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笛箫 > 笛箫论文 > 正文

笛艺生涯五十春(1)

(注:有一位网友向我要关于赵老的详细点的资料,我就把赵老的《笛艺春秋》上赵老写的《笛艺生涯五十春》打出来给他了,旧书重读,感慨万千,现在顺便弄到这儿来让大伙重新看一遍。) 记得我八、九岁在小学念书的时候,学校里有一个小小的文娱室,每当课外活动时,我就到里面去摸弄各样乐器。学习吹笛就是那时开始的。有一位好心的老师,拿了一根笛子由他按指,叫我来吹,结果配合得很好。好象我一个人吹奏似的。当时我感到万分高兴,学习兴趣就提起来了。我的父亲也是喜欢吹笛子的,他见我有兴趣就把基本的指法和道理讲给我听。持笛的姿势他告诉我两手的拇指和小指虽然不按音孔,但要摆好位置以免六指开放或做其他活动时笛身摇动;吹气要使用口劲。风门的松紧要和音的高低相适应,不可“直吹”,否则不但发音不悦耳而且容易头昏,影响身体健康等等。直到如今我还常常记住父亲这些话,并且加以发挥。从这点可以说明启蒙时代正确指导的重要性。这样断断续续地吹了几年,到十三、四岁时,能吹奏我家乡的地方戏曲的基调了,如《三五七》《二凡》《小桃红》《拨子》《芦花》等等,这些就成为我以后编写笛子独奏曲的重要素材。初中毕业时,我担任了学校业余乐队的正吹。所谓正吹,就是第一把手,他的地位和近代管弦乐队中的首席提琴差不多,坐在舞台上面左手最前方。“正吹”不单是吹笛子,而且要吹唢呐、先锋(长号),还要会拉板胡、徽胡,要能够演奏一首叫《花头台》的著名乐曲。这首乐曲有四个乐章,第一乐章以笛子为主,第二乐章以徽胡为主,第三乐章以小梅花为主,第四乐章以大唢呐为主,都要求“正吹”作为主要演奏者,然后配以各种锣鼓点子。干不了这些,就坐不牢“正吹”这个位置。当时县里办的一张报纸,在我演奏了《花头台》后表扬了我。于是我得意洋洋了,对一个老艺人说:“您看象我这样的技艺到大街上去混,嫌几个钱总不会有问题吧?”他对我笑笑说.“我吹了四、五十年,到现在要混碗饭吃,还很困难呢!”是啊,在那时的社会里,要想靠演奏民间乐器过活,那的确是太困难了。我那时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可笑。 当我的家庭和亲属知道我想从事民间乐器的事业时,就拼命地加以阻拦,“败家子”、“游民”、“呆子”、“不务正业”等帽子从四面八方飞到我头上来。曾经引我对笛子发生兴趣的父亲,这时也说:“修道以明志,学艺以养性,这些‘巫乐之流”,不能入书香门第。”又说:“若要以音乐为终身之业,也应当学钢琴或提琴,因为二胡笛子,不能登大雅之堂。”从那时起,我在家中成了众矢之的。但一般地说,他们并不过分地阻拦我在业余时间从事音乐活动。因此我的全部假期,都能够在民间音乐这块腴沃的土壤里汲取营养。十七岁那年,我拜昆曲艺人叶小苟为师,向他学吹昆曲。优雅的昆曲曲调使我着了迷,我一面吹,一面唱,直到今天我还能背诵出大约六十个折子戏的唱腔,我的青年时代的大部分业余时间,都是在昆曲“台下班’中度过的。所谓台下班,就是光唱不演,每逢过年过节,在街上挨户挨店地演唱,而主人则请我们喝酒或送个红纸包(戏金)。我是一面吹,一面唱花旦的,因为我个子高,所以得到了一个“长脚花旦”的绰号,在当时那个不大的乡镇上,还颇有一点名气哩! 我没有进过艺术院校,我的音乐基础知识是锦堂师范的一位姓袁的老师教我的。衰老师视我为得意门生,他把能教的都教给我了,还教我自制笛子。从此以后,我每到一个地方,就将自制的笛和箫送给那里的音乐朋友。我上音乐课,一般不用风琴,而用笛子。在学校读书时,我是乐队的队长,上台独奏笛子,吹一些群众歌曲或戏曲。师范毕业后,担任中学和简易师范的音乐教师,笛子成了我的亲密伙伴,每年暑假或寒假,就参加“台下班”到处去游唱。整个青年时代的艺术实践,使我学到了许多在那个时代的专业院校里无法学到的东西。在笛子演奏技巧上,我熟悉了乱弹、高腔的热闹、粗犷、活泼、华彩的表现手法,掌握了昆曲的典雅、秀丽、以声带情的伴奏风格,以及技巧上的八字诀,即:抑、扬、顿、挫、颤、叠、赠、打。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实践过程中,我逐渐形成了一个基本风格:尽量保持和发挥浙东的乡土气息和我们的民族风格。我的作品《早晨》,取材于昆曲《点纬唇》。《三五七》《二凡》《西皮花板》是直接从婺剧音乐中改编、创作而成的。《采茶忙》是根据建德民歌改编的。《婺江风光》取材于金华地区民歌,《幽兰逢春》取材于民曲《二郎神》……。生活是艺术的唯一源泉,我以自己的笛声,倾诉着对家乡的恋情,对老师的怀念,描绘了自己最熟悉的社会生活。 一九四七年,我怀着为艺术而奋斗终身的志向,去报考当时的国立中央告乐学院,遗憾的是我没有考完就逃出了考场,我父亲告诫过的“二胡笛子,不登大雅之堂”的说法居然成为当时音乐学院的无情尺子。当我从许多洋教授、洋乐生的鄙视的目光中狼狈逃出考场时,我是感到何等的屈辱和愤怒啊!家庭的阻拦和社会的鄙视,构成了我人生道路上的高墙,它迫使我放弃自己的理想,于是我只得考入法学院读法律。 一九四九年春,我的家乡解放了。我带着试一试的心情去报考一个部队文工团,可巧专业考试项目,竞和我一贯喜爱的完全一致。我考了二胡、琵琶,又考唢呐、笛子,还考了唱和演,没过几天报上发了榜,在长长的一行录取名单中,我居然名列第一。这时候,我的家乡都轰动了,谁也不会再轻视我了。过去被人鄙视的笛子二胡也登上了新中国的大雅之堂。于是我带着我亲密的伙伴一一笛子从和平的家乡东海之滨,到战火弥漫的朝鲜战场,我从一个封建家庭的少爷公子成为了一个新的文艺工作者,我的社会生活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存在决定意识,我的思想感情以及作为表达我的思想感情的笛子技艺,也有了改革和创新。首先,从技巧上来说,由于扩大了眼界,我认识到自己过去在演奏技巧上的局限性。比如说,南方人吹笛子一向不用舌头,即所谓“南无吐”,我的师傅也从来不许我用舌头吹吐音。因此在演奏跳跃欢快的乐曲时,总是含糊不清。我的舌头由于不锻炼,连打嘟噜都不会。为了使舌头能打嘟噜,我足足花了半年时间狠命练习。有一次在行军路上舌头突然能够作弹性的滚动了,我高兴得大声叫喊起来,整个班的战友都向我表示祝贺。这只是一个例子。值得庆幸的是,著名笛子演奏家刘管乐老师,也到朝鲜作慰问演出,我向他学习了两个星期,自此之后,我下定决心,要把北方风格的演奏技巧学到手同时,决心把南北风格在笛子曲上结合起来,为表现新的内容服务。达也是我创作笛子曲《早晨》的最初的动机。我当时想:笛子的演奏方法,除了我过去已经掌握的以外,原来还有许多以前见所未见的好东西,那末除了我看到的和听到的以外,是不是还会有更多的表现方法呢?我原来走了许多弯路,那么我以后应该怎样科学地有系统地来训练自己呢?应该怎样妥善地运用技巧表达内容,使技巧升华为艺术,又以艺术的要求提高演奏技巧呢?渐渐地我明确了以下几点: 一、技巧是表现内容的手段,而手段总是越多越好的。 二、技巧是手段,不是目的;音乐艺术是通过一定技巧演奏出来的有组织的乐音。它是一种艺术形象,能表达人的思想感情,反映一定的社会生活。因此要使自己的演奏具有艺术的感染力,决不能单纯地追求技巧,而需要提高审美能力,提高对艺术的理解能力。 三、风格是逐渐形成的,也是逐渐发展成熟的。一种新的风格在原有风格的基础上发展起来,而为人民群众所接受和喜爱时,它也就成熟了。 四、竹笛是中国的民族乐器,善予表达中国人民的思想感情,因此必须有民族与民间的特色,而且要注意表达今天的中国人民的思想感情,反映今天的社会生活。 我就是用上述观点,来指导我的艺术实践的。 既然技巧是表现内容的手段,而手段总是越多越好,于是我就大胆地进行了摸索。 首先,我将笛子的演奏技巧归结为三大部门,即气功、指法、舌头技巧。 在用气的功夫中,北方风格与南方风格有它们的共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它们的共同之处在于呼吸方法的一线都要求丹田提气,音色结实、纯净。它们的不同之处在音量:北方风格强调力度,因而发音刚健明亮,南方风格强调留气三分,因而发音柔和秀丽。南柔北刚,各有千秋。那么,是否能将两种用气的方法结合起来,做到能刚能柔,刚柔相济,能强能弱能抑 能扬呢?我在创作<<早晨>>这首乐曲时,第一乐句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以极慢的散板从弱到强,这样来表现光线强度在逐渐地增加,以描绘太阳初升的情景。我在过去从来没有演奏过如这种要求的乐曲。在五十年代初期,我也没有听到过谁这样演奏,这种看来很简单的技巧却和乐音的三特性(即音调、音量、音品)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它要求音调必须准确,做到强而不高,弱而不低?它要求音量的变化能达到pp--ff的范围它要求音色结实纯净,做到强而不噪,弱而不虚。三个要求中的任何一个要求,都要达到,不然就毫无意义。这种技巧,我称之为气息控制,术语为“控”。它是能否将南北风格结合起来的技术关键,在气功中,它是富有表现力的非常重要的技巧。通过这样的气功训练方法,竹笛的表演性能大大提高,它既能演奏高入云霄的强烈音调,又能演奏细如涓流的纤巧乐章,大大地增强了表达人的思想感情和反映社会生活的能力。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