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知识 > 笛箫 > 笛箫知识 > 正文

杜如松与《雁南飞》

世纪之交的那个夜晚,在余姚龙山剧院里,国家一级演奏家杜如松用复制的古代竹管乐器——篪,演绎了一首幽远古朴的《雁南飞》。当这种绝迹千年的乐器奏出绕梁的旋律时,全场观众屏声敛息,人人充满了一种神奇的感觉。 这是一台名为“世纪旋律”的民族音乐会。民族音乐会上的吹、拉、弹、打,用的全是民族乐器,所以节目也几乎都是民族经典曲目。《百鸟朝凤》是一首闻名中外的唢呐独奏曲,乐曲对森林中此起彼伏的百鸟鸣叫作了维妙维肖的模拟;《战台风》是脍炙人口的古筝曲,描写了台风过境时的紧张气氛和人们抗御台风的奋斗精神;《战马奔腾》是二胡独奏曲中的精品,让人们感受到马蹄得得疾驰而过的现场气氛,听来生动、逼真... 当然,音乐会给人们留下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个篪独奏。在历史典籍中,篪又记载为“叉手笛”,除此之外,其声其状均无记载。数年之前,“江南笛王”赵松庭先生对此进行了大量的研究,经过反复试验与实践,终于使该乐器复活了。他用篪在台湾首演,引起轰动,人们纷纷称这是“千年古乐,重现江湖”的奇迹!杜如松是赵先生的嫡传弟子,他根据篪的音色、音质、音域及表现力等种种条件,创作了这首《雁南飞》的曲子。《雁南飞》的意境取自唐代诗人宋之问《题大庾岭北驿》,诗曰:“阳月南飞雁,传闻至此回。我行殊未已,何日复再来。江静潮初落,林昏瘴不开。明朝望乡处,应见陇头梅。”这是诗人被贬途中的感怀,乐曲《雁南飞》则是运用音乐语言对诗人当时所处的情景作了细腻的描写。篪兼有曲笛、洞箫、排笛、口笛等音色,丰富的表现力加上演奏家的高超演技,使此情此景得到了淋漓的展示。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南飞 杜如松
责任编辑:贺绍伦