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笛箫 > 笛箫知识 > 正文

笛子很小 世界很大

文革期间艺术极其简单,从小喜欢音乐的我却立志要成为一名音乐家。8岁那年的一天,父亲带我走进一家百货店,打算买一件乐器送给迷恋音乐的儿子。父亲并不懂音乐,只能如古俗观子抓周一般,等待着我的选择。一支普普通通又仿佛有魔力的竹笛吸引了我。带着它开始了我神奇迷人的音乐之旅。

在苏州,我古朴而幽静的家乡,每天早上迎着风吹,一年自学完了我的第一本“教材”——把当时大街上流行的语录歌吹了个遍。

1972年,有幸接受赵松庭老师的系统训练,同时学做人——“谁若染上计较门户的习气,不管吹得多好,我也不认”(赵老师语)。自此跑遍江南各大小城市、京剧、沪剧、昆曲、婺剧、评弹兼收并密,把自己整个儿投进了笛子世界。

之后,我立志将中国古老而悠久的笛乐艺术推向世界,我首先考虑的是突破笛子演奏技巧及内容多样性结合,将单一的笛子演奏拓宽至箫、埙、尺八等吹管乐器并且参与一些乐器的改进,在这方面,笛子制作大师周林生、邹叙生、董雪华,埙制作大师张荣华等都给予我很大的帮助。

1992年我在京举行个人音乐会,制笛大师周林生专程从上海赶来,目的是保证我在音乐会期间,如果乐器万一有什么问题,可以及时得到解决。整场音乐会,周师傅一直坐在后台,这种精神使我永远难忘。音乐会是成功的,为我协奏的是国家交响乐团,指挥谭利华认为音乐会既有传统的经典、又有现代的新作,笛子演奏发挥得淋漓尽致,可谓是为笛箫演奏艺术开辟了先河。

以后的几十年里我先后在世界五大洲一流的音乐厅,与世界一流的交响乐团合作演出,9月又将应邀赴法国参加现代舞剧《马克波罗的眼泪》的音乐演奏。真可谓笛子很小很小,世界很大很大。相信在多元文化并有的21世纪,笛乐艺术的前景无限辉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