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笛箫 > 笛箫论文 > 正文

谈新旧曲笛的律制(三)

于是曲笛也被改制为平均律了。然而,平均律之施行于竹笛,其实有技术上的困难。照平均律计算,复加以管口矫正,则二三孔的位置将离得很近,更兼指孔本身占用的空间,二三孔几乎相连。这在技术上是无法实现的,因为指孔是镂出来或烫出来的,两孔过近,很容易弄坏管身,即能做成,因两孔过近,发音也容易受干扰,仍不可能符合平均律。况且右手的食指、中指挤在一块,无名指势必与中指远离,指法将受滞碍,至少第二孔半孔的指法很难实现。所以,现在所谓“平均律笛”,亦非完全的平均律,其第二孔的位置实较平均律理想位置往笛尾方向挪移1厘米左右。这样,今笛第二孔音(一、乙)仍较平均律偏低。其实,竹笛是一件很有塑性的乐器,指孔位置虽然固定,同样的指法,除了平吹、急吹、超吹可以吹出相差8度的音阶外,同一音阶,还可能吹出实际音高上下浮动不等的声音(浮动幅度约为±50音分,即一个半音)。因此,竹笛吹奏时,其各音的高低很受影响。以熟练的吹奏者论之,则这种影响的因素主要来自于吹奏者的音乐感受。譬如与其他平均律乐器合奏时,其效果自然会合于平均律;单独为人声伴奏时,其效果会明显倾向于五度律;同旧笛齐奏时,则完全可以凑合成“准纯律”(这是笼统而言,有些笛手,其音乐感受仅限于歌唱或仅限于钢琴,则其吹奏效果亦往往仅限于五度律或平均律)。要之,竹笛这种乐器,构造极其简单,其效果主要取决于人。竹笛采用平均律,最大的好处是得以跻身于大乐队。至于平均律本身的好处——自由转调,对于竹笛来说,却不能得到体现。因为竹笛统共六指孔,不记半孔或叉口,八度内只能奏七音,加上半孔或叉口,亦只能奏十音。昆曲采用曲笛,却要翻七调,实践起来必然会遇到问题。以今笛而言,一支笛子至多能奏以下诸调:小工调、正宫调、乙字调、尺字调、凡字调(五声)、六字调(五声),其中凡字调、六字调不能奏七声,至于上字调,则无法实现。所以,今笛若要翻全七调,至少须备A-D(负责小工、正宫、乙字、凡字五声)、G-C(负责尺字、上字、六字)以及bB-bE(极少用,负责凡字七声)三支,至有用F-bB吹上字调者,亦属常见。竹笛采用了平均律,反不能自由转调,多少是个讽刺。其实,横吹乐器要能达到完全的平均律,唯一的出路就是像西洋笛那样,采用杠杆式音键,增加音阶数。只有这样,才能奏全八度内的全部十二音,只有兼备十二音,平均律的优势才得以体现。然而,一旦采用杠杆式音键,管身材料就不可能用竹子,诚如此,则竹笛的特有音色,也就不复存在了,索性用西洋笛来的干脆。要之,平均律与竹笛这种乐器本身,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1)竹笛不可能纯粹按平均律制作;2)平均律在竹笛这种乐器身上无法发挥其优势。竹笛改制为平均律,纯粹是为大乐队合奏而作的自我牺牲而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