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笛箫 > 笛箫论文 > 正文

谈新旧曲笛的律制(一)

谈新旧曲笛的律制(一)

 新旧曲笛的区别,主要在于律制的不同。旧曲笛采用的并非五度律,而是近似的纯律五声音阶基础上插入两个中立音,新曲笛则采用不完全的平均律。在外观上,前者的第一孔与第二孔之间的距离以及第四孔与第五孔之间的距离要比后者小,故尔看上去其六孔的排列要比后者均匀,所以通常称之为“平均孔笛”。须要指出的是,“平均孔笛”六孔分布的“均匀”,只是相对于新式曲笛而言的,其实并不均匀,其一二孔间距及四五孔间距仍分别比二三孔间距及五六孔间距略大。古人早就明白三分损益的道理,均匀开孔势必导致音律的混乱,这决不可能为古人所取。但曲笛也并非采用五度相生律。我曾做过测量和计算,旧笛的律制最接近纯律(注意:是接近),其主要特征是:以筒音为基准,上方大三度与大六度音程(合一、合工)均较平均律相应音程要小(即第二孔音和第五孔音较今笛偏低);以第三孔音为基准,上方大三度音程(上工)亦较平均律相应音程要小;筒音(基准音)上方大三度音(合一)与纯四度音(合上)的音分差大于100音分(即二、三孔音程较今笛偏大);小三度音程(四上、工六)大于平均律相应音程。当然,旧笛所用律制并非严格的纯律,事实上,吹奏时口风的强弱对音准有很大的影响,今仅就其开孔位置分析,可以得出这项结论。另外,其筒音上方大三度音程大致为350音分,而纯律之相应音程当为386音分(平均律为400音分,五度律为408音分——可见旧笛之律与五度律相去最远),这个筒音上方大三度音(第二孔)即通常所谓的“中立音”(3/4音,实为基准音的11倍音)。这个中立音的存在,使得第一、二、三孔之三音以3/4全音(约150音分左右)的音程递进(四、五、六孔三音亦有相似情况,但第六孔音的干扰因素过多,其音高极不稳定,一般是通过演奏者本身的技巧来调节的,姑置无论),形成了富有民族特色的特殊的律制。我们可以把它视作在以纯律为基础的五声调式的两个小三度里分别插入了两个中立音(3/4音)。换言之,曲笛各孔音阶的基础是不严格的纯律五声调式,而所谓“泛用七声”者,无非是在两个小三度里分别插入了两个中立音(3/4音)罢了。我们知道,一切律制的建立都基于若干倍音,这是一切有旋律的乐器的物理基础。平均律只有2倍音,五度律纳入了3倍音(实际的五度律则令3倍音与2倍音相结合),纯律则是2倍音、3倍音、5倍音的结合,——旧笛的律制则可以认为是2倍音、3倍音、5倍音、11倍音的结合。从这个角度看,旧笛的律制决不能目之为“不科学”。在中国民间音乐中,这种“律制”固然不如五度律的分布普遍,但仍然存在,譬如秦腔苦音调式即与旧笛相近,其中立音以其指法被一些学者命名为“中国中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