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葫芦丝巴乌 > 葫芦丝巴乌论文 > 正文

巴乌学习中的若干基本功训练问题

巴乌是中国传统民族乐器中很有特色的一种吹管乐器,流行于云南省哈尼族、彝族、苗族地区,是一种横吹的单簧发音乐器,形制类似竹笛,大多竹制,也有木制的,以簧片震动发音。

一般流行的是传统的巴乌,开七个指孔和一个附加音孔,音量较小,音域也比较窄,只有一个八度多一个音,这对于音乐表现力来说,有较大的局限。但它音色甜美、柔和,具有强烈的地方特色,又相对容易上手,所以人们对它还是非常熟知和喜爱的。

改良后的巴乌通过加键,在保持原有音色特点的基础上,扩大了音域,达到了两个八度多,而且音量和音乐表现力提高很多,但由于制作和演奏的难度有所增加,所以并不是很流行,主要是专业演奏人士使用。

巴乌的演奏方法,在许多巴乌教材中已有详细介绍,在此笔者并不想作全面的介绍,只是根据平时在演奏和教学中得到的一些心得体会,主要针对初学者基本功训练中遇到的常见困难,提出一些想法,希望能给学习者一些指导,让大家碰到类似问题时能做一些参考。

一、呼吸

所有管乐演奏,都首先涉及呼吸问题,管乐演奏素来讲求“气、唇、指、舌”四大要素,“气’是管乐演奏要素之首。其实,“气”不仅是初学者最容易遭遇的困难,而且到最终你能演奏得多好,也还是一个呼吸问题。因为以后所有的问题,都与呼吸有直接的关系。

呼吸方法错误是最常见的问题,部分初学者运气好或能顺利侥幸过关,但总有许多人碰到困难,这足以困扰他多年。当然,教师引导得当能让绝大多数的学习者避免这个困难。以下谈到的问题不仅仅是巴乌演奏,而且适用于所有的管乐演奏。

在此谈一些注意要点:

1.初学者在最初1个月的学习中,不应使用全部的肺活量来呼吸,这样做很容易导致不必要的紧张和错误。

建议初学者开始只使用一半的肺活量。我们平时的日常活动,如走路、说话,大家都不会注意到呼吸;这是因为要维持我们生命的最低呼吸要求是不大的,所以这种呼吸方法是很自然的。演奏时的呼吸当然不同了,动静大得多,最终可能会用到几乎全部的肺活量,所以刚开始不宜明显增大肺活量,应该从比自然肺活量稍微多的呼吸量开始,在正确的前提下,逐步增长肺活量。

2.把呼吸过程讲解得太多、太详细,也容易导致紧张和错误。

在日常生活中,没有人会走同手同脚,但在军训中常常见到。一般高度集中注意力的情况下,才会容易产生这种动作失调的问题。所以要尽量鼓励以自然的方式,在教师引导下,用模仿和想象来自然形成正确的呼吸方法。科学地讲解横膈膜的运动等原理是有必要的,但最好在正确掌握呼吸方法后,为进一步学习提高掌控能力,自如地运用呼吸时再谈到。

3.想象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管乐呼吸的困难在于它和普通的生活呼吸方法是不同的,一般的生活呼吸都是胸式呼吸,而管乐演奏的呼吸方法是胸腹式的,很难体会,最好使用想象力将生活呼吸自然引导到正确的管乐呼吸方法上去。

想象的办法是很多老师也用到的,但有人说管乐吸气像“闻花香”,这并不很准确,因为闻花香只是用鼻子呼吸,这和我们要求的口鼻齐吸是不同的:其次,让初学者闻花香实际还是胸式呼吸,不会变成胸腹式呼吸。“剧烈运动”的比喻也不可取,这种呼吸的强烈程度是有一定可取性的,但与其是让学习者体会这种不常用的呼吸状态,不如让他用想象的方法自然改变生活呼吸状态效果更佳。

首先让学习者体会“划船”式的“反呼吸法”。具体做法是吸气时感觉气息是从腹部开始向后运动到背部,一直到头顶,呼气时气息再从头顶向前运动到胸部,并落回腹部,整个运动方向就好似在划船,双手向前推动就是呼气,往回拉就是吸气。这种想象有两个好处,一是学习者能首先开始正确的呼吸姿势,动作也比较大,有利于正确引导呼气,二是以后的演奏有比较自然协调的身体动作,台风也比较好。

比喻的方法很多,一种失去引导效果,还可以再换另外的比喻。比如,我们还可以将呼吸比拟为游泳,呼气手往外往前推动,吸气就好比是往两边滑动,还可将呼气比喻为往前推开窗户,或比喻为“叹气”。

这些圆圈运动方式可以说是最正确的原始呼气方式,它的运动循环比较短,所以在学习者掌握这种基本方法以后,就可以建议他在呼气开始后,将这种“向前画圈”似的运动轨迹打断,在胸腹的部位分别向左右运动开去,就能发出稳定悠长的长音了。这样的长音音色是非常宽厚、自然甜美的。

4.先学呼气,后学吸气。

呼气一般都比吸气更容易正确掌握,应该先学会呼气,吸气先吸少点,呼气方法掌握了,吸气方法的掌握也就不远了。

5.平稳的长音是比较难练的,建议经常使用“四短一长”的长音训练方式。(如谱例1)

谱例1

谱例1

一般学习者刚开始练习时,是很难第一次就直接准确发音的,通过数次重复,提醒他学会倾听自己的声音的习惯后,他会自我调整到最佳状态。

二、唇的训练

唇的训练主要指训练提高发音准确性的嘴唇力度控制,三度一一八度的音程训练的解决的主要方法。吹奏跨度大的音程,能体会到不同音高的嘴唇松紧程度,还能同时训练到运气力度,气息方向变化的准确程度等多种内容。训练中最好也用多次重复同一音程的方法,能提高学习者的练习注意力。

002

谱例2

训练应该就像进实验室一样,没有练习目标,就宁可不吹,专注地进行训练能事半功倍。多次重复训练相同动作的重要性和乐趣在各种训练内容中作用都是极其大的。

三、手指的训练

手指的训练问题有很多要求,但手指如何能运动自然和快速是大家注意的焦点。

1.手指的速度可以由以长音为基础的打音训练得到解决,需提醒学习者注意力只能放在长音和手的支撑点上(支撑点即除了正在打音的那个手指以外的其他放在巴乌上的手指)上,少想正在打的手指有利于让它自由潇洒地运动。可以比喻为用锤子敲铁钉,放松的手腕和手指能让整个动作协调、准确。

2.手指的速度不是初学时最重要的问题,初学时一般要尽量放松(放松本身就是初学时的主题),不要达到最高速,最多达到最高速的80%就可以了,要充分放松手腕和手指。只有完全正确掌握手指的运动后,才能提速。提速时就需要你适当地增加一点儿手腕和手指的紧张度了,这样才能达到你能达到的最高速。

四、舌头的训练问题

1.舌头的训练主要是集中在单吐和双吐技巧上,三吐在巴乌的演奏中运用不多,吐音也有一个速度问题,和手指的要求相类似。要注意轻松和慢速训练能让你正确,正确后适度的紧张能让你真正快速起来。

2.清晰度问题是演奏吐音时,运用舌头的部位问题,应该尽可能的运用舌尖来运动,舌头其他部位应该尽可能放松平躺在牙床上,但要注意演奏吐音时嘴唇比演奏相同的长音要稍微紧张一点。

五、部分技巧问题

1.半孔演奏技巧

半孔是比较高难的技巧,能演奏出一些正常全按指孔没有的音;而且,运用得好,音准比叉指手法更准;同时,半孔是滑音技法必须掌握的前提技法,一般某一指孔与高音的关系是大二度的指孔都应该掌握这种演奏方法。

具体演奏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一般我们持巴乌的双手都是像握着一个鸡蛋一样是圆形的,按半孔时可以将需要的手指单独翘直,这样就自然按住了指孔的内半孔,放开了外半孔,按放的高低距离用听觉来调整,音偏高了就压低一点,音偏低就抬高一点,这种方法适用于使用在指孔距离窄,难于左右移动手指的时候:第二种方法是向高音方向平行移动手指,用听觉调整滑动的左右距离,音偏高就少移动一些,音偏低就多移动一些,这种技法适用于演奏滑音技巧需要按半孔时使用。两种方法都应该掌握,要分别练好。

2.滑音

滑音是巴乌演奏必不可少的,一种非常有韵味的演奏技巧,单独手指或单组手指(多个手指同时移动)的移动训练是需要耐心仔细地来训练的,移动的方法是单个或同时左右移动。上滑音向高音方向移动,下滑音向低音方向移动,复滑音按需要的方向开始移动,然后再回到起点。

这种滑动技法很多人只是简单的左右运动,其实准确地训练,并不是平行的左右运动,而是单个手指或多个手指同时的划圆圈运动,上滑音顺时针运动,下滑音逆时针运动,在指孔上方划一个小圆圈。特别要注意的是,下滑音更难掌握,要多练才能和上滑音一样自然流畅。

六,乐感和韵律

最后谈到乐感,是因为很多学习者在相对枯燥的基本功训练中常常忽略掉乐感问题,失去这个必须时刻关注的训练目标是很不应该的。

在学习的过程中,自始至终都不要忘记了我们学习的最初目的,就是要有乐感和韵味地演奏音乐,得到欢乐。其实,一个简单的长音也能演奏出富有乐感和韵味的乐音,我们要养成这个良好的习惯:就是一开始吹奏就要演奏出优美的乐音。

当然在乐曲演奏中,乐感和韵味就更重要了。很多人并不知道如何演奏出乐感来,或者不懂演奏出乐感,具体需要去做些什么,只知道笼统地说演奏出乐感就是吹出音乐感觉来,其实乐感和韵味也是可以比较精确地说明的。

乐感可基本概括为强弱控制和音色控制,主要是强弱控制。强弱不是大家习惯认为的那样,以小节为单位去看,2/4拍就是“强、弱”,3/4拍就是“强、弱、弱”,4/4拍就是“强、弱、次强、弱”,这只是节拍自带的强弱概念,如果谁真要这样处理强弱,除非是一些节奏感强的简单儿歌,不然会明显破坏音乐的完整性。真正的强弱控制应该以乐句为单位来处理,在一个乐句中,音符的走向是向高音发展,就应该强起来,反之,则应该弱下来,这是一个基本的处理原则。这个基本原则,再结合附点、切分音等特殊节奏音型自带的强弱关系,灵活处理后,就适用于大部分情况。当然,这种规则不是绝对的,作曲者的意图才是最重要的,因为不是音符向高音流动就一定要强,或许作曲者偏偏要求这里要减弱,所以谱子上的各种提示是具有绝对权威的。了解了这一点,学习者可以很容易地吹出有乐感的音乐来。

而要演奏出巴乌的韵味,就需要熟知巴乌本身特有的音色、技巧和演奏方法,并去努力了解巴乌流行地的音乐风格,大家多听相关的音响资料,自然能体味出巴乌独有的韵味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