 在 演 奏 中 ,我 们 要 面 对 的 问 题 是 整个演奏当中的记忆 。 这 个 记 忆 是 多 侧 面 的 ,比如说演奏创作当中对旋律 的 记 忆 ,会 不 会 演 奏 时 忘 了 谱 子 ,旋律在心里是 不 是 能 够 记 住 。 同 时 还 有动 作 记 忆 ,这是一个可以再细 化 的 概 念 ,比 如 综 合 动 作 的 记 忆 ,不 同 的 手 型 、指 距 的 记 忆 ,手 的 动 作 方 向 的 记 忆 ,速 度 、时 间 的 记 忆 ,动 作 结 构 的 记 忆 、动 作 程 序 的 记 忆 、过 程 感 的 记 忆 ,还 有 重 量 (力 度)的 记 忆 等 。 在 音 乐 演 奏 中 ,还 有 情 感 记 忆 、音 乐 形 象 记 忆 、 音 乐 风 格 的 综 合 记 忆 等 。 在 二度创作的过程中 ,离 不 开 这 些 诸 多 方 面 的 记 忆 ,同 时 这 些 记 忆 构 成 的 可 以不断充实的演奏经验 ,为二度创作提供支持 。

4.演奏中语境的转换 

演 奏 家 在 音 乐 诠 释 的 过 程 中 ,传达着不同层次 

的 意 图 。 我 们 在 演 奏 时 ,要 传 达 作曲家的创作意图 。 同 时 ,作曲家创作的音乐内容 当 中 ,也 有 人 物 、时 间 、 地 点 ,情 境 ,要传达某一特定情 境中的人物意图 。 演 奏 者 是 传 递 、表达音乐内容的 关 键 。 有 时 ,演 奏 者 个 人 对 音 乐 的 理 解 和 意 图 ,也 会 融 在 其 中 。 从 另 一 个 角度 ,从审美接受的角度看 ,演 奏 者也不能忽视坐在 台下聆听音乐的人 ,音 乐 演 奏 成 功 与 否 ,其 中 也 应 考 虑 到 听 众 对 音乐的感受和 共 鸣 。 从这个意义上说 , 作 曲 家 、演 奏 家 以 及 听 众 ,都有自己的语境 。 所 以 , 在演奏的过程当中 ,我 们 的 音 乐 要贯穿不同的语境 。 一个是作曲家的语境 ,包 括 作 曲 家 的 理 念 、表 达 和 思 想 情 感 、作 品 当 中 的 人 物 等 。 但我们不可能只是去 表达 他 人 的 感 受 ,做 一 个 传 声 筒 ,我们要融入自己对 音 乐 的 理 解 和对生命情感的认知 ,这 是 演 奏 家 自 己 的 语 境 。 我 们 也不只是拉给 自 己 听 ,我 们 还 要 拉 给 观 众 听 。 这 又 涉及到音乐的 三 度 创 作 了 ,即 听 者 对 音 乐 的 理 解 、想 象 、感 知 、共 鸣 。 这几个不同的语境 层 面 ,在演奏的过程中 ,经常是不断转换的 。

比 如 在 演 奏《二 泉 映 月》的 时 候 ,既 是 阿 炳 的《二 泉 映 月》,是 他在那个时候感悟人生的 《依 心 曲 》,同 时 ,当我在演奏的时候 ,也有我自己心中的 一 弯 月 亮 ,有我对阿炳生活遭遇的解读 、共鸣和我个人的人

生感 受 、抒 发 。 听众在聆听的时候 ,也有他们对音乐 的理 解 、感知与自我内心感受 的 共 鸣 。 在 演 奏 中 ,我 不可能从头到尾只去想阿炳当时 的 所 思 所 感 。 我 是 宋飞 ,也 是 阿 炳 ,也是聆听音乐 的 听 众 。 就 好 像 我 们 在聆 听《梁 祝》的主旋律的时候 ,听到了优美的旋律 , 内心升腾出一种情感 ,对 甜 蜜 爱 情 的 向 往 ,它 成 为 了 中 国 爱 情 的 一 个 符 号 ,是中国音乐的一种 独 特 的 特 质 。 我 们 在 演 奏 《梁 祝 》时 ,也 是 不 断 的 从 技 术 达 到 艺 术 和 人 的 高 度 统 一 ,达到精神符号和情 感 符 号 的 共 通 。

我还要在这里强调内心听觉 建 立 ,之 前 ,我 提 到 了二度创作过程中的内心歌唱 、内 心 视 觉 ,还 要 建 立 内心 的 听 觉 。 这牵扯到我们演 奏 中 的 情 感 、意 象 、动 作 、音响效果等的循环反馈 。 这 就 是 说 ,在 二 度 创 作 的 过 程 中 ,我们对音乐的理解 ,形 成 了我们对音乐的 情 感 认 知 。 因 为我们有了那样 的 情 感 认 知 ,当 我 们 用 内 心 去 歌 唱 、解读音乐的时候 ,便 对音乐有了一种 思 维 。 这种思维会引导我们无论是 表现何种喜怒哀 乐的 情 绪 ,都会导致呼吸的变化 ,动 作 的 变 化 。 当 每 一 个正常人表达的时候,是用语言和肢体的动作 去 交 流。而一个演奏者是通过人的心理、生理和 乐 器 的 物 理达到一种协调,这就是所谓的得心应手。 在 演 奏 过 程当中,我们不 只是简单的信号输出,然 后 就 不 再 调 整了。好的演奏家都会在得心应手的同时,很 好 的 去 反馈信息、去调整再输出的信号,形成记 忆,这 样 就 构 成了我们二度创作状态中的良性循环。 在 这 循 环 过 程中,内心的听觉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二度创作能力的培养的思考

在 此 ,我 想 谈 谈 在 教 学 中对二度创作能力的培 养 。 这 种 能 力 的 培 养 ,应 当 全 程 化渗透到教学的过 程 当 中 ,将技能的训练与思维 、认知的训练同 步 进 行 。 传 统 的“以 曲 带 功”训 练 方 法 ,有 很 好 的 优 势 ,它 能使我们在音乐中训练技术 ,同 时 增 强 音 乐 表 现 ,但 用“以 曲 带 功 ”训 练 的 学 生 ,他的技巧只活在那 首 曲 子里 。 相 对 而 言 ,西方练习曲强 化技巧的训练方式 , 虽然也有其长处 ,但是在一定程度上 ,会 把 对 音 乐 的 感 受 力 剥 离 。 如能将上述两方面的 优势结合在一起 将 事 半 功 倍 。

除了这点以外,二度创作能力的培养以及乐感 的 开 发 ,要重视素质的培养和能力的形成。在这个意义上 ,二度创作已不是狭义的对 原创作品的诠释 ,而是面对所有要演出的作品。我们需要注意的问题 ,是音乐表达规律的特殊性和普遍性的兼顾,和对独创性的把握和正确的引导 。

最后我再说两点在现代传媒环境下 ,教学当中遇到的问题 。

现在的传播手段非常好,演奏者面对的 “参考例”扑面而来 ,学生往往会习惯甚 至更愿意通过模仿 去 求 得 所 谓 的 成 功 ,但 是 ,也 是 在 这 个 时 候 ,那 种 个 性 化 的 、通 过 自我的意识和理解所形成 的 对 音 乐 的 解读 、认 同 ,可能就会在学生的学 习和教学中被忽略 掉 。 这 时 ,我们在教学当中 ,可 能 会看到学生在慢慢 忽 略 对 自 我 的 认 知 。 他 们 对 音 乐 的 理 解 、思 辨 如 果 不再有自我的理解 、体 验 ,慢 慢 就 很难摆脱一种统一 的 标 准 化 、模 式 化 。

还有一点就是对乐谱的依赖 。 乐谱的提示并不 是 有 血 有 肉 的 音 乐 的 全 部 。 在乐谱提示之外 ,我 们 应该更多培养学生对音乐的感 受 力 。 不 要 做 乐 谱 的 “奴 隶”,不要缺乏自我情感去表达音乐的意识 、个 性 。

我曾经比喻作曲家在我们二胡 的发展过程当中 像 灯 塔 一 样 。 他们以他们的 视 野 和 思 维 ,创 造 了 一 番 音 乐 的 天 地 ,为一件乐器的发展提供 无 限 的 积 极 的 可 能 性 ,去 成就音乐和乐器 。 而作为二度创作的 演 奏 者 ,我 们 的 探 索 ,也 可 以 相对于作曲家的外力 , 而 在 自 己 对 音 乐 的 探 究 中 ,形 成 另 一 种 发 展 甚 至 创 造 音 乐 的 动 力 。

在 教 学 环 境 中 学 生 二度创作能力的训练 ,不 仅 是技 能 的 训 练 ,更重要的是一种 能 力 的 培 养 ,是 在 人 才 培 养 中 ,艺 术 修 养 、音 乐 个 性 、品格积淀成就的过 程 。我父亲宋国生教授一 贯在教学中提倡 ——— 把 真 挚的 情 感 、浓郁的风格与高超的 技 艺 完 美 结 合 、高 度 统 一 。 这 在 我 探究和实践二 度创作的过程中 ,一 直 给我以影响和引导 。

以上是我对二胡演奏过程中有 关二度创作问题 的 思 考 ,是 多 年来演奏实践和教学实践 中 的 切 身 体 会 和 一 些 反 思 。 目 前 ,对 于 这 方面命题的研究还较 少 ,希 望 能 有 更多专家同仁 参 与 ,取 得 更 多 成 果 ,以 指导更多的人能够在训练中获得自 我音乐表达的能 力 ,成为具有个性创造力的演奏人才 。

注 释 :

① 笔者父亲宋国生 ,著名二胡演奏家 、教 育 家 ,天 津 音 乐 学 院 教 授 。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