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笛箫 > 笛箫知识 > 正文

陈东宝,一笛飘天下

认识陈东宝纯属偶然。不久前我到珠海旅游,夜里闲来无事逛夜市,在莲花路市场看见了正在吹笛卖艺的他。

他的笛子吹得很好,面前放着一张纸板,上面写着:我原是歌舞团的演员,因下海受骗穷困潦倒,只好走上街头以卖艺为生。另一张纸上写着:我饿了,只能出卖艺术!

陈东宝,45岁,身材高大,老家是江苏省昆山市,原在昆山歌舞团作笛子演员,也是音乐家协会会员,曾多次出国演出。

民乐因受流行音乐冲击走了下坡路,歌舞团也不景气,有时候工资一拖几个月发不下来。1986年,陈东宝一发狠下海做起了生意,一度生意做的很大,并创建了嘉宝饮料公司。钱越挣越多,他买了汽车、别墅,被市里授予各种荣誉,赞美之声不绝于耳。

1995年,陈东宝的生意赔了本,300多万元打了水漂。他用固定资产做抵押,从银行贷了20多万元准备东山再起,竟又被南京的一个骗子骗了个“底朝天”,落得两手空空,并欠了一屁股债。

短时间内,他从一个百万富翁成了穷光蛋,恍惚之中觉得一切如南柯一梦。一些来往甚密的朋友离他而去,昔日围着他转的人干脆见了躲着走。

极度困难之下,他几次想到自杀,每当他看到妻子和年幼的女儿,他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

为了生存,为了还清债务,他思索再三,重新拿起了被冷落已久的笛子,一咬牙走上了卖艺流浪之路。第一站是延安,第一次就收入20多元,使他鼓起了自信。他在延安呆了十几天,收入700多元,饿了吃些便宜的饭菜,晚上找个便宜旅社住下,虽然日子过得很苦,但摸着挣来得辛苦钱,心里凭添一份慰籍。

他曾在山东各地流浪一个多月,又回到杭州,在西湖边吹了半个月笛子,又到无锡等地过了一段日子。回老家和妻子稍做团圆后,他又往福建卖了一个多月的艺。1998年2月来到广东,珠海是第一站,他决定在这儿停留一个月。转眼间,他已过了一年多的流浪生活。

陈东宝说他已完全适应了流浪的生活并摸索出一套经验。譬如他总是随身带一条毛巾被,天热时卖条凉席就可以在街头过夜,否则也可避免住小旅店时盖不卫生的被子。若在一个地方呆的时间较长,他就租一间房子。他一般在晚上卖艺,因为笛声特别适合晚上的气氛。

在杭州,一次他吹了一天只收了5角钱,买两个烧饼也不够。有时候他吹得头晕脑涨,嘴唇冒泡,却收不到几个子儿。在西安收了300多元钱,准备上火车到山西时,被偷了个精光,只剩下一张火车票,他只好饿肚子,一下火车就昏倒在地,一位好心人买了5个馍给他充饥。

他最忍受不了的是“行政干预”,在山东孔府,城管说在此卖艺有伤风化。他说我一不偷,二不抢,三不乞讨,自食其力,何错之有。但城管不听,硬罚了他30元钱,限他三日内离开。

令他感动的是,在流浪途中他遇到了许多好心人,并给了他力所能及的帮助,有的人掏光了身上的钱给他;有的人给他买来食物,管他住宿。他来珠海就遇到了一个好心的幼儿园园长,了解了他的情况后给他提供了住处。

他以前的朋友看到他卖艺,有的和他抱头痛哭,有的丢下钱扭头就走。他说这才是真朋友,此时才是考验友谊的时候。

据陈东宝称,这一年多的流浪生涯,不仅使他基本还清了欠债,而且令他的笛子功夫达到了平生最高境界,几个艺术团体邀他加盟,被他拒绝了。他说在民乐仍处于低谷的今天,他不愿意从事这个职业,他现在只需用它作为一种谋生的手段。

陈东宝神秘地声称,如今他已掌握了两个挣大钱的信息,他正准备向有实力的大公司、大财团推销自己的“伟大发现”,若有人肯与他合作,肯定发大财。

他下一站准备到深圳,一个月后再到广州、汕头等地。到了秋天的时候就下海南,然后回家过年,准备就此结束漂泊的日子。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