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笛箫 > 笛箫论文 > 正文

赵松庭竹笛艺术研究(四)

在乐曲的创作上,赵松庭有两条意图:

1、立足传统,但不受其局限。首先考虑的是要塑造一个朝气蓬勃的"早晨"的艺术形象。音乐语言既要能为大众所熟悉,又要使人感到清新。

2、技巧为内容服务,只要有助于内容,应尽可能地广泛吸收、创造各种表达手段,并使二者完美结合。演奏者应把这种创作意图体现出来。

正是这种创作意图,使赵松庭在《早晨》的创作上富有新意地将南、北派笛子演奏技巧融于一体。

全曲分为三个段落和一个尾声。第一段是"恬静、自由"的引子,气息控制的运用和缓慢自由的节奏,把一个由万籁俱寂到东方日出的早晨,展现在听众面前。十二连音的运用、循环换气吹奏的长颤音,以及两个渐强至渐弱的全音符,给人日出东方,晨曦四射的早晨意境。第二段是"灵活的快板",包涵主题及其发展、变化。急速的三拍子剁音、旋律化的鸟鸣,以及优美、流畅的音乐进行,呈现出一幅阳关照耀下的森林中百鸟齐鸣、百花齐放的美丽画面。第三段为"跳跃、舞蹈节奏"的华彩乐段,极富舞蹈节奏的旋律似乎是孩子们在森林中欢快游戏的情景,极快的飞指与花舌,将沸腾热闹的场面推向高潮。尾声中,连续的八分音符使全曲在令人回味的意境中结束,仿佛森林中一切又安静下来。

从音乐素材上分析,《早晨》的音乐素材源自于昆曲《点绛唇》。全曲由一个主题贯穿展开。现将《早晨》引子部分的旋律音调与昆曲曲牌《点绛唇》比较如下:

例1、昆曲曲牌《点绛唇》

例2、《早晨》引子部分   

根据其结构特点,昆曲曲牌《点绛唇》可以划分为5个小句(见例1),其中包含有两个原始音乐材料即a1和b1。a2和a1的材料基本相同,仅减少了两个音,它们且都终止在"商"音上。b2、b3与b1基本相同,都终止在"徴"音上,是b1的变化重复。

为了更好地进行比较,现将《早晨》的引子部分也相应分为5个小句(见例2)。从中可以看出:

1、《早晨》引子的a1、a2直接源于《点绛唇》a1。

2、《早晨》引子的b1、b2、b3是在《点绛唇》b1、b2、b3材料的基础上有较大幅度的自由加花变化,体现出笛子旋律的器乐化特点。

由此可见,《早晨》的引子部分,材料直接源于昆曲曲牌《点绛唇》。

昆曲(或昆剧)是昆山腔的简称。元代后期,南戏流经昆山一带,与当地的语音和音乐相结合,经昆山音乐家顾坚的改进,推动了它的发展,至明初始有昆山腔之称。明嘉庆年间,魏良辅总结了北曲的演唱艺术成就,吸取了海盐、弋阳腔的长处,对昆山腔进行改革,总结出了一系列的唱曲理论,从而建立了委婉细腻、流利悠远,号称"水磨调"的昆腔歌唱体系。"俗语谓之'冷板凳',不比戏曲藉锣鼓之势,全要闲雅、清俊温润"。3其伴奏乐器以笛、板鼓为主,辅之以笙、箫、三弦、琵琶、月琴等。曲笛的演奏风格直接源于昆曲唱腔,悠长而圆润。《早晨》的旋律音调源于昆曲曲牌《点绛唇》,并加以变化发展而成。因此,该曲的创作是以南方昆曲音调为基础的。但从演奏技巧上看,《早晨》全曲中所使用的演奏技巧,则以北派梆笛技法为主,兼有南派曲笛技法。以第二段快板为例:

例3、《早晨》快板主题

根据谱面可知,赵松庭在演奏该主题时大量使用了剁音、吐音、滑音等技巧,在这个仅36小节的主题中,剁音就使用了15次,该主题的后部份也大量使用滑音及吐音。这些技巧都属于北派的技巧,该主题使用的是典型的北派梆笛演奏技法。在《早晨》中并非没有南派技巧,如接下来的主题变奏,就多用曲笛的演奏技法。

从例4谱例中可以得知,作者在演奏该主题变奏时,手法多用轻吐、指颤、滑音等南派技法,与主题的北派奏法相对应。

纵观全曲,《早晨》大量使用了梆笛的演奏技法,辅之以南派技法。从音乐素材上看,它以昆曲《点绛唇》为基本素材发展而成。因此它是一首南北风格兼融的笛曲。《早晨》的创作,没有重复单一的南北风格,拓宽了笛子这件乐器的表现力,它的出现,使人耳目一新,有力地推动了笛子音乐创作的发展。

编辑:明心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