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胡琴 > 胡琴论文 > 正文

雪山魂塑的历史音画——刘文金新作《雪山魂塑》析

刘文金的新作《雪山魂塑》是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而作,2007年10月在南京举行的第六届中国音乐金钟奖二胡决赛作为指定曲目。乐曲结构并不长大却给人以一种全新而强烈的民族音乐风采的感觉。这是一首描写与刻画红军长征将士的音诗,是一曲缅怀和崇敬革命先烈们的颂歌,是一幅史诗般革命斗争历程的雕画。作者生动地捕捉到了人民英雄纪念碑上,那栩栩如生的革命战士音乐形象。“凝固的建筑(雕像)”给予“生动的音乐”以巨大的启迪,而那“流动的音乐”则给予建筑(雕像)以灵魂的升华。这些革命战士通过作者灵巧而有生命力的音符,活龙活现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水湍急,山峭耸, 铁索桥上显威风,踩波踏浪歼敌兵;雪皑皑,野茫茫,雪山低头迎远客,野菜充饥志越坚。”(《长征组歌》词)

乐曲是一部带有音诗和音画性质的单乐章二胡协奏曲,共分为征途、雪山、战友、朝霞四个部分:

征途——乐队以钢琴模拟神圣的钟声开始,强烈的三连音模进音调奏出,气势磅礴、坚强有力。然后,四个半音的铿锵进行,推出了乐队奋勇前进的行军节奏型,拉开了史诗般长征的序幕:

这个前奏作者不仅以号角式的音调,突出了红军部队踏上征途,红旗漫卷西风的英武形象。而且,以半音的推进落于羽音上,有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勇往直前的精神气概。在短小的引子中,已经体现了中西音乐结合的风范。推进式的附点节奏、象征着前仆后继的碎步声,铺垫出二胡歌唱性的、伸展宽广而充满自信的主题旋律:

这个主题可以从几个方面看出作者深思熟虑、匠心独具的构思:一是开始的五度大跳,以及整个音域、音区的开阔,旋律线的上下翻腾,给人以一种辽阔的视野和前进的气势,展示了一支具有革命抱负的队伍,眺望着高耸的削壁峻岭、淌着寒水激流,踏上了漫长而艰辛的征途。二是运用附点与三连音节奏相结合,既带有一种征途漫道真如铁的沉重感,又有一种坚忍不拔的意志力量。尤其应该指出的是,二胡歌唱性的主题旋律与伴奏强烈的节奏型动机相配合,具有那种中国传统【摇板】紧打慢唱的节奏特点,甚至于独奏二胡真正以【摇板】式的节奏来演奏也是可行的。这不能不说是作者颇具匠心的设计,使西洋技巧元素与中国音乐特色完美地结合起来,这是需要中西音乐两方面创作功底的。三是运用传统的变徵音与羽调式相结合,使旋律略带悲壮的成分。慷慨的羽声与悲切的变徵声交织在一起,音乐形象准确、生动而典型。这又需要作者具有精确把握音乐形象的特殊能力,中西音乐创作技巧的融通,以及善于组织音乐旋律结构的本领。接着,运用不断模进和干脆利落的音调,表现出一种奋勇向前的精神:

这里,作曲家利用了同主音大小调的关系,由g小调转入E大调(前la=do),使音乐更为坚定明亮、铿锵有力:

紧接着的大调音调具有鼓舞人心的作用,也具有辉煌的色彩,似乎在不断地召唤着同志们奋勇前进:

接着,又转回g小调,在乐队半音升降的强烈衬托下,二胡个性化的旋律,又张扬了战士们一种坚毅不拔的战斗精神:

这是由铿锵的节奏型,半音的旋律进行,二胡的颤弓音色,以各种生动的音乐形象,来模拟行进中的各种艰难险阻,同时,也表现出战士们坚韧的精神面貌。之后,乐曲转入了F调,伴奏出现了艰难跋涉的节奏型后,乐曲进入第二段:

雪山——由二胡节奏自由向上爬行的导句开始,乐曲转入了D调以刻画战士们心声为主的慢板段落。他们互相帮助、互相勉励,心心相惜,充满着温暖的战斗友爱:

这一主题通过二胡众多的装饰半音,多用内弦较淳厚的音色,以表达一种深厚之情,同时,也带有一些遐想、思索、倾诉的情感。突然,一阵寒风瑟瑟扑面而来,这是用二胡的颤弓与下行音阶来表示的。整段慢板刻画较为细腻,似乎是红军队伍弯曲绵长,红旗在前腊腊飘扬。面对着座座高耸的雪山,战士们艰难地向上爬行着,但心中仍充满着必胜的信念。接着的快板出现了坚定的音调,象征着革命队伍一往无前的精神:

在经过不断向上奋进的音调后,二胡旋律用斩钉截铁的四分音符来表示坚定的步伐,他们前赴后继,勇往直前,百折不挠!再大的困难也被战士们踩在了脚下。而后,演奏者用右手的弓根将弓毛紧压内弦,弓杆磨擦外弦,发出双弦噪音,左手上下有序滑动。这一特殊的演奏技巧配合伴奏的半音进行,仿佛山谷中深沉的巨响暗示了部分战士的壮烈牺牲……。

战友——这又是一段写意性的段落,作曲家以歌曲《十送红军》为主题,温馨而亲切。当协奏乐队中弹拨乐器奏出这个主题时,独奏二胡则以江西山歌风的支声复调同它紧密融会在—起,着力刻画了红军战士在夜宿时梦中思念故乡亲人的深厚感情,又如红军伤病员牺牲前在弥留之际,对乡音乡情朦胧的回顾与真挚的寄托。乐曲以ЬB调予以描写,使旋律更为情深意满:

朝霞——乐队奏出号角性的音调,预示着从江西出发的长征队伍,马上就要引来胜利的曙光。二胡奏出了较为抒情自由伸展的旋律,意境开阔富于歌唱性,与伴奏乐队互动:

接着,乐队强力奏出陕北民歌《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的主题音调,二胡则以华彩式的跃动音型,着力描绘红军长征到达陕北时欢快的心情。此段又转回到乐曲开始时的G调。但这种上四度转调正如早晨的霞光那样,使旋律具有明亮、炫耀的色彩:

尾声——二胡运用连续快速的叠句,旋律高低起落、节奏疏密变化、音程大小替换,使乐句色彩变幻莫测,形成巨大的冲击力量,从而把乐曲推向了高潮:

最后,坚定的结束句犹如青山上的石雕铜塑,将长征精神永远铭刻在人类历史的记忆之中:

刘文金创作的这首新作,是他二胡创作上又一成功的杰作。从他的《豫北叙事曲》《三门峡畅想曲》到《长城随想》,每一步他都是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其创作思想日臻成熟,创作手法更趋娴熟。例如,在此曲中我们可以看出,他那融贯中西音乐的驾驭能力:既有西洋动机式的音调,大小音程的色块变换,大小调的色彩变化,又十分注意民族情感的表露,民族音乐语言的表达,以及民族调式的表情,等等。在不大的乐曲结构上能转好几个调,但均不是无的放矢、炫耀技巧式的,而是与特定的内容密切相结合的。其实,转调运用并不难,难就难在二胡这种音域相对比较狭窄的乐器上,转得自然妥贴、合情合理,转得天衣无缝、不留痕迹;既解决了二胡音域较窄的难点,又充分结合发挥了旋律调性的优势,这才是极不容易做到的一件事。非要有娴熟的中西音乐创作底子,又能非常熟悉二胡乐器的性能而不可为。

在二胡曲中能出现如此重大历史题材的作品,不愧是作曲家的一大贡献。这就是要紧紧抓住内容的音乐形象,准确而生动;要与乐器的性能密切结合,像为其定制的那样;还要使技巧的运用流畅自如,不生造硬搬。突出乐曲的“神韵”,其“神”就是长征的精神与意志;其“韵”,就是要散发旋律的“韵致”,给于英雄雕塑以灵气。这就要求作曲家具有深邃的思维、丰富的想象、巧妙的构思、日月的积累,灵感的捕捉而获得的。如果深入到技术后面的则是精神,把握乐章背面赋予精神的人格,这才可以看出一个艺术家的创作活动过程及魅力。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雪山 历史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