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笛箫 > 笛箫论文 > 正文

浅析中国竹笛指颤音技法的流派及其文化特色之十一

(三)浙派 

随着各种文化的交流与融合。明清以来,金华一带是盐、丝入赣和漆、瓷入浙的商业贸易地区,加之物产丰绕、故历来是各种戏曲争胜斗奇之地。明中叶流行的义乌腔形成金华府(治今浙江金华),明末的高腔、昆腔,清初的乱弹腔等均在金华流行便形成现在的婺剧(俗称金华戏),是浙江省的主要戏曲种之一,江淮方言民歌就属其中。婺剧流行于浙江、金华、丽水、台州地区和杭州地区的安德、淳安、桐庐、以及赣东北一带。婺剧的特征是:高腔有西安、西吴、候阳三种,婺剧中的昆腔是南昆流传在金华的一个主要支派,称金华昆腔或“草昆”即戏院中的乱弹。唱腔以(二凡)和(三五七)为主,(芦花调)和(拔子)也常用。乱弹在婺剧中指唱“三五七”、“芦花调”、“二凡”、“拔子”四个声腔。“三五七”、“芦花调”由安微“石碑腔”演变而来,由曲笛主奏、曲调华丽、舒展、唱词字少腔多,后发展为字多腔少的“叠板”。“二凡”是秦腔传到南方后演变而成的声腔,在婺剧中又发展为“无字”、“小工”、“正工”、“凡字”四种不同属性的曲调,各有“倒板”、“厚板”、“紧板”、“流水”等不同板式,分别具有激昂、高亢、悲壮、沉郁等感情特点。浙派著名竹笛代表艺术家赵松庭先生便根据上述特点创作了《早晨》、《三五七》、《二凡》等一系列经典之作。指颤音便出现小臂颤音技法来表现南派的欢快、热烈、跳跃、激情;二度颤音、捋颤音展现北派的粗犷、豪放、高亢、嘹亮。见谱例12至13。 

(四)中原流派 

在孔建华的竹笛作品中,时常会感到黄河流域的传统音乐和长江流域的传统音乐这两大音乐传统文化的同时存在。这是以楚文化为主,兼蓄秦文化、齐鲁文化、吴文化等诸多区域文化的融合。在祖国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楚文化”是中化民族古代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楚”即是民族概念,又是国家概念也是地域概念。①楚文化在民族精神层面的特征是积极进取,开放事列,革新鼎故和致死不屈(楚人立国之初,偏僻狭小),但他们不满足于偏安于一隅,终于通过“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艰辛历程,而成为泱泱大国。②楚文化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和社会结构在民族心理层面是崇火尚凤,亲鬼好巫,天人合一力求浪漫。同时也吸收了周边文化之长如(秦文化、吴文化等),便形成了既是委婉抒情又有激越奔放,刚柔相济的独特风格。在指颤音技法中常运用短颤音,双指、多指颤音来表现它的朴拙、跳动、不规则及其古朴典雅的风格。见谱例14。 

(五)新派(刘森派) 

新派打破了传统的民族区域文化束缚,但又不脱离民族区域文化。它取南北流派之精华,拓南北流派之不足。新派的代表人物刘森的气息更象江河波涛,激流翻滚,更富有歌唱性,突出气冲音、气滑音、弹跳音等。其风格抒情细腻,犹如歌唱。如《牧笛》、《乡歌》、《牧民新歌》等,见谱例5。 

编辑:明心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