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笛箫 > 笛箫知识 > 正文

忘我奉献的“音乐长征”--记笛子演奏家许国屏

 

艺术家对于舞台,犹如农民对于土地,那是辛勤耕耘、创造财富的天地。在笛子演奏家许国屏的心中,装着两个舞台:一个是剧场里的小舞台,另一个是社会大舞台。他在小舞台上展现自己的才华;在大舞台上传艺育人、播撒民族优秀文化的种子。两个舞台令他的人生十分充实。 

成为“笛迷” 

许国屏是我国著名民族音乐家许光毅之子,从小受民族音乐的熏陶,九岁起,随笛子演奏家陆春龄学笛。从此与民乐、与笛子结下了不解之缘。从儿时学艺起,到眼下退休之时,许国屏几乎每天笛不离手。他练笛、吹笛、教笛、研究笛子,被人戏称为“笛迷”。 

许国屏16岁那年考进宋庆龄创办的上海儿童艺术剧院,任演奏员。至今,他参加了多少场演出,已无法记清。他的演出不分场地、不分观众:正规剧场他演,广场山坡他也演;在参加《财富》论坛会议的富翁夫人面前他演,为着贫困山区的娃娃们他更演。他的笛声在草原上、在矿井下、在哨所里、在大山深处绵延不绝。 

1997年,他到内蒙古演出时,听说一名坚守在满洲里边境的解放军战士未能看到演出,特地赶到那里,为这名战士表演笛子独奏。当《我是一个兵》的笛声响起时,感激的泪水从战士的眼睛里滚滚落下…… 

“生命不息,笛声不止。”这是许国屏追求的境界。 

盲童情深 

七十年代,雅马哈、卡西欧电子琴风靡华夏;80年代,铃木口风琴传到我国;90年代,雅马哈竖笛进入学校。这一现象令许国屏有些坐不住了,他想:洋乐器长驱直入,我国优秀的民族乐器却不被孩子们认识,这是一个民族音乐工作者的失职啊!他决心要为民族乐器的普及做一番努力。他的努力是凭着一根笛子、一辆自行车、一个创新的脑子开始的。 

那年,他跑到上海盲童学校,对校长说:“我想义务来教孩子们吹笛子。”校长既惊讶又感动,竟流下了眼泪。原来校长正为学校缺少音乐老师而犯难,许国屏的到来,真是救了急。就这样,许国屏坚持两年,每周到学校给孩子们上四堂课。此间,他还编了3本盲文音乐教材。 

黄慎小朋友9岁得青光眼失明,曾6次试图自杀。自跟随许老师学笛后,性情也改变了。5年后,在笛子考级中,他考出了10级。同样考出10级的陈俊伟,还被保送进了东北一所大学特殊教育学院艺术系……孩子们与许老师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乔俊伟是许国屏8年前收下的盲学生,中学毕业后到南京学习推拿,暑期回沪时,他在父母陪同下,每周六从张庙赶到市区来为许老师推拿。当许国屏婉拒时,他说:“我来听听你的声音也好的。” 

音乐长征 

“作为一名民族音乐工作者,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中国传统的民族音乐能够深入到每一个炎黄子孙的心里……”那日,许国屏在市文联举行的学习江泽民总书记“七一”讲话座谈会上,激动地畅谈体会。江总书记指出:“我国几千年历史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我们应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结合时代精神加以继承和发展,做到古为今用。”江总书记的讲话点燃了许国屏心中的一团火,更坚定了他“要把民族音乐普及到人民中去,让它成为多数人的音乐”的决心。 

这是一串让人惊叹的数字:20年中,许国屏行程20万公里,免费为全国20多个省市举办了208期音乐教师培训班,培训音乐教师10000余名。他曾五上大别山、三赴内蒙草原。从北京、沈阳、哈尔滨到厦门、桂林、昆明,都留下了他的足迹。这就是许国屏进行的“音乐长征”。 

1995年,许国屏参加了上海宋庆龄基金会组织的赴革命老区“金寨服务团”,得知金寨县834所中小学,只有一名音乐教师(还兼教数学)时,一个音乐工作者的责任,让他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服务团向学校和孩子们赠送了乐器。许国屏在那里教孩子们吹笛,四十多天后,他的学生已能用笛子吹出《红星歌》《共产儿童团歌》《小草》等近10首乐曲。一个女孩在给许国屏的信中说,当她拿到一尺长的竖笛时,看了又看,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乐器。她盼了好久好久。 

当一个个音符,从矿井草原、大山边寨、社区学校飘出的时候,许国屏感到了深深的满足和幸福。 

创新改革 

民族音乐是我国传统文化宝库中的珍贵财富,但它也面临发展和创新的课题。江总书记在“七一”讲话中指出:“必须结合新的实践和时代的要求,结合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需要,积极进行文化创新,努力繁荣先进文化……”许国屏对此深有体会。他认为,民族乐器要赢得今天的观众,必须进行改革。 

1993年,他精心研制发明了集竖笛、双音竖笛、箫、巴乌、喉管、学生笛为一体的多功能笛子,使音乐爱好者从一件乐器中了解了多种民族管乐器。多功能笛携带方便、表演随意、容易学习,开创了民族乐器改革的新路,它获得了首届美国爱因斯坦国际新发明博览会金奖、上海市优秀发明一等奖、文化部科技进步二等奖等多种奖项。 

许国屏在小舞台和大舞台上的表演都很出色,为此他赢得了市优秀共产党员、市劳动模范、“德艺双馨”文艺家等多项光荣称号。那日,在许国屏的多功能民族管乐器实验室结束采访时,他却叹了口气说:“我获得的荣誉太多,贡献太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