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笛箫 > 笛箫知识 > 正文

任同祥的笛艺生涯

任同祥

任同祥

名扬四海的中国唢呐大师任同祥先生,早已为人们所熟知。他演奏(自己创编)的《百鸟朝凤》,《一枝花》、《抬花轿》、《庆丰收》、《婚礼曲》、《驻云飞》等等许多唢呐名曲,更令所众赞叹不己,回味无穷,难以忘怀。正是任同样,率先使我国的民族乐器在国际音乐比赛中夺魁,为祖国争得了荣誉为民族器乐增添了光彩。 

1953年,任同祥通过县、区,省层层比赛而被遴选参加了全国第一届民间音乐舞蹈会演后,便开始了他艺术生涯的新篇章——从民间鼓乐班的乐手晋升到专业的上海歌剧院独奏演员,从而结束了二十余年的鼓乐班的流浪生活。同年,任同祥代表国家,参加了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举行的世界青年联欢节的民间器乐比赛。他以炽热奔放的激情,娴熟精湛的技艺,质朴浓袍的风韵,俏丽多姿的格调,成功地演奏了他的代表作《百鸟朝凤》等唢呐佳曲,一举获得了银质奖章。

1954年任同祥又随中国文化代表团访问印度、印度尼西亚、缅甸等国家。他的每一次演奏,都博得高度评价,并又获得缅甸国家授予的金质奖章。此后,任同祥又陆续访问过前苏联、波兰、朝鲜、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澳大利亚,新酉兰、美国、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所到之此无不受到热烈的欢迎和极度赞赏。从而使居于我国民族吹管乐器之首的唢呐,不单跻身于世界舞台,而且蜚声于 寰宇乐坛。展示了它无以伦比的异采和神韵,进而充分体现了我国民族音乐艺术特有的魅力和蓬勃的生机。

这一切,人们并不陌生.然而任同样同样精通竹笛艺术,却很少为人所知。他的竹笛技艺像他的唢呐一样娴熟而卓绝。

任同祥1927年出生在山东嘉祥县,该县吹奏唢呐甚为普遍,故而被美誉为唢呐之乡。任同样家里的男性都是当地鼓乐班的乐手,尤其是他的伯父,笙、笛、唢呐、鼓板,无一不精,是鼓乐班里的名乐手。因此,任同祥自幼即受到鼓乐班的影响及民间音乐的熏陶。六岁时,己学会打节奏,便参加了鼓乐班打鼓板,并听会了不少民间曲牌。十岁开始从伯父学吹唢呐,继而又学习笙、笛。由于他 聪慧灵敏,奋发图进,虚心好学,善取众长,技艺突飞猛进。十三岁时,已全面掌握了上述三种乐器,并开始在鼓乐班里领奏,同时继续攻学唢呐和竹笛。十六岁时,他唢呐,竹笛、笙的技艺,已逾越鼓乐班里的老乐手,跃于乐班的首位,他时而担任唢呐领奏,时而担任竹笛领奏,成为鼓乐班里最活跃的人物,已无人能与他媲美,是鼓乐班里的佼佼者。

然而,他并未满足更无傲意。反而觉得更应奋力上进。他深深感到自己的竹笛功底还不够厚实,于是他在继续研习唢呐艺术的同时,继而悉力攻学竹笛。乃从两方面着手,一是充实曲目,以此扩展竹笛艺术的境界;二是探索唢呐的某些技巧运用到竹笛上,丰富竹笛的技法。他利用鼓乐班四处奔走的时机,每到一地,便寻师求艺,悉心钻研。

民间的传艺方式乃是口授,即先学唱曲,要把每首乐曲的曲情、音韵、风格、色调完全唱出来后,再学吹奏。任同祥苦学七年,学得笛曲百首以上。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来自梆子戏曲牌,是民间艺术家经长期的演奏实践,不断加工整理,使这些戏曲曲牌脱颖而出,升华为一首首完美的竹笛独奏曲,任同祥通过这长期的学习,开阔了眼界,不但使竹笛技法更加纯熟,更突出的,是极大地提高了对乐曲的表现能力。

在学曲的同时,任同祥又不断探索唢呐的某些技法运用到竹笛上。他先是把唢呐的重要技法循环换气,巧妙地运用到竹笛上,继而又将唢呐的长、短花舌、各种吐奏等等技法,同竹笛的同一技法相结合,并加以交融,使竹笛的技法更臻完美,丰富。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这七年的奋力苦学,任同祥的竹笛艺术飞跃提升,终于达到了博大精深的境地。并在反复的实践中,建树了自己的艺术风格和演奏特点。这就是:质朴奔放,生动传神,音韵纯美,俏丽多姿,风味浓祖,个性鲜明。

由于他竹笛的功底雄厚,因而他气力充足饱满,气息运用科学,按指敏捷精,所以无论在何种天气何种环境条件,他的竹笛演奏始终都能保持良好的音准,而且音质纯净丰满,音色晶莹秀美,吐音灵巧清晰,犹如颗颗明珠落盘。尤其他的花舌技巧,更为出色他吹奏的长花舌一口气可以延续几个小节,而不松气,并且往往都是与滑音、历音结合一起吹奏,俏丽生动,富有活力。概而言之,他的滑、打、抹、颤、唇、舌等种种技巧,都极为灵活,而且变化多端,卓而不群。

综观任同祥的竹笛艺术。每一位名家都是由于熟悉某一个艺术品种,而又长期受其影响和熏染为主要因素,从而崛起并建树了自己的艺术风格。如有的名家是以熟知某地区的曲艺音乐为主要因素;有的是以熟识某地区的民歌,小调为主要因素;有的是以熟悉某地区一种戏曲音乐或者是某地区的民间音乐为主要因素。显然,任同祥则是长期受山东鼓吹乐的熏染和精于柳子戏音乐而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及种种特征的,因此,他同样应立于名家行列,而且是独树一帜的。

1955年,任同样在北京结识了笛艺名家刘管乐先生,并向其请教竹笛技艺。 刘管乐便演奏了自己的代表作《荫中鸟〉等名曲。任同祥随即也用竹笛绘声绘色地吹奏丁许多种鸟鸣,又演奏了自己的代表作《一江风》等佳曲。刘管乐听后异常惊讶,并赞佩任同祥的笛艺十分高妙,格调独特,不同凡响。

1956年,任同样先生与笛艺名家赵松庭先生应上海唱片厂之约,联合录制了一张唱片,赵先生演奏其代表作《三五七》(根据浙江婺剧曲牌改编),任先生演奏其代表作《一江风》(根据山东梆子戏曲牌改编),这张唱片传播甚广,影响深远。1993年8月,二位先生又同时应台湾有关部门邀约,在赴台湾教学演奏时,赵先生意味深长地向任先生提及这张颇有历史意义的唱片,并引以为悦。任先生自灌制这张唱片后,他再未登台独奏过,这张唱片成丁他竹笛独奏的告别之作。

人们不禁要问,任同祥既然有如此探湛的竹笛技艺,又学有许多竹笛佳曲,为何不再独奏呢?笔者怀着同样的不懈,曾当面问及他本人,面他的回答,却有点出乎意料。他说他的竹笛功底厚实,技巧全面,曲目也很多,完全能胜任独奏,并且相信能同唢呐一样会受到听众的欢迎。但正因如此,更不应表露,因为他一踏入上海歌剧院就一直担任唢呐独奏,并得到多方的珍视,若再兼任竹笛独奏,那么其他人很难再登上这个显赫的位置……。于是任同祥的竹笛自1956年灌制了那张唱片以后,再未独奏过,而是伴随着他的笙(任同祥学笙也下过一番苦功夫,因而他笙的技巧娴熟全面,技艺精湛,尤其他即兴演奏的本事更为超绝。一首简单的戏曲小曲牌,经他添枝增叶的演奏,即刻升涨为一首精美的独奏曲。)一直参加乐队伴奏延持至今。但从任同祥这句句朴实的话语里,却充分显示了他那憨厚,严谨,谦和、尽让,气度开豁的种种高尚品格,令人叹服而敬佩,他不愧为是一位可歌可尊的艺术家。

诚然,未表露过的艺术并非不存在,它依然具在。然而未免有些可惜。笔者便是怀着这种惋惜心情撰写了这篇短文。以任同祥先生对民族音乐事业严谨执着的追求精神,以他在民族器乐——笙、笛、唢呐艺术的深厚造诣,及其所取得的卓越成就,还有他那种种崇高的品德,他不单单是某一种乐器的演奏家,更确切的说,乃是一位杰出的民族器乐艺术家。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生涯 任同祥
责任编辑:贺绍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