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笛箫 > 笛箫知识 > 正文

永远的春天——悼念赵松庭老师

春天,又是—个春天。今年的春天来得早了些,早得使人有些发慌。

我一直想去杭州探望那被病魔缠身的赵老师,并预先在电话中与赵老师约定三月九日星期五去探望他老人家。赵老师知道我要去看他,十分高兴,却不料他于约定的当天早上6:30分与世长辞。当天下午我与常敦明先生到达杭州,在蒋国基先生的陪同下直奔灵堂。迎门的照片中,赵老师穿着青色的长衫,手持竹笛,望着前方,神采奕奕,显然这张照片是在春天拍的,我的眼前湿润了……

那是三十七年前的—个春天,一九六四年清明前。我有幸在上海民族乐团前团长何元奇的推荐下来到杭州孩儿巷浙江省歌舞团向赵松庭老师求教。他那清瘦、修长的身材,略有些弯腰的身驱,教学认真,待人诚恳的高尚品格,给我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象。由于工作的需要,我只向赵老师学习了九天。但就是这短短的九天,却足以影响了我一生的笛艺生涯。他的教学方法,从詹永明、蒋国基、张维良、戴亚、杜如松等几代优秀演奏家的崛起,就足以说明了。

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我专程到杭州去看望赵老师。依旧在他的方寸之地的小阁楼里,旧容换了新颜,精神焕发。当时在蒋国基、詹永明的陪同下,我们四人开怀畅饮。赵老师几杯酒下肚,脸微红了,话儿多了,准备科研的笛子项目使他兴奋不已。第二天,老师帮我做了一支低音大G调笛。一年后,我用这支笛创作并演奏了《秋湖月夜》(与彭正元合作)。

夕阳,从阁楼的天窗处照了进来,照在这位几经磨难的老师身上,照在这位多才的文人笛家佝偻的身躯上,老师正在帮我挖笛孔……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我双腿下跪,双手撑着’地哭泣了……

我的前辈,我的恩师,笛界的巨星殒落了。我怀着沉痛的心情默默地向您说一声:安息吧,老师!您的学生桃李天下,春色满园。您的事业就是我们的事业,笛子的世界里永远是春天!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