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笛箫 > 笛箫知识 > 正文

那个吹笛人,我今生前世的爱恋

想来在江南的小镇,小桥纤巧,绿波细腻,村头,少年吹笛,朦朦胧胧却又真真切切。渐渐,夜静了,月落了,悠扬的笛声里,杏花春雨洒落一地。惊跳起来,可窗前只剩半牙月儿,那笛声呢?那少年呢?是恍恍惚惚的一个梦,还是自己半梦半醒中的绮思异想? 不,今世我常常见到这情景,那笛声熟悉到我的骨子里,这里有我的前生。那吹笛的是一个盲少年,我,原是江南小镇的一名闺秀。 

江南一夜,我做了新嫁娘。 

红红的盖头罩着新娘的羞涩,也罩着新娘的期待,可一切都在这盖头一掀下落空:他只是奉命娶了我,他有他自己的爱恋。从此,他任一朵花落寞地盛开,他没有想到可以认识我的美好,我成了他母亲送的一份礼品,漂亮地摆放在美丽的新房里,如此而已。 

只有窗前那盲少年的吹笛声夜夜陪伴我。哦,我做了新嫁娘,他也长成了彪悍青年,可他的眼睛还是看不见我。童年时代,我们用不着眼睛也能认清彼此,现在也行吗?分明行的,我的哀伤,我的幽怨,我的情思,我的渴望,全凭他的笛声倾诉,慢慢地,我不再希望那个名份上的人来读我,来认我,笛声在我心里种了因,结了果,我颤栗地请求他带我私奔。 

“上邪,我欲与君绝,天地崩,冬雷夏雪。” 

我们走了,颠沛流离的日子却甜蜜得如仙境一般。后来,一场大火,我们存身的那家戏班子烧得干干净净,相拥的我们,随那大火而去。 

“来生,我要有世上最明亮的眼睛。” 

“来生,我要有世上最明艳的容颜。” 

然后,我们死了。 

又一生。 

我如愿拥有世上最明艳的容颜,可我的容颜是用我生命中最纯洁的灵魂所换,没有魂灵的我,疯狂追逐钱财,虚荣,功利等等尘世凡俗的一切。他,那个吹笛人用他魅力无穷的笛声换了一双世上最明亮的眼睛,但他只能默默地看着我,他不再认识我。 

我随意抛掷我的青春,打发掉一个个春花秋月的日子,终于美颜不再,蓦然回首这才发现他那双明亮的眼睛,这双眼睛牵挂了我一生,我为他许下的容颜却从没有给过他。 

我记起了前生的誓言,吹笛人,你还等我吗? 

这一次,我不曾许下誓愿,以后的生生世世,让我寻找你吧。 

贪嗔爱欲,样样都是苦,可苦也苦得明白实在。 

吹笛人,想拥有你,想得到你,今生,我不停地寻你,找你。这样苦苦寻觅,就想博个生生世世的相守,可你不知道在哪里,是我的愿望太过奢侈,还是你另有大智慧?有时想,你大约化做了一缕笛声,不然,这笛声何以夜夜在我梦里流连?做一缕笛声也好吧,笛韵清奇,来招我的魂吗?那种颤栗的痴狂,是不是前生有过一次就足够?不,不愿意,不甘心,还是想牵你的手,还是想拥有笛声后面的那个人。 

可是你真的已化做一缕笛韵,我至多有幸享有你的魂灵,我再不洒脱,也只能与你相约相忘于天地云海。 

那么,就让我的来生做一缕清风,把这些曾经的爱欲贪嗔全部忘记,然后随风化雨变云,缠绵在风里,在雨里,每一次相逢就是一回人生,永远的距离,也是永远的相随。 

吹笛人,我或许终于懂得了你笛里的神韵,以后,就这样拥有彼此吧。很多时候,尘俗的得到反而变做失去,只有如此魂灵相依,才永不会失去,不是吗? 

我前世今生的爱恋,那个吹笛人。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竹笛 江南 王周炳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