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笛箫 > 笛箫论文 > 正文

刘森竹笛演奏风格之我见(下)

刘森竹笛演奏风格之我见(下)
(图1) 编辑:明心

      (二)运指 
   刘森风格的第二个特点,就是他在继承北方传统的运指方法上又有许多独创。 
  1.指滑音,半孔音,超高音 
  在刘森的演奏中,指滑音与气冲音的结合是他运用的最具有特点的运指技巧。他常用的是上下围绕本音的单滑与复滑音。在近代,刘森几乎是第一个用按半孔来演奏带有变化音的中外乐曲的,像《云雀》,《霍拉舞曲》等。在他演奏的《牧笛》中;第一个使用了超吹高音“5”的指法(三孔为5),并在出版的《牧笛》乐谱中将这种超高音指法公诸于世。从此,竹笛的音域从传统的十六度(2—3)扩展到十八度(2—5),为竹笛的演奏与创作开拓了更广阔的天地。 
  2.弹跳音 
  刘森的弹跳音运用很为复杂。他经常在围绕本音的前后作类似“打音”的装饰。南方竹笛的打音习惯上是单打。刘森除了单打外,还有双打,或是更多的弹跳打音。他的弹跳音在气冲音的配合下常常产生使人兴奋的艺术感受。而这些似乎与他的执笛姿势也不无关系。他执笛,手掌涵空呈握球状,大拇指位于食指与中指下侧,手指呈自然弧状,松弛而灵敏。因此,他的手指可以在一瞬间像弹簧一样一触即发,弹颤多次,频率很快。他的学生简广易在《牧民新歌》中较多地运用了这种弹跳音。 
  (三)运舌 
  在刘森的演奏中,舌的运用也是他区别于其他竹笛演 
 奏风格的一个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 
  1.吐音 
  刘森的吐音很有特色。他的吐音颗粒感强,双吐的. “T”与“K"的运用具有很好的独立性与均衡性,在与手指运动的密切配合下产生富有弹性感的轻快跳跃的吐音效果。他当年演奏的《牧笛》《云雀》,《霍拉舞曲》中的片断,直至今日仍具有很高的技术难度与训练价值。 
  2.点舌音 
  在刘森的演奏中很不容易为人发觉的是他运用的点舌音,在《牧笛》慢板短短四小节中,十几个音符就运用了十几个点舌音。这种吹法,在其它竹笛演奏中又是绝无仅有的(见谱例2)。点舌音,有点像吹长笛一样,每个音头.都用舌吐一下,(刘森也吹过长笛), 但是,用“T",还是用“K",有微妙差异。用“T”比较直,而用“K”更含蓄;更富歌唱性。使用或不使用点舌音来演奏,乐曲的韵味有很大不同。尤其当演奏欢乐的小快板时更是如此。 
  谱例2: 《牧笛》慢板 (见图1) 
      (四)流派 简广易、黄尚原、李增光等,都是刘森演奏风格的传人。尤其是简广易,他在刘森演奏风格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刚柔相济的特色。他在《牧民新歌》、《山村迎亲人》以及移植小提琴曲《流浪者之歌》中,丰富与发展了刘森的演奏风格,使竹笛的演奏达到了前所末有的水平,作为艺术流派,大都由一个源头,通过口传心授,在一定的地域之内,培养传人,积累曲目。但是,一种流派形成之后,也容易成为一种“版式”,即用共同的技法重复演奏共同的曲目,千人一面,百管一腔。刘森虽然有自己独特的演奏风格,也积累了许多有特色的曲目,形成了一种流派,但他亲授的弟子很少,而追求模仿他的演奏风格的人很多很多,不受地域,阶层的限制。当人门结合个人的具体情况,学习了刘森演奏风格,特点,往往又会产生各不雷同的绚丽夺目的艺术光彩。内蒙歌舞团的李镇,陕西歌舞团的张延武,上海民族乐团的孔庆宝,上海舞剧院的戴金生,黑龙江歌舞团的周勇,二炮文工团的武长青等等,都在自己的演奏中揉进了刘森演奏风格的特色并获得成功。这种情况在竹笛演奏流派的形成发展中也是少见的。 
  刘森在十年动荡之中退出笛坛,对于广大笛子爱好者来讲是一件极婉惜的事。但值得欣喜的是我们在乐团的指挥台上又见到了他的身影。他在演奏这支表现力更丰富的 
 “笛子" (乐团)时,一定会发出独特的艺术光彩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