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笛箫 > 笛箫论文 > 正文

赵松庭竹笛艺术研究(六)

三、"至今唯有鹧鸪飞"
   
《鹧鸪飞》原为湖南民间乐曲,乐谱最早见于1926年严箇凡编的《中国雅乐集》,它曾以丝竹乐合奏、箫独奏等演奏形式在江南流传。50年代陆春龄、赵松庭分别将它改编为笛子独奏曲,后此曲成为曲笛的代表曲目。赵松庭对于《鹧鸪飞》的改编依据是李白的诗《越中怀古》。
    
李白《越中怀古》诗中写到:"越王勾践破吴归,义士还家尽锦衣。宫女如花满春殿,至今唯有鹧鸪飞。"该诗描写的是著名的卧薪尝胆的故事。春秋时代,吴越两国争霸江南,双方势不两立。公元前494年,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打败,勾践退到会稽,经过20年的卧薪尝胆,终于在公元前473年出兵讨吴,一战成功。《鹧鸪飞》以"卧薪尝胆"故事为背景,在常人看来,以这种人生大起大落、生生死死的故事情节为材料构成的乐曲,应该是有大段的音乐起伏、激烈的矛盾冲突,在演奏上也是应该有强烈的对比、充沛激动的情感激流。或者从该诗的标题"怀古"两字为题传达的信息出发,在乐曲中就"越王勾践胜利归家时那热闹繁华的景象,如今已只存于对历史之中"""事恣情悲悯。相反,赵松庭在加工改编这首乐曲时,音乐上的处理摒弃了对"宫女满春殿""壮士尽锦衣"的表面浮华的描写。也没有矫揉造作地就"怀古"二字大发感慨。而是取中国传统文人音乐中"清、微、淡、远""中、正、平、和"的审美特征,将重点放在该诗的第四句:"至今唯有鹧鸪飞"
     
改编后的笛曲《鹧鸪飞》用降B调曲笛筒音作"re"演奏,,全曲由引子、慢板、快板及尾声组成。乐曲醇厚细腻、快慢有致,强弱对比分明,与其它笛曲相比,该曲韵律古朴,深沉含蓄,抒发怀古幽思、憧憬向往的情怀,让听众感受到一种中国传统文人的情怀蕴涵于其中。
    
中国文人音乐讲究"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意在凡事不可"",如《乐记》中的"乐极则忧""过作则暴";以及稽康的"情不可恣,欲不可极"等,皆是这种审美观的体现。在音乐上的具体表现即为"清雅、平和"
7、《鹧鸪飞》片段
   
以上片段为《鹧鸪飞》慢板段的弱奏之一,也是慢板段的点睛之笔。该片段采用了"如箫一般"的奏法,采用两个P的力度,以及泛音的技法,用竹笛模仿箫的音色,缓缓奏出了这一乐句。它仿佛是一位老者缓缓道出的内心独白。从上面这一个片段我们可以窥见慢板音乐的一斑。在慢板中,音程多为级进,演奏上指法清晰明了,体现出一种"平和、清雅"。作者抓住李白诗歌的情感表达核心,将该曲的整个情绪把握在对古人的追忆,内心的感叹和对未来的向往这种状态中,这种定位不偏不倚、不流于表面的浮躁,也没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生硬,符合李白诗歌的意境,也是全曲的意境定位。
   
《鹧鸪飞》的意境创造还表现在它以有限的音符,表达无限的意境空间,追求"弦外之音",这也是中国文人音乐意境创造的重要特征。以《鹧鸪飞》引子为例:
8、《鹧鸪飞》引子
  
《鹧鸪飞》的引子从谱面上看非常简单,只有四个音符,但实际音响要复杂得多,极富变化。赵松庭在处理这四个音符时,运用实指颤音和虚指颤音并结合细致的气息变化,通过音符的八度处理,虚实变化,以有限的音符表达出无限的韵涵,向听众勾勒出一幅意境深远的鹧鸪飞翔图。
    
传说中鹧鸪鸟喜爱朝着太阳的方向飞,改编者力图通过对鹧鸪的描写,对古人的追忆,引发人们对自由幸福生活的憧憬、向往和追求。赵松庭在演奏该曲时,特别强调气息控制在该曲中的运用,讲究""""动,指法上多用南派指法技巧。同时,它也是目前笔者能找到的竹笛乐谱资料中,最早注明可用循环换气演奏的笛曲。

编辑:明心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