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笛箫 > 笛箫知识 > 正文

唐俊乔:略谈竹笛演奏

图片1

主讲人 :唐俊乔 ,竹笛演奏家 ,上海音乐学院教授 、硕士研究生导师 。

笛子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的汉民族乐器,也是汉族乐器中最具代表性最有民族特色的吹奏乐器 。 笛子常在中国民间音乐、戏曲、中国民族乐团、西洋交响乐团和现代音乐中演奏,是中国音乐的代表乐器之一。在民族乐队中,笛子是举足轻重的吹管乐器,被称作“民乐之王”。

本期我们特意邀请到竹笛演奏家、教育家,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兼研究生导师唐俊乔做客《名师开讲》栏目,为我们讲一讲她在演奏、教学实践中对于竹笛的认识和看法,以及她所看到的竹

笛的前景。

音乐时空 :笛子是民族乐器的代表之一 ,请给我们简单介绍

一下笛子这件乐器 ,以及在笛子家族中都有哪些成员 ?

唐俊乔 :我们中国民族乐器有很多种,有竹笛、二胡、板胡、高胡,还有古筝、琵琶、扬琴、柳琴等等都是中国的民族乐器。竹笛在几千年前的中国就已经有了 , 中国有很多民族乐器其实是外来的,比如从西域等地区流传过来。而竹笛这件乐器是中国土生土长的乐器。这是有历史依据的,我国最早出土的文物中的笛子,和现在的形制基本一样,经考古专家考证距今有八千多年的历史。现在的竹笛基本都是采用竹子做的,笛管上面还有一个需要粘笛膜的膜孔 , 笛膜是从竹苇里得来的 , 苇子里面的膜采下来,贴在竹笛膜孔上面,吹出来的声音非常亮丽。

笛子这件乐器,可以独奏,也可以重奏,并在乐队中参加合奏,在合奏时也经常起到领奏的作用,是一件非常重要的民族管乐器。它的声音优美动听、华丽委婉。笛声一响,即可把观众带到美丽的乡间、广阔的草原、苍茫的大地等等美景尽可表现。

笛子最普及的有这样几种 : 一个是曲笛 , 它过去为昆曲伴奏,所以得名。曲笛的音色甜润委婉,柔美华丽。北方有一个剧种叫做梆子戏,为梆子戏伴奏的主要乐器之一也是笛子,变成独奏乐器后,这种音调属性的独奏笛就称为梆笛 ,使用得也很普及 。 梆笛的音色嘹亮、清脆,演奏加花手段方式很多,北方的音乐就像北方的语言一样,很有特色,口音明显,外地人听着有点拐来拐去的,这跟当地的地方风俗,人文特点和文化特征是息息相关的。

音乐时空 :刚刚也介绍了几种笛子 ,请问长笛和竹笛之间有什么区别?

唐俊乔 :长笛我也非常喜欢,长笛和中国竹笛的区别就是音乐表现出的文化背景啊,长笛就是西方文化,西方符号。中国竹笛是中国的文化,从文化中产生很多具有特点的演奏加花,那西洋乐器中肯定是没有的。我吹长笛一吹就响,但就是竹笛味。举个例子,西洋的长笛就像是油画,中国竹笛是山水国画。这两者

无法相接和统一。

音乐时空 :每个省市都有相关的协会 、学会 、研究会 、管弦乐团等等 ,在你看来 ,这些团体对竹笛的发展和推动起到了哪些实质性的作用?

唐俊乔 :现在在中国各式各样的协会非常多,比如民乐方面,就有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我是中国民族管弦乐协会竹笛专业委员会的副会长,当然也任职于中国音乐家协会竹笛学会、上海音乐家协会竹笛专业委员会等等。 这些团体对竹笛的发展和推动起到的作用是巨大的,而且也是实质性的。 因为有了这样的组织,我们可以团结和吸纳更多专业的从业者和有一定水准的音乐爱好者,就像一个家庭一样,让大家都进到这个家庭里来一起完成对音乐的理想和推动。 由于有了全国包括各省市的协会对音乐方面的推动,这些年大家都可以看得到,无论是西洋音乐、声乐、民乐等在全国普及性都要比前十年好很多。 而且讲座的活动、音乐会活动,甚至是考级的活动,也刺激了各个地区学习乐器孩子数量的增加,现在学习竹笛的孩子就很多,这个发展势头是很好的。

音乐时空 :你的很多学生已经非常优秀了,再到音乐学院读本

科或者研究生,你认为他们在音乐学院体系里面能学习到什么?

唐俊乔 :那就太多了,他们今天演奏的只是大量的独奏作品中的几首而已,竹笛的曲目量还是很多也很宽泛的,按照年纪循序渐进的学习,到了大学后学习的曲目量会更多,程度也更高深一听就知道,在大学期间尤其会学习吹奏大量的协奏曲作品。研究生阶段会更注重理论研究,从竹笛乐器的历史发展、到现状等等各种角度都会进行研究和学习的。专业院校每个学习阶段都会有相应的不同的学习内容 。

音乐时空 :竹笛目前的教育形式是怎样的 ? 对于竹笛教育来

说 ,有没有可供借鉴的教学模式 ?

唐俊乔 :很多器乐的教学仍注重口传心授,包括竹笛也是一样。口传心授是对的啊 。 但是这些年我看到的另外一个问题很需要被大家认识到:许多老师在教竹笛的时候比较注重教乐曲,从一开始教学,就是一首首简单的曲子学起来,这首曲子吹好了又去学下一首曲子、再下一首曲子……这种单纯乐曲式的逐步教学是我不赞同的。我倡导的教学理念是特别重视基础教学,基 本功的训练。像钢琴的教学模式我认为就很不错,比如钢琴的哈农练习等等,我非常推崇钢琴专业这种从基础一步步的弹起来、很有层次很有架构的教育 。 我也有一套类似于哈农的竹笛演奏的训练 , 纯粹是手指机能训练的 , 还有包括其他多种方面的如气息、音质、音色、吐音技巧等模进式的一些练习,琶音式的练习等等 ,这些关于基本功方面的练习是我自己开发出来的很有特色的训练方法,然后再跟进大量的练习曲,从浅入深,一步一步叠加式的练习 。 在学生们掌握了一定的基本功和练习曲功底的基础上,再来跟进相应程度乐曲的演奏教学。这是这些年我在专业院校竹笛教育中倡导的教学模式 。

音乐时空 :器乐演奏很多都是从模仿开始的 ,你自己从学生

阶段走过来 ,现在也有自己的学生 ,从模仿到独立 ,你又是怎样

鼓励自己的学生有自己的演奏风格的 ?

唐俊乔 :器乐类的演奏学习大多是从模仿开始的。除了教学方面是大家公认的,是很有成效的之外,我的示范能力,也是让学生们有直接体会的。作为一个老师,具有非常高超的示范演奏能力,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你跟学生说一千遍不如你拿起笛子示范一遍,他们一看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从一个学生走向职业舞台,再从舞台回到学校教学生,学生们又从模仿我 , 再到他们独立 …… 这就如年轮 、 生命一般循环,持续进行。我经常会给他们讲讲我的艺术道路,也经常告诉他们,你们学乐曲就是需要模仿我,而且要尽量模仿得像。有模有样后,我会告诉他们还要去听民歌,听各地方民间音乐!鼓励他们去图书馆找唱片,找乐谱,鼓励他们把自己从民歌民间音乐中汲来的养分运用到单纯模仿我的那些作品当中 ,我听听觉得不错的会肯定他们,如果是味道跑偏了,再给他们正确的指导。

音乐时空 :在演奏曲目时 ,笛子的节奏你是怎么来把握的 ?

唐俊乔 :不光是竹笛演奏,在中国民族音乐这个大的层面上,任何乐器你的演奏技术有了,基本的演奏状态有了,左右我们的就是音乐思想了,说得更直白一点就是情绪在指引我们。吹同一首曲子,昨天吹出来是六分钟,今天由于情绪变化可能会吹到七分钟,因 为今天你的情绪恰巧比昨天忧伤。从演奏的角度来说能做到这一步其实挺难的,通过音乐来传达表达出情绪、情感与心声,是一种境界了。

音乐时空 :你有着丰富的舞台经验和演奏经历 ,请问在创作方面有什么样的打算 ?

唐俊乔 :我写过一些偏于传统风格的作品,也移植改编过一些作品,最近正在琢磨一些东北民间音乐,想进行一些研究和创作。我想要创作出一些跟时代接轨的音乐,但是作为独奏家我始终认为我们创作的作品还是不能够跟专业的作曲家相比,因此,我也会委约一些作曲家来为笛子创作新作品。说到中国民乐走向世界,我前面就说了,除了我自己一直要在全球继续演下去,还有比如这两位王俊侃和屠化冰 , 都是在附中任过课的的青年教师、也是中央电视台CCTV光荣绽放十大青年笛子演奏家。他们现在也会受到邀请到各地演出 , 当然作为导师我也会帮助他们,有意识的在各种场合、各种平台上去推荐他们,我演奏的很多作品,我都教授给他们,他们也到处去演奏,而且他们也演的相当不错呢。我还有一个唐俊乔竹笛乐团,为孩子们成立的这个竹笛乐团,也是希望让他们能在更多的舞台上,各式的舞台上绽放自己,展现自己,今年竹笛乐团在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巡演也是非常成功的。培养出优秀的下一代,一直是我的理想和目标,除了靠自己的能力实力把中国的音乐传播出去 , 我也要培养出好的接班人。我今年已经40多岁了,我很希望他们未来能够到达的领域是连我可能都没有探索过的,作为老师这是令我最高兴最欣慰的事情,一辈子都会很满足的事情。

音乐时空 :作为当代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笛子演奏家、教育家,在你看来 ,竹笛在我国的普及达到了怎样的程度 ?

唐俊乔 :我觉得这些年来竹笛在我国的普及是非常好的,之前我在北京参加笛箫艺术节的时候,一个制笛的师傅,他在那天的论坛上还提到在全国吹笛子的人大概有三十几万人 , 我不知道这个数据是否准确,但我觉得喜欢竹笛的人,从专业到业余,几十万人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 因为笛子这个乐器不是特别昂贵,又携带轻便,演奏起来声音又华丽动听,特别容易受到老百姓的喜爱 , 现在我们竹笛协会每年的考级人数保守估计都是好几千人,所以竹笛在中国的群众基础是非常牢靠的。

我也会经常到一些学校去做一些活动,每个学校发展民族音乐的势头都是很猛的,还有专门培养民族器乐的班,不光是竹笛,整个音乐艺术在中国普及得都很不错,这是非常必要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 我希望的是什么样的态势呢 ? 不是说学习笛子就是要考音乐学院,进入象牙塔尖,我觉得还不是最主要的,主要的是培养学生们的艺术修养 。 就是说将来这些孩子所从事的行业并不是音乐,可能是金融,可能是工业,也许是商业……不管他做什么,从小学过一些艺术之后,对他的成长和素质培养是非常好的,对他未来的事业也一定会有帮助的。而且从出土文物考证下来,竹笛有八千多年的历史,学习竹笛这种传统乐器,从文化底蕴,人文情怀上都是很好的。 

音乐时空 :正像之前谈到的笛子在我国有八千多年的发展历程,新中国成立后也逐步从传统的民间师承走向学院式教育 ,近些年来 ,竹笛普及教育方面的表现尤其抢眼 ,在民乐振兴的进程中 ,笛子的地位如何 ?

唐俊乔 :笛子在我国有着漫长的发展历程,最早在河姆渡遗址中就发现了用动物骨头做的骨笛 , 在中国地域上发现的其他民族乐器可能是外来的,比如说二胡、扬琴、琵琶,是从“丝绸之路”上传进来的,不像竹笛是唯一一件中国土生土长的乐器。

新中国成立后 , 竹笛也逐步从传统的民间师承走进学院式教育,这个进步是有目共睹,卓有成效的。从民间进入专业院校,不管是学生还是任课教师除了学习笛子,也会吸收其他的养分,比如说乐理知识,所有和音乐相关的音乐史知识等等。很多学习竹笛专业的学生会将其他专业比如说钢琴作为副修 , 很多竹笛专业的学生可以弹钢琴甚至是自己创作,这种综合素质的培养,对于学生知识结构的立体式架构 , 以及体现出来的教育的丰富性与知识面的宽泛性,这与音乐院校式的教育体系是分不开的。

在民乐振兴的过程中,笛子的地位是很高的。比如说我经常演奏的几首竹笛协奏曲,尤其是《愁空山》,可以说是在全球上演频率是最高的竹笛协奏曲,像英国BBC交响乐团、德国班贝格交响乐团等都邀请我去演奏过,经常参加这么高规格,高水准的演出,笛子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 

音乐时空 :这些年来 ,你在国内外都进行了大量的演出 ,对于民乐来说 ,最大的市场是在国际还是在国内 ?

唐俊乔 :在我看来舞台对于演奏者来讲,无论大小都是舞台,都是市场,都要合理去面对。就拿我来讲,我经常在国际上大的艺术节、音乐节,收到大的乐团的邀约,可是在国内,社区里演出,有意义的表演我也会参加的。因为在国际上有对你的演奏的需求,比如去吹协奏曲,在国内的市场也有老百姓喜欢听的一 些声音,也有他们对音乐的需求,只要有需求就是市场,他们需要我,我觉得就有意义。我有一些学生经常参加徐汇区徐家汇广场音乐会,我们学校组织的,只要叫到他们,我都鼓励他们去参加,这是实践的机会,我经常跟他们说不要因为是广场的音乐会,是给老百姓看的,就觉得没有音乐厅重要,一样重要,一样是市场。

因为观众可能通过你的演出,就喜欢上你的音乐了,喜欢上竹笛了,下次再在什么地方演出,他们就循声而去了。对于我们来讲,只要有人看就是市场。

音乐时空 :笛子作为一门既古老又新潮的艺术 ,你觉得笛子

的发展前景是怎样的 ?

唐俊乔 :我觉得作为一门古老的乐器,笛子的发展前景是非常壮观的,从我教授的学生们的演奏来看,他们演奏的曲目非常有深度和难度,而他们还那么年轻。我觉得我现在的这些学生好幸福哦,他们现在演奏的很多曲目,我在读本科的时候,有些甚至还没有写出来,而他们在这个年龄段都已经吹了,而且吹得还不错。

当年我率先冲出国门,去和很多乐团合作协奏曲,我经常是带着这些作品在全世界各地进行首演。近些年来,由于我的演出邀约实在太多了,我也经常介绍一些年轻的演奏家,包括我的学生们到全国各地去演一些协奏曲,反响也是非常好的,所以我非常看好中国竹笛的发展,人多力量大嘛。我们前面也讲到了,竹笛跨界的合作也很多,除了走协奏曲这条路去与国际接轨,跨界合作,比如说跟电声器乐的合作,跟戏曲的合作,也给竹笛演奏者创造了很多机会,他们也有很多平台去展示自己,我觉得这都是一种前景吧,未来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