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笛箫 > 笛箫论文 > 正文

聆听刘森——写在《刘森演奏的竹笛曲》CD出版发行时

so-asci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时的“浑厚、深郁、圆满、玉润”般的“龙吟水中”形成鲜明对比。位于“V”字形笛音系统形态开口处的 6 ,按其物理性质,频率比仅相当于 5 的不足1/4,但刘森先生把它演奏出“嘹亮、开放、饱满、圆润、高亢、飘逸”的特色,并用“大块噫气”包装出金属性色彩,控制它的音量为最大,成为刘森竹笛艺术风格流派标志性的笛音。这与北派竹笛演奏家处理 6 时的“单直、尖厉、激冲、狭窄”的音响效果形成鲜明的对比。

南、北两大派的竹笛演奏家均无法演奏出《牧笛》中华彩乐句:

 

3 5 3 2  1 3 2 1    6 2 1 6  5 1 6 5    3 6 5 3   2 5 3 2    1 3 2 1  6 2 1 6 

 

5   5   5  │  5  5   5    0 5   0 5    0 5   0 5 │

 

其原因就在于 “音隔”。

   在《牧笛》结尾部分,刘森先生用吐音技术(舌点音)再现了华彩乐句。这两次都优美动听、婉转如歌地将笛音用到了1 。这是刘森先生对于竹笛演奏技术的革命性的创造。

   从经验来看,演奏时能轻松自如地用 1 ,那末,基本功训练中,将竹笛音域拓展到 2 3 4 5  都是可能的。这些都要以竹笛“气、唇、舌、指”相关技术革命性的突破和创造为前提,或者说是这一前提的结果。这里以 1 为代表进行阐释。

1 听觉上是一个极高的乐音。其实,就竹笛演奏来说,它是空气动力、音色、音响、指法融合在一起的技术状态。古语云:“无帅之军,谓之乌合。”我们知道,音乐是以活泼流动的形态存在于“懂得音乐的耳朵” ,聆听刘森先生竹笛演奏艺术,经过主体(人脑)的抽象思维整合,笛音呈现出“ V”字形系统形态后,活泼流动的笛音表现出惊人的“服从统帅的纪律性”。这个“统帅”就是  1

 1 处于“V”字形笛音系统形态的超高处,由此下行,将 1 的技术形态转化为乐音因子,融合到下行至 5 的每一个笛音中去,变打通“音隔”的创意为艺术实践中可操作的实用技术,使全部笛音均成为 1 的“一音之音”。(此为佛教 “一音说法”理论的借用。)刘森先生竹笛演奏艺术,不仅整体上呈现出“ V”字形笛音系统形态,每个笛音个体亦表现出 1 “统帅”下的对“ V”字形开口处的激动和向往,也是微观的“V”字形形态。由此,在 1 的“统帅”下,刘森先生的笛音系统呈现出从整体到个体、由宏观到微观的大统一的“一音之音”。

当我们欣赏刘森先生以“一音之音”,美妙和谐地创造出笛音如珠圆玉润、颗粒似珍珠抛洒、音色比凤鸣天外、激情赛万马奔腾、欢畅若一江春水的唯美绚丽的艺术画面时,恍然大悟,两千多年前,《老子》说过:“大音希声”!

五、结 

 

一般说来,艺术风格和流派必须具备以下特点:

第一、   独特性。具有与众不同的鲜明特色,由开创性的艺术大师公诸于世。

第二、代表性。上述独特性是通过一系列作品表现出来的,代表着本艺术流派与众不同的新技术与审美追求,并将其渗透到作品的各个局部,直至完成艺术中的技术性、描述中的程序性、实践中的可操作性,即由理论阐释到艺术实践的所有主要工作。

第三、继承性。前述独特性和代表性,可由继承者发扬光大而不失其本色。

由此观之,刘森先生成为继中国竹笛南、北两大艺术流派之后,新一代竹笛艺术风格流派的开山宗师,是当之无愧的。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竹笛南、北两大艺术流派,是依中国五千年文明史而产生和成熟,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将是永存的。而刘森竹笛艺术风格流派,仅“小荷才露尖尖角”近五十年,如果不及时总结和发扬光大,则有重新融回它得以产生的文化母体中去,香消玉陨,灰飞烟灭。其文化意义上的损失,将是难以挽回的。

《刘森演奏的竹笛曲》CD的出版发行,使“绝响”再响,“凤鸣 ”神州,必将激发人们研究刘森竹笛演奏艺术的热潮,众多“刘迷”再现“刘森旋风” 指日可待。重温马克思“老祖宗”(邓小平语)那句名言:“对于不懂音乐的耳朵,最美的音乐也没有意义”,笔者以为,当前最重要的即是:

聆听刘森。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